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2018年6月>
2728293031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1234567

最近来访

留言簿(1)


最新评论

1. re: 也说“创新与创业”
网络时代  这两个字永远分不开啊  写的很好,有收获--xxdc2014
2. re: 一个喊我“大陆”的,走了
生命苦短,且行且珍惜!--胥军
3. re: 怀 念 母 亲
真的很感人,但是这篇文章描绘的“母亲”比我奶奶年纪还大,写老人的,总是让我想起我奶奶。--zhang紫娟
4. re: 平安夜,响“滴噹”
这样的活法其实很滋润,你不觉得吗!--lzj6189
5. re: 平安夜,响“滴噹”
年纪越大接受新事物的时间周期也就越长,不妨换个年轻的活法--【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匿名
6. re: “集全力办大事” PK “花小钱办大事”
陆老师说的好!互联网时代,企业被推着去改变,挑战还是机遇得看自己如何把握了!--PLM爱好者
7. re: “青椒”的向心力
是文档的格式吗?--PLM爱好者
8. re: 怀 念 母 亲
感情真挚,拜读了。--黄培
9. re: 怀 念 母 亲
很感人,谢谢分享!--真挚
10. re: 淌水过河(情绪&#8226;态度&#8226;责任)
支持!--sally.yin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

老伴从小就喜欢画画退休以来,就报名老年大学书画班,学山水、画花鸟……临摹老师的,临摹古人的……不亦乐乎。功夫不负有心人,还得过几次“芝麻绿豆”奖。近来看她在对着自己拍的照片在画风景,有些好奇,这应该算是原创了吧。

画得是我们常常一齐散步遛弯的地方,那属于“五里桥”区域的黄浦滨江绿地一段。这地方,从凌乱的临江码头、作坊,到拆围墙后的土墩、野岗,再后来成片的植树绿化、观景平台……看着每一天的变化,真是旧貌换新颜,不可同日而语。

想写些什么,本来只是想凑个趣,却涂涂改改,成了“回忆录”似的。有对师长的致敬、对同伴的点赞,还有些是给自己那段青春年少时的注释……

源点

打浦路不长,从喧嚣的徐家汇路到恬静的江滨路,也就三四里的地,慢慢的走,有半小时足够。

北端的日月光、白月兰广场是喧嚣的,而南边的黄浦滨江绿地则是恬静的。

喧嚣扰人,恬静养神。往南走,能看见一片绿地,登几步台阶,就能看到绿树丛旁的绿茵中一耸染满青铜般锈迹的钢板雕塑。一个大半圆接一个小半圆,底座有逐级向上的台阶,每层都有三二行文字浮镶,最高层处则是斑斑锈锈的留白。

这就是被命名为“中国隧道纪念碑——源点”的城市雕塑。

一座以隧道掘进时所采用的主要工具盾构为标识的作品,大半圆连着小半圆,层层推进中留有深度感;台阶逐级登攀,浅浅递进上升至一个平台;半边的盾构上布满残缺的刀口,环环镶嵌、纵横交错……

端详着由一组冷冰冰的钢板焊接搭建的雕塑,徜徉在绿草如茵绿树如海鲜花常开的黄浦滨江绿地,隔栏远眺流淌不息的浦江,游荡的船帆、对岸的江景、飞翔的海鸥……在心怡神旷中,顿时会觉得“源点”会“活”起来,充满活力,充满生机,一个活力四溅的生命体。

雕塑的前面是一条塑胶跑步健身道,傍边是石板铺就的步行路,后面绿茵草地上镶嵌着一块一块的小石块,跳跃的、斜斜的横过,组成一个有些像三角形的展示空间。有几只公园椅在雕塑前的绿树荫下,这里经常有人坐着。确实,观景休闲都很好的地方,很想也在那里坐坐,一直没有坐过,怕坐下来,思绪会把人带到很远很远……

1965年,在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的批准下,上海打浦路隧道开始兴建。因工程开建于1965年,是当年上海第一号战略保密工程,代号为‘651’。”

好多年以后,听四叔说起,当年他在浙江大学土木系毕业实习时,参与过调研这条隧道建设,由于“出身”不够硬,“政审”得相当厉害,既兴奋又紧张,但也不能说。后来,四叔被学校报送进京,如今大家都知道了,现在可以说了。

1971年,第一代隧道人凭着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在本雕塑所在地成功地建设了中国第一条大型越江隧道---打浦路隧道。由此,‘651’原址成为我国盾构法越江隧道建设起步的源点。”

2006年,邀请孙钧先生参加主题为“CAE自主创新发展战略”的科技论坛他曾是打浦路黄浦江越江隧道工程设计和施工的技术顾问。那次演讲题目是“CAE技术在岩土工程领域应用的若干进展”。厚德载物,当时先生所言“作为与多门相关和相近学科相互间交叉融合的岩土力学与工程领域”,其所指出的问题,解决的方法、途径,以及研究成果,至今依然可圈可点,令人敬佩。

1990年起,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和大型越江隧道建设得到快速地发展,并成功地建造了一批超长、超大直径的隧道,中国进入国际隧道施工强国的行列。”

记得孙钧先生的那篇文章,署名者有好多人,不仅有正副教授和自己的学生,还有隧道公司的技术人员,他那天的开场白就指出,中国的隧道建设需要承上启下的人才梯队,老一辈的殷切期望。又过了好多年,遇见一位从事研究地下工程规范的范益群博士听他聊这个行业的近况,得知如今的研究已经从零星的应用到行业的规范,井井有条,循序渐进,该项技术和人才正如前辈期待的那样,后继有人。

2010年起,中国地下工程将以更加迅猛的态势发展,施工技术和施工规模将处于国际隧道发展前沿。”

……

哪天,也去公园椅上坐坐。

摇曳的杨柳枝条、迎风的垂丝海棠……金灿灿的枇杷、黄褐色的梨……

眼前的春华秋实,远处的江天一色,地下是中国隧道交通的起源点,能坐享如此安逸和舒适,是有这么一批人、几代人实实在在的付出和奉献,怎不令人浮想翩翩。

国家强盛的路,总有一个起点,总还会有一个标杆指引着你前行的路。

最踏实的,是践行;最可信的,还是这“源点”。

尽头

离开“源点”,向东漫步百把几十米,就是卢浦大桥。

卢浦大桥建成于2003年,虽说那时候已经住在附近多年,也常乘车从桥上经过,感觉别致有特色,但整日行色匆匆,并没有刻意区别其特殊。况且黄埔江上有许多跨江大桥,“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随车流在桥面上通过,看江景看桥面,在日新月异正在变迁的城市中,说是一处新景观一个新标记,不如说是一条新通道路线更实用更实惠些。

那时,沿黄埔江二岸都是工厂和码头,卢浦大桥附近也都围起来,有观光电梯可以上去,好像要自个出钱买票的人并不多,常隔着围墙兜兜走走散散步,感觉也算是满足了。

2006年,邀请林元培先生参加主题为“CAE自主创新发展战略”的科技论坛,他是卢浦大桥和东海大桥的总设计师。那次演讲题目就是“上海卢浦大桥与东海大桥”,能近距离聆听讲解,自然获益匪浅。其实,卢浦大桥也是自主CAE软件一次展示实力的过程:当时没有现成的软件,林元培创造性地提出了“非线性薄壁空间杆件稳定有限元法”的计算理论,分二组背对背的开发计算分析,验证结构设计、整体稳定,以及各种类型桥梁内力。自信满满的计算机仿真分析结果,分别从二岸往中间延伸施工,最后握手就在“温度”“风量”……的苛刻条件下,相交于中央的尽头处。不由让人想到前不久,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成功发射的首枚猎鹰重型火箭,那次SpaceX居然发射前没做最传统、最经典的全箭模态试验和助推器侧向爆炸分离试验。SpcceX相信计算机仿真分析,而林元培他们在卢浦大桥中也已经尝试过成功了。

第一次近距离与卢浦大桥接触,并被震撼到的,是在2010年世博会期间,乘游轮在桥下经过,原先的构架结构,呈现在人们眼里的是修长柔美的、是婀娜多姿的弧型,近处看到的却是粗犷的钢梁和钢箱,处处张扬得“暴戾”大气,一种克服“天堑”后的感动,一枚展示人类可以得意的智慧。那时候,为了多看几眼,来回乘了几次游轮在桥下经过,少了看场馆的时间和机会,还是觉得蛮“值”的!

自从听到这个故事后,更期待能再次看看那个奇迹发生的地方。刚知道黄浦江沿江开放的消息,就迫不及待的迈过一个个小土堆、一脚深一脚浅的,终于站在江边的水泥墩上。怎的也高傲的抬起头,远远的细细的张望、探究,何处是完美,何处是尽头。

位于黄浦滨江绿地中间段的卢浦大桥,蜿蜒曲直的建有水上观光平台,可以或站或坐,仰头望桥梁,去想去品。钢板、钢梁和钢箱构成的几何图案,层层叠叠、迭迭层层,由远至近、由近至远,徐徐蔓延伸向二边,“没有尽头的城市,是上帝的钢琴。”

其实,卢浦大桥的夜景更美妙更令人留恋。霓虹灯辉映下的大桥,色彩斑斓,变幻莫测。波光粼粼,长长桥影倒应水面,当一轮明月映空,或金钩或玉盘,镶嵌其中,星星点点的汽车在彩虹间缓缓移动,或隐或现的。

还是应了那句歌词:“爱得越深,就好像没有爱一样。”

远望

“源点”是黄浦滨江绿地的起始点,向西过一小桥,可以看到一马平川、视野开阔的徐汇滨江漫步大道,而往东则大相径庭,仿佛是进入曲径通幽的蜿蜒小径,齐崭崭的雪杉排排高耸立一边,对面是常青的桂花树,移步移景,杜鹃、月季、药草、草趣……丛丛堆堆的成团成群,花草随季节变迁而锦绣缤纷,引人渐走渐入佳境。

沿滨江水岸,灰暗的拦洪水泥坝相伴,衬着水泥的本色,好事的草根艺术家不放过展现才华的机会,一段隔一段的是各种花草的图案和其用途介绍,以及江景的演变史料图腾,显得循规蹈矩,没有鲜艳显眼的抽象描绘,另一种城市风貌的涂鸦。

步行道和跑步道平行,隔着绿道景观是快速骑行道,无论散步、夜跑或骑车,总有一款适合你;沿江可以看到轻盈漂亮的游艇码头,也有简朴的救助船基地;并行的一段路上,还有连绵一片的极具浪漫气息的婚庆园区,每逢“良辰吉日”,新人的羞涩、司仪的喊声、亲友的簇拥……就是一道道亮丽繁华的风景线。

华灯初上时,在原江南造船厂的旧址,我国第一代综合性航天远洋测控船“远望1号”通体放光,一颗人间“夜明珠”再次亮起每次看到被灯光构画出的窗口里亮着灯,都会情不自禁的问一声自己“当年老陈是住在哪个房间?”毕业以后,老陈就上了“远望1号”当兵,那个时候,计算机应该是个大家伙,元器件基本靠人工焊接,程序靠手工打孔……最有名也是最常用的口令是“‘14’‘16’‘14’”(开始BEGIN)。就是这样一批人,在青黄不接的时候填补时代急需的人才队伍,多次出洋执行远程运载火箭试验任务。“远望1号”的成功,标志着我国成为继美、苏、法之后世界上第4个能够自主建造航天测量船的国家,实现了航天测量网从陆地到海洋的历史性跨越。

停放“远望1号”的地方,就是32年前建造时的船坞。游子迟归,英雄凯旋,又一次见证了江南造船厂的辉煌。

江南造船厂在心目中,是从孩子时**始就保留着的一块神秘的圣地。孩童时看“野书”,说是当年“陈三发子”组织敢死队,带人攻打江南制造局,想想应该就是这个地方的了。那时路过门口,会不由自主去想象当时这个大门这个炮火的种种,会如何如何,还不敢正眼望里看一眼,好像怕被什么人抓去似的;当工人时,作为加工“气垫船”一线员工代表去了二次,第一次是晚上由技术科“汤司令”带队,从偏门进去一个研究所商量些什么,满黑板的公式推导,各式仪器仪表看得都是新鲜感;第二次是厂领导带队去“谈判”,其实我是啥都不懂,只是觉得那幢建筑物有气派,饮料比厂里的好喝,伙食比厂里好吃。只是加工车间里的宏大场面,特别是看到了我国第一台万吨水压机算是开了眼界,后来还知道那幢建筑曾经是什么“海军司令部”之类的……

对这个世界林林总总未知使得生命变得丰富起来,对这个世界的点点滴滴好奇增添了人生的几份乐趣。由此,使得每次走过这地方都会放慢脚步,向江南造船厂厂址铭牌,以及英雄般的船体,在心中默默举行一个仪式感强的宗教式膜拜。

黄浦滨江绿地本应该还可以往前过去许多,骑车过去过,可走路常到这里就为此。这应该属于“五里桥”的地界,来回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在健身、遛弯的合理区间里。

体味这段路程,有塞纳河畔那般的悠久故事,有泰晤士小镇那般的新鲜风情,一段多么舒适而又可以任意遐想的滨江绿地里程。

况且老伴画的那张“栖五里长廊,赏一江春水”,也早就超出画面了,打住吧。

发表于: 2018-02-22 09:37 阅读(8)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