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2019年10月>
2930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89

最近来访

留言簿(0)


最新评论

1. re: 回顾上海CAE技术公共服务平台
看过陆先生的>,想从事CAE行业,请问陆先生方便提供个人微信深入交流吗,如可以请电邮告知: zaixianyoujian@126.com--thomas2010
2. re: 梦中的凤凰漕
曾经看到过你发的老照片,一下子找不到了--日全食
3. re: 梦中的凤凰漕
很想看看关于澥浦的老照片--日全食
4. re: 也说“创新与创业”
网络时代  这两个字永远分不开啊  写的很好,有收获--xxdc2014
5. re: 一个喊我“大陆”的,走了
生命苦短,且行且珍惜!--胥军
6. re: 怀 念 母 亲
真的很感人,但是这篇文章描绘的“母亲”比我奶奶年纪还大,写老人的,总是让我想起我奶奶。--zhang紫娟
7. re: 平安夜,响“滴噹”
这样的活法其实很滋润,你不觉得吗!--lzj6189
8. re: 平安夜,响“滴噹”
年纪越大接受新事物的时间周期也就越长,不妨换个年轻的活法--【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匿名
9. re: “集全力办大事” PK “花小钱办大事”
陆老师说的好!互联网时代,企业被推着去改变,挑战还是机遇得看自己如何把握了!--PLM爱好者
10. re: “青椒”的向心力
是文档的格式吗?--PLM爱好者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

中学同学群里发起了筹备“相聚五十年”的线下纪念活动。

仿佛是转眼间的光阴,却已是人生的五十年。作为六七届的初中毕业生,如今已是步入“坦途”,开始了颐养天年的日子。

回想那段日子,浅显而又深刻,暖暖的。

进中学的那一年,正逢初中生数量激增的“大跃进”间隙,整个区里突击成立五所中学,校舍没有盖好,连名字都没有起好,从11到15,以后才有了芷江中学的名字。这是一条偏僻小马路的路名。

知道进中学的消息,是以后的班主任何爱棣,询问我意见,用公用电话告知的。这是我第一次打电话,那天下着雨,握着的电话听筒好像走电似的,有些麻麻的。

是班主任何爱棣和严汉祥老师,使我从自卑、羞涩、懵懂的孩童,渐渐融入集体、融入社会。“呜呼一歌兮歌已哀,悲风为我从天来。”能够在那个年代里,渐渐变得有些自信、自省,从而去接受挑战,使自己不断充实的一个少年。

这个集体,就是我的中学同学,这个社会,就是“大革文化命”时的环境。那个时候,人生不仅是一场场变幻不断的戏码,还是一场场血腥的搏斗,能遇到一个个提携师长、一群群相伴伙伴,走过这一个个坎,一道道沟,苍天在上,那是我的运气:

林的家在苏州河畔,窗户外是竹片搭起的篱笆。我俩常聚在一起坐功课,晚上常坐在窗下聊天。夜深时,他的父母上阁楼睡觉了,我俩有了自己的地盘,那个时光是静静的,很是享受。坐得时间稍长,感到有些压抑,就走出弄堂,直接坐在苏州河沿水泥墩上,相向而坐,盘腿聊天。那时刻,白天穿梭不休的船只都靠沿河息了,远处灯光在闪烁,河边小路街灯昏暗。

亮的体形是那样魁梧高大,说起话来也是大声大气,犹如一尊“鲁智深”再世,有些怕,虽然从来没有欺负过我。在学校里“互殴”的年代,是他站出来,告诫那批“混混们”:我们班级的人,谁都不许碰;后来社会上发展到打老师,他站出来,老师不能打。其实他也会无能为力,逐渐变成了“我班级老师不能打”。现在看到他,依然高大魁梧,大声大气,还是憨厚依旧,笑容可掬。

上山下乡运动,许多同学被去了农村农场,没有几年,就听到有同学“没”了的消息。当时上海知青金训华被树立为“悲壮青春”的一个“牺牲”,而同时同地方的我同学却没有这份殊荣,成了我们群体中一个杳无音信的符号。如今虽然有许多人回到了父母身边,可都无不已经身疲力竭,伤痛、住房、福利……诸般不如人意,都是非己所愿的。

…… ……

三年的中学生活,浅浅留下求学的印记,

五十年后的相聚,深深刻下时光的感恩。

 

生命中遇到的人和事,浅浅深深都会留下印记。人生的第一个“梦”或许就是在苏州河沿水泥墩上做的。同样,人生的第一场“保护”、第一次“悲壮”……

在那个时刻,暖暖的生活,微不足道的自己,都在这里了。

发表于: 2017-07-23 20:32 阅读(202)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