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程晓华先生,山东青岛人,2年国企技术员经历,16年生产与库存控制、采购与物流管理经验,曾经在DaewooDunham-BushIBMFlextronics 等担任计划员、采购主管、高级需求与供应链经理、全球物料总监等职务;1993年哈尔滨科学技术大学毕业,工学学士、双专业,2003年北京大学MBA结业;2007年出版个人专著《制造业库存控制技巧》,2011年第二版再印。

Mail/MSN: johnchengbj@live.cn

 

crack

关于我

<2019年6月>
262728293031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123456

最近来访

留言簿(0)

文章分类

文章档案

相册

程晓华制造业库存控制技术研究室

个人网站


最新评论

--lt2860722805
hhhh--爬行的蜗牛
大兵的故事有趣。有的公司的仓库主动性强的, 也会知道。他们会不断追问计划人员或采购人员。--hbenzj
赞同。这些基本概念要清楚才能在管理上有的放矢,做精细化的提升。--hbenzj
325466--钱小敏
期待后续发文。--tulipbrave
怎么看--无双之城
都知道智能化很重要,但是很多机构都是空喊口号,具体又做了些什么呢?--szhanrui
理论化的东西是一套,实际做法又是一套,在牛毛多一样的小企业里,灵活管理,损失的是一部分效益,但按部就班的做事,可能会死掉,不要总拿外企的启蒙教育国内作坊企业,[呵呵]--FUJIKUO
作者写得真好,的确如此,我想很大的原因是任正非先生想体验一下排队打的的事情,然后大脑休息一下而已。实在没有必要大惊小怪。还有不在父母身边的游子们应该常常回家看看,珍惜父母在的时间,多行孝心,少关注一些不关痛痒的小事。--信息化的小螺钉
程老师的博文 观点让我耳目一新!媒体的炒作,让大家盲目的追求。却没有认真的思考本质!--longlong899
上国外大学的在线课程,报名怎么报?英文一般的人能对付吗?--ivanstang
不建议你们自己开发ERP。--程晓华(VIP)
您好,我第一次到这个网站,发现您是供应链管理方面的专家,我们公司想自己弄一个ERP,不知道您是否有这方面软件开发的朋友,如果有,冒昧请您帮忙推荐一下。--RhettTan
发邮件给我,johnchengbj@126.com--程晓华(VIP)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

《决战库存》- 制造业CXO供应链管理小说

 - 程晓华著 已完成13万字,发一章给大家看看反应如何,然后决定是否正式出版。

http://www.timvalue.net/plus/view.php?aid=198

 第一章:你到底知道不知道你是干嘛的?

成铭到伟康通讯公司担任供应链管理总监已经快两个月了,听说供应商一直都在排着队请他吃饭,他很不理解。

不是自己不敢去供应商那里吃饭,而是成铭一直觉得,自己做供应链管理也有近20年的时间了,打过交道的供应商可以说是无数,尤其是对国内的供应商,总觉得他们做个生意也不容易,何苦呢?天天舔着个脸,求着人家去喝酒吃饭?

刚到一个新公司不久,还是多花点时间,先熟悉人事关系,多了解一下公司的业务吧。

喝酒嘛,以后有的是时间。

成铭一直觉得自己在这一行干的问心无愧,记得面试的时候,伟康通讯的CEO吴总还问过他这个问题,你这么看待采购吃供应商回扣的问题?

当时成铭的回答让CEO有点吃惊,他说,对于供应商,我向来是吃他的,喝他的,抽他的,玩他的,但是,我从来没有拿过人家一分钱的回扣。

吴总当时就感觉成铭这小子有点个性,就进一步问他说,自古说,吃人家的嘴软,那人家的手短,你这样管理供应商怎么能行呢?

成铭反问吴总,您老人家有没有请过客户吃饭?

吴总说请过啊?

那您请人家吃饭,人家不去,您心里会怎么想?成铭问到。

吴总说,那是有点难为情,甚至还有点惴惴不安。

为什么?成铭继续追问。

吴总说,请客户吃饭是为了联络感情,他们一旦不去呢,就怕人家把咱的生意给废了!

那不就对了吗?!

成铭说,咱们的客户还都是大客户,咱们在业界也算是个知名平板电脑厂,您都还害怕别人把咱给废了,那我们那些比我们更加可怜的小供应商呢?他们岂不是更怕这个事儿?

吴总说,有些道理,但总觉得你小子说的太直,听着让人不舒服。

成铭说,吴总,您舒服不舒服,只是一种个人感觉,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事情的本质。我明白您的感受,那叫啥?事儿其实就是这么个事儿,只是话不能这么讲,对吧?估计您一定是听过那个丈母娘跟闺女女婿吵架的故事了吧?

吴总说,听说过,听说过,你别说,还真是那么个理儿。

成铭哈哈一笑,但马上很严肃地说,吴总,这个您放心,如果您和公司接收我了,我绝对不会拿供应商一分钱!事儿,我还会给您办的利利索索的。

于是,吴总大手一挥,成铭就成了伟康通讯的供应链管理总监了。

现在想来,这个事情要尽快证明给CEO看了,否则,连个供应商都不敢见,那吴总心里会怎么想?

成铭立马把采购部部长王小兵喊了过来。

成铭说,小兵啊,下个周你安排一下,我接见几家供应商,我想先了解一下他们的诉求以及目前我们合作存在的一些问题。

小兵说,没问题,成总,您想先见哪一家?

成铭说,你看着安排吧,我跟他们都不熟悉,你怎么安排怎么好。

小兵说,那行,老板,那我就先排个计划吧,从下周一开始,您每天接见一家?

成铭说,可以,就安排每天下午4:00-5:00点吧,谈不完的话,正好安排可以下了班一起出去边吃边谈。

王小兵部长一出门就嘟囔了一句,草!还不就是为了让供应商请吃饭吗?

到了周一,成铭接见的第一个就是本地一家做包材的供应商,董事长姓王,个子不高,是湖南人,听说两口子是靠打标签起家的,现在伟康通讯一年也能做个几千万人民币的生意。

一见面,那个王董事长就握着成铭的手说,老大啊,盼星星盼月亮,我可是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成铭说,至于吗?

然后指着那个一起参与接见的王小兵说,是不是这个王部长他们一直在欺负你们啊?

那倒没有,那倒没有,那个王董事长赶紧摆手说,王部长他们对我们很好的啊,呵呵。

哇嘎嘎,成铭笑道,看把您给吓得,说说吧,您找我啥事?不会就是吃顿饭那么简单吧?

其实也没啥事,老大,就是听说您刚来,想跟您认识一下,说完,掏出一包芙蓉王烟来,老大,您抽烟?王总问道。

成铭摆摆手说,我是抽烟,但第一,办公室里面不允许抽烟,第二,我只抽中华烟。

王总就有些很尴尬的样子,嘿嘿哂笑了一下,然后就意味深长地瞅了一眼那个小兵部长。

小兵装作没看见,但这一切都被坐在对个的成铭看了个清清楚楚。

沉默了一小会儿,那个王总就有点磕巴了,说,成总,你看,你看,我们晚上是不是一起吃个饭?马上也好下班了。

没问题啊,成铭说,小兵部长如果晚上没事可以一起去嘛。

我就不去了吧,老板,你们晚上好好聊聊吧。

我是问你,晚上到底是不是有事?要是没事,就一起去嘛,干嘛那么扭扭捏捏的跟个女人似的?

成铭有点不高兴了。

那成,那成,老板,我就一起去吧, 我马上给我老婆发个短信,请一下假。

那个王小兵立马掏出手机开始发短信。

哇嘎嘎!这就对了嘛!成铭很高兴,说,走吧,王董事长,咱们现在就找个地方喝酒聊天去。

还不到点儿啊?老板?我们五点下班,现在才四点半,那个小兵提醒说。

你懂供应链管理有个弹性吗?成铭开玩笑说,我们这也是弹性工作嘛,如果你小子今天晚上喝多了,明天也可以不来上班嘛。

嘿嘿,那走吧。

到了市里,那个王董事长找了个靠海边的饭店,应该是早就预订好了的,一行人直奔包间。

王总让成铭点菜,成铭说,我是农民,有吃的就行,你看着随便点几个采吧,别产生呆滞库存就成。

很快菜就上齐了,几样海鲜,加几碟青菜,看起来很精致,成铭胃口大开,然后连续几杯啤酒下肚,成铭点上一根儿中华烟,就问王总,到底找我干啥?

这时候那个王总的脸已经喝得通红,看来他产能有限,磕磕巴巴地说,老大,是这么回事,我有笔款,大约150多万,是人民币,不是美金,过期已经快三个月了,听说还是没有排上号。

成铭正在喝啤酒,一听,说,啥?给供应商付款还要排号?

他嘴里的啤酒差点喷出来。

王总看看那个王部长,意思是你说两句啊?

是这样的,老板,财务一直以来对我们采购部都卡得很紧,每个月付款都给我们一个额度,超了不付。

成铭问,那个所谓的额度大概占每月应付款比例多大?

百分之六七十吧,小兵说。

为什么不是全额付款呢?成铭很不理解。

我也不是很清楚,问过财务,说是我们的库存太高,所以听说现在这个CFO Johnson去年一来,就下了一道命令,每月只是给我们一定的额度,多了一分钱不付。

那你们拿到这个所谓的额度,你们采购部又是怎么分配付给哪个供应商,每个供应商应该付多少的呢?

这个嘛,比较复杂,老板,明天上班看您的时间,我再给您详细解释一下,您看行不?

小兵看起来有点紧张。

哎呀,算了算了,老大,咱们今天晚上就是喝酒,不谈公事好吗?

那个王总也有点紧张。

那怎么行?!成铭说,我喝酒就是工作,工作就是喝酒嘛!哇嘎嘎,也不对,工作就是干活儿嘛!你给我仔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小兵瞅了一眼那个王总,看样子是下了很大的狠心似的,说,好吧,老板,咱就以王董事长的例子来说吧,他因为得罪了我手下那个负责包材的采购经理Edison,那小子每个月给我提交“Must Pay Suppliers”(必须付款的供应商)的报告里面就总是没有王总的份儿。

草!我明白了!成铭说,这就是恶性循环啊,恶性循环的结果就是腐败!腐败的结果就是更加恶性循环,然后就是更加腐败,直到公司倒闭,然后他换个地方,继续腐败。

王总跟王小兵似懂非懂地使劲点头,是的,是的,您说的对极了。

成铭说,王总啊,我大概明白是怎么个意思了,你放心,这个月我肯定把该付的款付给你,不敢保证100%全付,但应该差不多。

王总说,太感谢了,老大,没想到您是这么爽快的人啊。

王小兵说,我们老板是山东人,当然爽快了。

成铭瞪了一眼王小兵,随口嘟囔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们山东也有监狱。

第二天一上班,成铭就让王小兵带着他去找那个CFO Johnson,小兵有点犹豫,说老板要不您自己去吧,那个Johnson是台湾人,脾气很大的,我都被他骂了很多次了,我们以前的那个新加坡老板,也就是您的前任,见着那个Johnson腿肚子就打哆嗦,我每次也有点抽筋儿的感觉。

成铭说,你小子太没出息!他个CFO怎么了?台湾人又怎么了?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你把我送到他办公室门口就行,我刚来不知道他的办公室在哪栋楼,你可以不用进去。

那好吧,老板,说好了我不进去的,小兵看起来还真怕那个CFO,成铭心里想,我倒要看看这个台湾佬究竟是个什么鸟儿。

王小兵把成铭交给Johnson的秘书Mary,然后交代了几句就回办公室了。

Mary长得很漂亮,看起来也很热情,只是第一句话就把成铭搞的有点尴尬,她说,成总,您提前跟Johnson约好了吗?我这里怎么没收到啊?

成铭挠挠头说,没有,是临时起意。

Mary说,那不行哦,我们老板的脾气你可能不知道,不事先约好,连咱们CEO吴总他都不见的哦。

成铭说,那Johnson现在是不是在开会吗?如果不是,我就跟他谈一小会儿就可以了,你进去帮我问问?

Mary有点难为情,但还是答应了,拿起内部分机打了过去,刚说了一,老板,新来的供应链总监成总想见您一下 ……

就听电话里面传出一声吼叫,不见!

吓得Mary赶紧把电话放下了,然后就有点委屈地看着成铭,那意思是您看 ……

成铭本来心里还有点愧疚,觉得自己没有提前预约,这下一看,他的火气腾就上来了!

啥玩意儿啊?!这么牛啊!不就是个在台湾吃不上饭,跑到大陆来解决就业的CFO嘛!

一推门,成铭就闯进去了Johnson的办公室,Mary吓得脸都变绿了。

那个Johnson正在看电脑,冷不丁闯进一个人来,也是被吓了一跳,你你,你是谁?干嘛不敲门就进来了?

成铭自己往沙发上一坐,说了句,咦?全公司都不让在办公室抽烟,你这里怎么会有烟灰缸?那我也点上一根儿吧。

Johnson无奈地摇摇头,说,给你面试的时候,我就跟吴总讲,你小子是个流氓,他还觉得你挺好,估计这下他应该相信我的话了。

说着,他自己也点上了一根儿长寿烟(台湾产),说吧,找我啥事?

成铭说,我这么大的干部来了,你也不泡壶茶啊?一点礼貌都没有,还说我流氓呢!

Johnson无奈,从抽屉里掏出一包还没有打开的台湾高山茶,也没喊秘书,就自己动手开始烧水准备泡茶,同时又重复问道,到底啥事啊?

成铭说,其实也没啥事,但我就是不明白,听我手下讲,在你之前的CFO人家把供应商的款都是到点就付了,你怎么就不付呢?还他妈的搞了个什么狗屁“Must Pay Suppliers”(必须付款的供应商)?

Johnson本来正要撕开茶包往茶壶里面放,一听成铭的话,说,我他妈还不给你泡茶了呢!你他妈的到底懂不懂供应链管理?!

成铭也不生气,说,懂啊,要不你们怎么招我来伟康做供应链总监呢?

Johnson说,你懂吗?!你懂你还问我这么愚蠢的问题?

成铭说,No any question is stupid(没有任何问题是愚蠢的)。

Johnson说,我看你就是 stupid

成铭说,好了,我好人不跟驴斗,你说吧,你啥时候能给我正常付款?

Johnson说,吴总有没有跟你谈过,你今年的库存周转率目标是多少?

成铭说,谈过啊,今年的目标是12次啊。

那你现在做到多少了?今年第一季度已经结束了,你有四个多亿的库存,年库存周转率还不到6!你让我怎么给你的供应商付款啊?我的钱全他妈的让你给整到库存里面了,害的老子天天陪着银行那帮孙子喝酒!你还好意思问我要钱?!

Johnson是真上火了。

成铭说,哎,哎,你说谁呢?!我他妈的刚来还不到俩月啊!连人都认不全,你让我一下子做到12,我神啊!

Johnson反倒乐了,嘿嘿笑道,你不是号称库存控制专家嘛?!还写了本破书,叫啥狗屁技巧来着?

不是教你怎么放狗屁的技巧,是《制造业库存控制技巧》,成铭不紧不慢地说道。

那就是了?!那你还好意思厚着个老脸皮来问我啊?

Johnson有点得意地翘起了二郎腿,还使劲地晃了晃。

成铭说,我问你,你那个库存周转率目标12次是怎么定的?

Johnson说你自己不会算啊?我们今年产值要做到30亿人民币,物料成本平均80%,应付减应收的时间差也就是一个月左右,而吴总还把资金都抽走了,说要去投资什么狗屁VR(虚拟现实),我手头上每个月现在只有不到一个亿的现金流,还要发工资,买这买那的,你让我怎么给你的供应商付款?

我算过了,你的库存必须干掉一半,控制在两个亿以下,我的日子就好过了,要不,咱谁也别想过好!实在不行,我就建议吴总炒掉你,换个能干的来!

成铭说,Johnson同胞CFO大哥,您不要着急嘛,我也理解您老的难处,但您也得理解理解我啊?你越是欠供应商的钱,供应商越是不好好配合,我们的生产线停线次数就会越多,然后,给客户及时交付就越困难,你的应收款就越是不好收,这是恶性循环啊,你懂不懂?

Johnson说,看来你小子还不是一点不懂。

成铭说,还有啊,您弄那个“Must Pay Suppliers”不是逼着我的手下去吃回扣儿吗?

怎么说?Johnson看起来有点真不懂了。

成铭不紧不慢地说,您想想,买的永远没有卖的精,那些供应商为了早点拿到货款,其实也不是早点,而是为了及时拿到货款,不都是打破了头,想方设法要挤进那个必须付款清单里面?如此一来,那些采购员,尤其是那些采购经理们,他们的权力不就是大了去了嘛?!他不想吃回扣儿都难!

Johnson摸摸脑袋说,也对啊,我倒是没想到这一层,但是,那要了你干嘛的?你手下人吃回扣儿,你应该管啊!

成铭又点上一根儿烟,很舒服地对着Johnson吐了几个烟圈儿,拍怕他的肩膀说,老兄啊,我说你不懂,你还真是不懂啊?有一句话怎么说着来的?想起来了,那叫什么?死会计,活财务! 我看你就是个死会计!还他妈的CFO呢!

-         未完待续 -

作者程晓华先生,《制造业库存控制技巧》(中国财富出版社)第1234版著作者;《制造业库存控制技术与策略》课程创始人、讲师,全面库存管理咨询独立顾问;全面库存管理互动平台 www.timvalue.net



发表于: 2016-07-08 11:43 阅读(511)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网站相关博文: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