公告


程晓华先生,山东青岛人,2年国企技术员经历,16年生产与库存控制、采购与物流管理经验,曾经在DaewooDunham-BushIBMFlextronics 等担任计划员、采购主管、高级需求与供应链经理、全球物料总监等职务;1993年哈尔滨科学技术大学毕业,工学学士、双专业,2003年北京大学MBA结业;2007年出版个人专著《制造业库存控制技巧》,2011年第二版再印。

Mail/MSN: johnchengbj@live.cn

 

crack

关于我

<2019年9月>
2526272829303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12345

最近来访

留言簿(13)

文章分类

文章档案

相册

程晓华制造业库存控制技术研究室

个人网站


最新评论

--lt2860722805
hhhh--爬行的蜗牛
大兵的故事有趣。有的公司的仓库主动性强的, 也会知道。他们会不断追问计划人员或采购人员。--hbenzj
赞同。这些基本概念要清楚才能在管理上有的放矢,做精细化的提升。--hbenzj
325466--钱小敏
期待后续发文。--tulipbrave
怎么看--无双之城
都知道智能化很重要,但是很多机构都是空喊口号,具体又做了些什么呢?--szhanrui
理论化的东西是一套,实际做法又是一套,在牛毛多一样的小企业里,灵活管理,损失的是一部分效益,但按部就班的做事,可能会死掉,不要总拿外企的启蒙教育国内作坊企业,[呵呵]--FUJIKUO
作者写得真好,的确如此,我想很大的原因是任正非先生想体验一下排队打的的事情,然后大脑休息一下而已。实在没有必要大惊小怪。还有不在父母身边的游子们应该常常回家看看,珍惜父母在的时间,多行孝心,少关注一些不关痛痒的小事。--信息化的小螺钉
程老师的博文 观点让我耳目一新!媒体的炒作,让大家盲目的追求。却没有认真的思考本质!--longlong899
上国外大学的在线课程,报名怎么报?英文一般的人能对付吗?--ivanstang
不建议你们自己开发ERP。--程晓华(VIP)
您好,我第一次到这个网站,发现您是供应链管理方面的专家,我们公司想自己弄一个ERP,不知道您是否有这方面软件开发的朋友,如果有,冒昧请您帮忙推荐一下。--RhettTan
发邮件给我,johnchengbj@126.com--程晓华(VIP)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

那我就先见一下另外一个候选人吧,我心里想,于是就跟人家约好了下周二见面。

一个周又这么稀里糊涂地过去了。

周一一上班,第一眼就看到GP的Organization Announcement(组织结构声明),说是立马生效,WR,将担任BKD的物料总监!WR?我一想这不就是那个新加坡的候选人吗?一查简历,果然是! 就是那个在Intel做过物料经理的那个!

 这TMD的简直叫**!而且是明目张胆地**!

紧跟着,Bush的邮件发过来了,单独发给我的,说,你别管了,KD这快业务可能要从亚洲运营里面单独划出去,归Mary管了 …

我决定自寻出路了,要么离开Selex,要么在内部其他事业部看看有什么可干的,但是有一点儿是必须的了 - 再也不能干global的职位了!即使干,也必须是直线汇报,而不是什么dot line 了。

又过了一段舒舒服服的日子,中间没事干,竟然还用英文写了几篇文章,没有发表,编成一个小册子,起名叫“lean SCM”,放在网上,在公司全球也发了一下,竟然颇受欢迎。

这时候有个原先的老板,也是Selex出去的,突然打电话说约我聊聊,顺便给我介绍个朋友,我就去了。见了面才知道,这个人也是Selex的,做元器件那个事业部的SVP-高级副总裁,管运营的。他说他们在找一个负责全球物料管理的总监,问我感不感兴趣。我一听,免了,我说,我现在就是global啊,干得我郁闷!我可不想再去干什么狗屁global了!他说这个不一样,这个跟你们这个事业部不同,我们没有你们那么多的politics (政治),我们现在正是业务蒸蒸日上的时候,你放心好了,你去了只管干事情就行了,而且中国区的东莞、北京、深圳,还有印度、巴西的工厂的物料经理,都可以实线向你汇报工作,但因为东莞厂最大,你平常要在东莞上班。

我一听,不错啊,这到可以试试。

他说,这样吧,目前这个职位呢还不属于我直接管,归另外一个叫Alex的美国人管,他是负责全球sourcing 跟materials的,人很好,如果你愿意,我介绍你们见见面?我说OK吧,见面再说吧。

过了不几天,那个Alex就给我电话了,约我去东莞工厂见面。我答应了,然而心里不是很踏实,就把这事给一个在IPO做总监的哥们儿讲了,他也是汇报给Bush的,跟我个人关系不错,就直接跟我说,还是不要去的好,那个事业部也TMD挺乱的。我说,“乱”我不怕啊,我怕的是没权利,就跟现在似的,跟狗屁膏药有什么区别?哪里痒就被老板往哪里贴一下,有啥意思?他说也是,那也不妨去看看,不行再说呗。

Alex约好了周三下午两点见面,我一点半就到了,在外面抽了根儿烟,就直接到Alex办公室了。

Alex人长得很高大,看起来也很豪爽,但模样不太象纯种的美国人,倒像是欧亚人的杂交二代。简单地问了我几个问题,就连续说了好几个good,样子很是满意。然后就问我,你晚上回去吗?我说要赶回去的,如果有事的话,也可以晚点走,没关系的。他说,这样吧,我两点半要给这里的员工开个strategy (战略)会议,你先在这里看看邮件如何?我一看表,已经是2:35分了。

我说好吧,但心里产生了一个疑问:您大老远地约我过来面试,这刚谈了半个多小时,怎么就去开会了呢?您既然有会议,而且还是什么strategy meeting,那您约我来干吗??而且您是2:30的会议,现在都过了5分钟了,那怎么才去呢?有点不专业,我心里想。但转念一想,既来之,则安之吧,毕竟人家是SVP嘛,总不能老是以自己的标准来判断别人吧。我这可能是职业病,搞供应链时间长了,“凡事都要有计划”的观点,“OTD”的理念一直是深入我心的,总觉得开会不及时的人都是有问题的 - 要么是做事没有计划,要么就是不守约(keep commitment),而这些问题恰恰都是做供应链管理的人最忌讳的。

大约到了5点,他们的strategy meeting终于开完了,Alex 说,啊呀,John¸真是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我说没事没事,怎么着啊?接着谈啊?他说对对,接着谈。

然后Alex就跟我说,你先过来,工资待遇不变,3个月内我给你promotion (升职),因为按照Selex HR的政策,internal transfer (内部调动)是不可以立即升职的。我说好吧,回去我就找Bush谈这个事情,最快在一个月内到位。Alex说越快越好,晚上你再跟Sam 谈谈,他是负责global sourcing 的VP,将来你们是搭档。我说OK。

Shandly 个子不高,棕色的皮肤,留着小胡子,应该是印度后裔,见了面很客气的那种人。然后我们就一起去了他们居住的酒店咖啡厅,每人要了一杯青岛啤酒,边喝边聊。他问我为什么要离开现在的事业部,不是挺好的吗?我说原先我在工厂做供应链管理总监的时候,是挺好的。到了后来,因为两个事业部整合没有整明白,政治斗争太多,现在乱的很,我又在做global,没啥事情做,总觉得没啥意思,想换个环境,尤其是想回到工厂,扎扎实实地做点事情。他说很好,我们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来帮助我们,我们的业务发展很快,我们没有时间玩政治。我说这就好啊,我放心。

然后,Sam突然问我,以你这么多年的物料管理经验,你觉得怎样才能保证没有物料短缺?

我当时一愣!

这话问的有点外行啊?!

我搞物料15年,从来没有给任何人guarantee(保证) 过不缺料啊!

我说这个问题有点大啊,我从来不敢保证没有shortage,我只能说通过合理的MPS loading、库存策略的设置,以及对采购、物流的管理,尽可能减少物料短缺。况且,我说,什么叫物料短缺呢?您是怎么定义这个概念的?

他反问,物料短缺与MPS loading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做物料管理的,只要销售给了我们销售预测,你就load  到系统里面,直接跑MRP,然后追料不就完了吗?满足MPS或者销售预测的物料需求是我们的责任啊?!

我说,yes or no la, 销售预测或者即使客户订单并不等于(可能等于)MPS。它在变成MPS之前应该经过我们物料部门的过虑,并根据产能、以及物料的可得性最终做出MPS,然后才可以跑MRP。MPS一旦确定,无论是生产、工程还是物料、物流、财务甚至是品质,大家都必须follow(服从)。我们物料部门的责任就是按照MPS排产、追料,最终实现在满足客户“实际需求”(actual consumption or PO)的前提下,尽可能降低库存,减少呆滞。

Sam说NO, NO, NO! my friend, you are absolutely wrong! (不,不,不,我的朋友,你绝对错了!)

我说错在哪里?

他说你整个思想就是错误的。

我说为什么?

他说你如果最终来了我们这个事业部,你一定要记住,你不要管什么MPS loading, 库存啊、呆滞什么的,你只管追料!我们做的是ODM(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r),不是你现在做的什么EMS,这个是有很大区别的,你要按照我们的规矩来做事。

我当时想,您是干嘛的呀?不就是个sourcing VP嘛?!我尽管是个director , 但你管你全球的sourcing , 我管我全球的materials, 即使有紧缺的料,是你来帮我追啊,你TMD管我怎么load MPS干嘛?再说了,物料管理与TDM什么ODM、EMS有什么关系啊?如果说有关系,你ODM的物料应该更容易玩才对啊,毕竟你是ODM嘛,大部分供应商应该是我们自己source的嘛,而不像EMS,连TMD供应商都不鸟着我们!

想到这里,我也没有多说什么,我只是说,那是您的理解,我保持我自己的观点。

Sam很遗憾地对我摇摇头 …

回来不几天,这面的HR给我电话了,很快谈好了关于transfer的一些事情,然后我就跟我老板Bush说了,我说我要去ODM那边。Bush问,你都谈好了吗?我知道他在套我,但我还是很坦白地说是,我已经谈好了。他接着问,那面给你升职?我说你知道的,internal transfer  按照HR 政策是不可以立即升职的。他说,你还知道HR政策啊?按照我们的HR政策,你要去别的部门,你应该先征得你现在老板得同意,然后再去申请这个职位啊?!

我说老板,话是这么说,但实际上又有几个这么做的呢?这Selex HR的政策向来是 冠冕堂皇的,连他们HR自己的人都不 follow,我干吗要follow啊?难道你不知道前两天刚刚有个HR的高级经理,从北京一调到东莞,马上就是director 了?再个说了,我提前给你打招呼了,万一我申请那个职位失败了,那我以后在您这里还怎么混啊?Bush说没关系啊,照常啊。我说老板啊,您是“职业经理人”呢,但我们的经理们,又有多少像您老这么职业的?我说我也是跟您一样,凡是要从我那里辞职的,我一个不留,从来不劝的,尤其是经理、主管一级的,但即使这样,人们还是不信呢!为什么呢?Selex的HR系统,说白了,那是圈TMD老实人的,谁follow谁SB呢!我在这里3年多了,老板换了好几个,谁TMD给我升过职?3年前我刚来的时候就是总监,那个时候我还是很自豪,Selex这么大,光中国区就有十几万人,只有我一个中国人做到“物料总监”的位置,其他的部门,有几个中国人做总监的,但很少。但3年后呢,我的前任是个新加坡人,当时只是个高级经理,人家现在都是厂长(跟高级总监平级)了!再说即使我现在做这个全球物料总监吧,这是VP的职位啊,对不对?我刚来的时候,是个英国人在做这个职位,VP,然后就是个巴西人,人家至少也是个高级总监啊,为什么换**是个中国人,就只能是“总监级”呢?!我到2008年的时候,就把SA这个项目的库存周转率从12次提高到18次,从此,这个年产值US$ 1B的项目,我们财务再也不需要付出任何的NWC了,其他项目的业绩也都大有提高,为此那年公司还给了几千股的股票做奖励。我做中国区工厂供应链管理总监那两年,我们事业部全球一年4个B,我这里一年就两个B,是全球最大的,客户最多的,供应商管理最复杂的,我出过什么重大问题吗?用我在Selex第一任老板的话讲,“John帮我看一年两个B的生意, 从来没有出现过重大问题啊!”,这是对我的最高评价、最大的肯定啊!什么意思啊?几万颗物料,几千种产成品,几百人的物料管理队伍,几个B的生意,几百条生产线,我们从来没有出现过重大的de-commitment(违约,出不了货),从来没有出现过大面积的line down(停线),更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重大的liability,无论是客户的,还是供应商的,还是我们自己的!这不是成绩吗?!要知道,物料管理,不就是“多”,就是“少”啊,没有“过”就是“功”啊!谁TMD考虑给我升职了?HR看到了吗?老板们看到了吗?反过来,那些整天不干活儿的,或者是啥也不懂的,如美国的Don等,我在墨西哥帮过他的,他怎么就是高级总监了呢??我为什么讨厌Selex? 其中有两个部门最让我恶心,一个就是finance, 那根本不起作用的;另外一个就是HR,向来是欺负老实人,打击好人的,出个offer还要跟人讨价还价,跟TMD买卖大白菜似的!

  Bush 说好了好了,John,没想到你有这么多委屈,我对你以前的经历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你玩PLC(Product life cycle - 产品生命周期) 挺厉害的,也知道你还出版过一本书,别的就不是太清楚了。既然你要去那个ODM事业部,那就去吧。

   我说谢谢了老板!

  一个月后,我正式到东莞上任。

  先到HR报道,听那个HR经理罗里罗嗦地打完电话,办完入职手续,我就直接被我的小秘书带到办公室去了。

正从包里往外掏东西,屁股还没坐到椅子上呢,这个时候,BC急匆匆地、很兴奋地跑了过来,Hey John,你好!你听说了吗?我们老板换成Sam了!

啊?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Sam 不是只负责sourcing 吗?我知道你汇报给他,然后他跟我同时汇报给Alex吗?

不对啦,不对啦,我的朋友,BC拉着长腔说,估计是你还在路上呢,我们刚才开了个电话会,上面宣布了,Alex从SCM退出了,去做BD去了,上面说他在美国跟我们的客户关系都不错,要充分发挥他的优势呢!你现在跟我一样啦,都要汇报给Sam啦!

我靠!我差点晕过去!

事情怎么会是这样呢?!还没开始工作呢,老板又换了?!

跳到沟里了!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样的,妈妈的,我怎么就这么不走运呢?!

看到BC幸灾乐祸的样子,我TMD就更上火!

BC这小子是新加坡人,实际上是我的前任,听说跟Sam 关系不错,而那个Alex则是不看好他,听说一直想干掉他,结果自己被干掉了。

既来之则安之吧,我只好这么安慰自己,但这个苗头儿不好。

我出去连着抽了三根儿烟,算是平静了下来。

这时,Alex的电话从美国打过来了。

Hello, my friend, how are you ? 我的朋友,你怎么样啊?

Not too bad, 不算太差,我说。

他说估计你已经听说了吧?我要去BD那边了,从今天开始你要跟BC一样汇报给Sam了,你没有什么问题吧?

没有,我说。

他说很好啊,连我们总裁Greg 博士都知道你是个很专业的人呢,对你给予很大希望呢!

我说Greg怎么会知道我啊?

他说,他不是给你发过邮件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团队吗?

我说是发过啊,但那只是个邮件而已,他怎么会了解我的背景啊?

  了解的很,他说,他分别给你原先的老板还有HR打过电话了,说你是 highly recommended(被高度推荐),所以Greg对你很有信心啊。

   我说谢啦老板,我当初收到Greg的邮件,也是有点感动,或者说激动,人家怎么说也是事业部的president (总裁)啊,我在原先的事业部干了三年,从来就没有单独收到过我们总裁的邮件,即使那个SVP的邮件,也是偶尔收到,而且还是群发的。

他说,你看嘛,我们这面的环境还是不错的,你好好干吧!有问题随时找我。最后还加了一句, as long as I am still here (只要我还在这里)!

还真让他说着了,过了不到3个月,他老人家就悄没声地离开Selex了。

发表于: 2011-06-27 21:30 阅读(812)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网站相关博文: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