伙计

伙计
作者:唐庶
        出差到S城,听人说这里的周到酒家十分有名。我生性喜爱美食,对美食的兴致极高,于是便决定到周到酒家享受一番。
 
 
        酒店坐落在城中心南侧的一条商业街上,街道窄而且古旧,地面是用花岗岩石头铺成的,每块石头都很光滑,四周的棱角早已磨平,有的中间还有些凹陷,看得出街道年代久远。这里的生意很兴隆,石头的凹陷圆滑是客人的脚踩成的。街道只可以步行,汽车是走不得的。依着向导的指点,看见街道另一头的一家店不断有客人进入,应该就是那一间。
        店门很旧,窗子是木制的,应该是那种糊窗纸的,不过都改换成了玻璃,旧瓶新酒,看得出既保留了传统,又与时俱进。门柱的边上有一块金色的铜牌,牌上刻着“百年老店”四个字,字体很庄重,又有S城餐饮协会的落款,应该不会是假的。店门的门楣上挂着招牌:“周到酒家”,招牌很旧,是名人题的字。
        正是午饭时间,吃饭的人很多,不断有客人进去,却少有出来的。从窗户看见里面已少有空位了,于是我赶紧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顾客至上”四个大字,使我相信这里会让每个人满意!迎接我的是一个年轻的伙计。
       “先生!里边请!”随着伙计的导引,我落座在靠里边的一个座位。桌子是不大的八仙桌,干净!我习惯地坐在了里面,这样可以看见店的门口和其他用餐的人,招呼伙计也很方便。
       “先生!请您点菜!”伙计熟练地斟上一杯茶,侍立一旁,随即介绍起自家的菜系。如数家珍。
       “我们店主营江南菜,口味偏甜,菜量不大,价格也便宜!”伙计开门见山,似乎不需要我说话就已经知道我了的喜好。
       我看着菜单,循着伙计的介绍,点了一鸭、一鱼、一菜、一汤;主食则是一份嫩藕甜糕。
        点完菜,伙计说了句:“稍等”便又招呼新来的客人去了。
 
       我喝着茶。茶是凉的,甜且被冷水冰过,一入口,丝丝凉意,沁人心脾,刚才的暑热开始散去。这时,菜还没有上来,我便开始打量起刚才的伙计来了。伙计身穿一件藏青色短褂,裤子也是藏青的,脚上一双布鞋,干净利落,臂弯上搭着一条白色的毛巾,毛巾是用来为客人擦桌子用的。他年岁不大,约摸十七八岁的样子,剃着短发,脸很白,嘴边有黑黑的绒毛,是没有刮过的胡子。伙计不时地在客人中间走动,招呼着客人,举止十分得体,虽然年轻,却不生疏。我开始喜欢上这位伙计了。
       我注意到今天的客人很多,除了我对面的位子空着再没有空的位置了。看来大家用餐的兴致都很高,对服务也很满意。这么好的生意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来这里就餐的人都兴致勃勃,这周到酒家确实名不虚传。
        菜很快就上好了,我不喝酒,饭也一起端了上来。我的兴致极高,又无急事催促,就慢慢吃了起来,说是吃饭,其实更像是品尝。
       我喜欢美食,尤其喜欢江南的美食,江南的美食精致可口,就像江南的女子,轻语侬声,适合搭配好的心情一起食用。我确定这里的膳食是符合的,虽然提供服务的伙计是个小伙子,但丝毫不影响我的兴致。
 
 
       “找个好点的位子!”一个高大的声音打扰了我的雅兴。抬头看,一个高大的男子刚刚进得店来,嗓门又大又粗,突然一声,有如狮子进入羊群,惊扰了所有在座的食客。我不再有刚才的心情了,其他人也该如此。
       “先生!今天客人比较多,只有最里边还有一个空位。”伙计给大嗓门鞠了一躬,客气地说道:“实在抱歉!下次一定给您留一个好的位子。”
       大嗓门无奈地跟着伙计坐在我对面的空位子上,脸上挂着失望。我心里也很不快,来时的兴致一扫而光。
       “先生!请您点菜!”伙计熟练地给大嗓门斟上一杯茶,侍立一旁。和刚才一样,随即介绍起自家的菜系。如数家珍。
       大嗓门似乎很热,情绪也很激动,额头上浸满了汗珠。他似乎对伙计的介绍不感兴趣,胡乱地点了饭菜,急忙解开衣领的扣子,好像那扣子一直锁着他的喉咙,让他喘不过气来。伙计给他斟的茶放在那儿,他没看一眼,似乎没有兴趣。
        我停下筷子,不再品尝,侧目端详起大嗓门来。他脸庞宽阔,脸红红的,是平日里被太阳晒红的那种,额头上的汗珠已不再有,但心情似乎还没有平静,显然对今天的就餐不满意,似乎要改变些什么才好。于是大嗓门回过头,寻找着忙得不可开交的伙计。
       “伙计!”大嗓门使劲地叫着,所有的人都听到了。
       伙计对正在点菜的客人解释了一下,赶紧跑了过来。由于客人很多,伙计忙得实在有些焦头烂额。
       “先生!您还需要些什么?”伙计毕恭毕敬地询问着,俨然面对的是上帝。
       “都要热死人了!为什么不把空调开的凉点!”大嗓门催促着,话中带着热气。
       “先生!我马上为您调好。”伙计的话干脆利落,没有半点迟疑。
       ······
 
        大嗓门开始喝酒吃菜,兴致极高。而我的兴致却只有看着他喝酒吃菜的份了。
       伙计走到餐厅角落的空调处认真地调整了温度。大嗓门似乎感到了满意,开始大口吃菜并且喝着啤酒,那样子决不亚于菜园子里的鲁智深。我受到他的感染,兴致又回到了餐桌,继续品尝我的食物,但却没有感到温度的变化。过了一会儿,或许是由于食物填饱了肚子,冰镇的啤酒起了作用,大嗓门又开始四处寻找起伙计来,再次大声喊道:
       “伙计!空调怎么这么冷?!人都要冻死了!”声音比上次又提高了八度,证明他酒饭都吃得差不多了。
       听到叫声,伙计赶忙跑过来,仍旧毕恭毕敬,和气地征求大嗓门的意见。
       “先生,对不起,是不是刚才的温度不合适,让您感到不舒服了?”伙计的态度出奇得好,确实让人感到顾客至上。大嗓门却不理会这些,只是催促伙计赶紧调整空调的温度,好像马上就会冻死人的样子。伙计没有丝毫怠慢,似乎客人的感受就是自己的感受,他不愿意让客人感到丝毫的不满意。
       伙计又走到空调的前面,认真地调整了温度。大嗓门不再说话,似乎已不感到冷了,低下头,继续吃完剩下的食物。酒足饭饱之后,脸上也露出了笑。这笑表明他吃得满意,对酒店的服务也满意。大嗓门要求结账,临走还不住地对伙计说:
       “你们这里不错!下次还来!”大嗓门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周到酒家的周到服务,酒店尊重顾客,顾客都是至高无上的。
       而我却自始至终没有感到温度的变化。我对温度向来敏感,丝毫的变化我都可以感受得到。
 
       我不明白。我认定伙计根本就没有调整过空调的温度,伙计一直在愚弄大嗓门,而可怜的大嗓门却被蒙在鼓里,临走还不住地称赞这里饭菜可口服务周到。我不由得为大嗓门鸣不平!什么“周到酒家”?什么“顾客至上”?什么百年老店?简直是店大欺客!除了饭菜可口,环境优雅之外,“服务周到”和“顾客至上”八个字是绝对名不副实的,至于百年老店的招牌也是用来招摇撞骗的幌子,肯定是花钱买来的!······
       虽然我没有感到什么不适,但对于伙计愚弄大嗓门的行为却耿耿于怀!!!
      
       吃过饭,伙计特意送我到门口,还不住地向我道歉:
       “今天客人有些多,用餐时还受到打扰,请您多包涵!”伙计仍旧毕恭毕敬,态度极其诚恳。这使我更感到他的虚情假意,想到他的所作所为,便委婉地问道:
       “刚才你为大嗓门两次调整空调的温度,我似乎没有感到丝毫的变化?”我眼睛看着伙计,又看看那“顾客至上”的招牌,希望看到他那尴尬的样子。然而他的脸上却未现出丝毫的不自在,只是微微地笑了笑,轻声说道:
       “我们是不可以随便改变空调温度的,这是店里的规定。”
 
       我走出店门,回过头来,仔细端详着“周到酒家”和“百年老店”八个字,百思不得其解!
 
 
        五年以后,我又到了S城。听说当年那个小伙计已经做了掌柜,还有自从他接手以后周到酒家的生意愈来愈红火,而且还在NE城和W城开了几家分店······  
 
发表于: 2009-10-27 00:42 IT观潮 阅读(585)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