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2019年10月>
2930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89

最近来访

留言簿(1)


最新评论

1. re: 回顾上海CAE技术公共服务平台
看过陆先生的>,想从事CAE行业,请问陆先生方便提供个人微信深入交流吗,如可以请电邮告知: zaixianyoujian@126.com--thomas2010
2. re: 梦中的凤凰漕
曾经看到过你发的老照片,一下子找不到了--日全食
3. re: 梦中的凤凰漕
很想看看关于澥浦的老照片--日全食
4. re: 也说“创新与创业”
网络时代  这两个字永远分不开啊  写的很好,有收获--xxdc2014
5. re: 一个喊我“大陆”的,走了
生命苦短,且行且珍惜!--胥军
6. re: 怀 念 母 亲
真的很感人,但是这篇文章描绘的“母亲”比我奶奶年纪还大,写老人的,总是让我想起我奶奶。--zhang紫娟
7. re: 平安夜,响“滴噹”
这样的活法其实很滋润,你不觉得吗!--lzj6189
8. re: 平安夜,响“滴噹”
年纪越大接受新事物的时间周期也就越长,不妨换个年轻的活法--【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匿名
9. re: “集全力办大事” PK “花小钱办大事”
陆老师说的好!互联网时代,企业被推着去改变,挑战还是机遇得看自己如何把握了!--PLM爱好者
10. re: “青椒”的向心力
是文档的格式吗?--PLM爱好者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

进入6月,天就渐渐热起来。那个修了好几个月的游泳馆总算重新对外开放了。那么,游泳去。

游泳是夏天里一个很不错的选择。相比其他运动,夏日炎炎,池里波澜不兴,不出汗,不口渴,至少这二个选项是别的运动在夏天都不及的。

游泳回来。到了晚上临睡前,按部就班的想着去洗澡,老伴提醒:游泳过了,不要再汏浴”了。是啊!人老了,皮肤越发干燥,我又没有“涂脂抹粉”习惯,使得皮屑常象五月的杨树花絮,飘飘洒洒,纷纷扬扬,确实不雅。不“”那就不“”吧。

”,五体撑开,依水相伴,从上至下淋之,“”过后,自然有焕发“改头换面”之功效。就像大闸蟹到阳澄湖里洗几天澡,就成“阳澄湖汏浴蟹”,类似于宗教的接受“洗礼”。蟹“汏浴”,增值;人“汏浴”,精神,世间大概都认这个理。

汏浴”是上海人对“洗澡”的一种通俗平民叫法,真要更讲究些、高档些舒适些的,还得是“孵混堂”。要说“混堂”,其实就是公共澡堂。南方的冬天阴冷阴冷,那时候家里地方小,又没有暖气,寒冬腊月能“孵混堂”,确实是件令人向往的奢侈享受。说来也是很可以炫耀一番的,在我7-8岁时就有跟着四叔“孵混堂”的经历,而且是浙江路一带最为高级的“金门大浴室”。如今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

那次孵混堂”,看四叔的举止模样,或许他也是难得开“洋荤”的“头一遭”:

“金门大浴室”朝向浙江路大街,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却仅一开间门脸门口买“筹码”的地方象电影里的当铺柜子,“筹码”是二根油光光的竹条。进门不远处是一块很大很大的镜子,难得有机会能看到自己的整身全景,我朝镜子笑一笑,看到四叔正在镜子里朝我笑,全然象“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好奇、长见识。

进入大堂,就有服务员师傅迎上前来,满面笑容接过“筹码”,安排我俩每人一个卧榻两卧榻之间有一茶几,带来的干净衣服放在卧榻下面柜子里脱下的衣服被服务员用一根长长的丫叉头叉卧榻上方、靠近天花板的挂钩换上浴室的木拖板跟着四叔小心翼翼走向里间的大池,一路上木拖板呱嗒、呱嗒响的有些心慌,唯恐惊扰二边卧榻上睡着的、躺着的大人们,被他们责怪。走近大池间门口有人招呼一声“小把戏”,递上二块毛巾。干这一行的,以扬州人为多,所以“小把戏”就是上海人所常叫唤的“小棺材”相同,不中听但人情味浓浓的。

大池间里一派雾茫茫,白条条的人形变得白糊糊的影子。大池的后面有一个狭长的小池,大池的水温还可以接受,刚入水时觉得有些烫,要屏一屏气熬一熬,过了一会儿,浑身浸在水里只露一个头在外面,再过一会儿,全身像龙虾一样发红,“孵”得浑身毛细血管膨胀舒坦,积淀多日的老浭泡软。“”得有些憋气时,从水池里爬出,坐在池边用毛巾搓搓身上的老浭。小池上坐着的是些老人,是烫水搓脚藓的,四叔看着我,不让到小池那边去,怕掉下去烫坏,又怕我搓老浭不认真,督促检查过后才匆匆出大池间,毕竟里面有些闷。再到外面的淋浴间莲蓬头,搨肥皂进行冲洗这是出浴池的最后一道精加工

匆匆走出浴池,服务员走近身边,一声“小把戏”,递过来二块毛巾,很热很热,烫的,是从一只木桶里拎出来的,高温消毒,带有木质所才有的清香。毛巾烫的有些扎手,傍边的服务员拎起,用手指顶着转起来,象杂技团把式,逗你一笑。待你在卧榻上坐定,顺势在背上替你揩上两把确实有些累了,躺在卧榻上可以睡觉了。也许这个时候是可以有些茶水和小点心的,可是四叔刚到上海,姆妈阿爸在家还等我们回家吃饭呢。不知四叔是否知道有这份待遇,还是要赶紧回家,就放弃了,现在想来,还是蛮可惜的。穿好衣服,服务员师傅看我们想要离开,一声吆喝“接住”,一块毛巾空中蹭蹭蹭“飞”转过来,刹那间,我也不再象刚进门时的拘谨,伸手一把在空中将其接牢有些得意洋洋,这是“浴室”给客人出门前“搽脸”,蛮贴心的。

临出门时,服务员师傅远远又是一声“小把戏,再来偶”吆喝。还再来呢,刚进家门四叔就被姆妈阿爸齐声“责怪”:四弟,侬做啥个大好佬,价多铜钿带小人去“汏浴”。姆妈阿爸是心疼四叔的那几个钱,他(她)们还可能不知,不是“汏浴”,是“孵混堂”,要高档得多。当时上海的最低生活费是每月八块钱,一副大饼油条(二只大饼一根油条)是一毛钱,而我的一次“孵混堂”要“七毛钱”,可见是如此的“大撒把”。我曾看见过,四叔从浙江大学被保荐到北京后,用第一次发工资的第一张钱去印了一张祖母(他的母亲)的照片,并专门给姆妈阿爸寄来,背面并留下满满一页的感语。“孵混堂”是四叔踏上工作岗位后第一次到上海吧,就带我去狠狠奢侈了一把。情感重于理智,至少这些都是他自己还都从没有享受过得待遇。

“孵混堂”是一种已经远去的老上海生活方式,以后也有过几次,都没有如此高档,没有如此的记忆深刻。“孵混堂”与其说其浸染着一种海派的文化气息,不如说那段带有几分温馨、几分伤感的时光,给记忆刻下的挥不去印记。

“慷慨不是你把我比你更需要的东西给我,而是你把你比我更需要的东西也给了我。”这些年遇到的那些事那些人,生活中的深深浅浅,所经历就是财富,教会你爱人爱自己,教会你长大长知识,留下的,足以给整个生命以沉醉感。

发表于: 2017-06-11 08:30 阅读(231)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