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的悖论
本文标签: 人工智能 超人 新达尔文主义 

纽约街头,一群机器人匆忙地行走着,脚步飞快有力,眼神专注镇定,有的手里还牵着一条机器狗,并不时有机器人掏出几枚硬币叮当几声投进坐在街道角落中行乞的流浪汉人类手里的碗中,不乏慈悲心,与我们当下羡慕的成功的精英人士及其相似,……这是20171023日《时代周刊》的一期封面,封面的上面写着“THE NEW YORKER”。

看完这幅画面,心中难免涌出一份悲哀和阵阵寒意,难道这就是我们的未来吗?我们雄心勃勃满怀期望地推动的人工智能难道带给我们的就是这些吗?机器人是帮助我们的还是欺辱我们的?等待我们的人工智能社会是一个美好的社会吗?

不难发现,同其他科技发展历史一样,人工智能的发展始终处于一种悖论之中,争议不断。一方面,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帮助人类突破自身的限制使人类获得更大的解放和自由,因此,对于这种新技术的发展,人们普遍满怀期待。而另一方面,原本被发明出来服务人类的人工智能,未来却有战胜人类反客为主的可能性,也就是所谓的“机器吃人”。因此有人对人工智能尤其是强人工智能的发展持消极态度,甚至出现反对声音。矛盾之处在于,人们不甘心,同时又期待新的强力来增加信心,这种信心便是所谓的超人思想,换言之,也正是这种超人思想成为了人工智能发展的精神支撑和重要理念,并且拥有这种理念和理想的人和企业正在和已经获得人们的崇拜和认可,比如,微软的创始人比尔•盖茨、脸书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谷歌的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苹果的CEO蒂姆•库克、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贝索斯以及特斯拉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等等。我们之所以说他们是超人,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所执掌的大公司排在全球市值最前列,另一方面是他们也在主导未来社会和科技发展的趋势。这些公司的掌门人在崇拜超人的同时也确信自己就是超人,并向全世界讲述着一个个动听的超人故事,故事本身就是最大的卖点,这种超人故事正在感染着整个世界,信众趋之若鹜。

但我们终究无法抑制机器的反噬作用,这种巨大的新型机器一旦超出人类的掌控便变成了“赛维坦”,继而成为一个巨大的离心机,在这样的巨型机器中,人和人之间的差别会被放大,人类会被撕裂,那些无法赶上新的发展节奏的人们会被甩出这一机器,就像画面中正在接受机器人施舍的行乞者一样,而超人思想无疑是这一离心机的加速器。这时,人们在传统社会结构下已经形成的固有习惯和观念在新的人工智能社会中会被颠覆和反转,与资本主义社会形成的以财富为区分的阶层之间的剥削不同的是,人工智能社会可能只须少数几个超人便可驾驭强大的机器人军团将数以亿计的普通人驱赶到奴隶的集中营。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依靠人工智能技术是可以做到的。

尽管有人想成为新的上帝,但社会达尔文主义不会长久永续下去,悲观的场景总是可以打破的,人类智慧终将战胜人工智能。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

发表于: 2019-08-12 15:33 阅读(7684)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