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2019年12月>
24252627282930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1234

最近来访

留言簿(0)


最新评论

1. re: 回顾上海CAE技术公共服务平台
看过陆先生的>,想从事CAE行业,请问陆先生方便提供个人微信深入交流吗,如可以请电邮告知: zaixianyoujian@126.com--thomas2010
2. re: 梦中的凤凰漕
曾经看到过你发的老照片,一下子找不到了--日全食
3. re: 梦中的凤凰漕
很想看看关于澥浦的老照片--日全食
4. re: 也说“创新与创业”
网络时代  这两个字永远分不开啊  写的很好,有收获--xxdc2014
5. re: 一个喊我“大陆”的,走了
生命苦短,且行且珍惜!--胥军
6. re: 怀 念 母 亲
真的很感人,但是这篇文章描绘的“母亲”比我奶奶年纪还大,写老人的,总是让我想起我奶奶。--zhang紫娟
7. re: 平安夜,响“滴噹”
这样的活法其实很滋润,你不觉得吗!--lzj6189
8. re: 平安夜,响“滴噹”
年纪越大接受新事物的时间周期也就越长,不妨换个年轻的活法--【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匿名
9. re: “集全力办大事” PK “花小钱办大事”
陆老师说的好!互联网时代,企业被推着去改变,挑战还是机遇得看自己如何把握了!--PLM爱好者
10. re: “青椒”的向心力
是文档的格式吗?--PLM爱好者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

“到过巴黎的一定不会再稀罕天堂”,其实不然,向往天堂的一定不会再拘泥巴黎。

前些日子,孩子在朋友圈粘一贴,说起巴黎新出了一宣传片,由此勾起那段6月份来往上海--巴黎间的轶事,林林总总,深深浅浅,也算凑个热闹。

踏入一个新的地方,作为一个好奇的旁观者,特别从东方的大都市走进另一个名闻遐迩的大都市:巴黎,更是充满猎奇的敏感。一走上大街,就想找到看到有别自己原先想象中不同的地方。

 

地铁里的“乞丐” 

巴黎地铁是纷呈的,然而首先给人的感觉是富有人情味。从买票到进门,上车到下站,几乎没有人有兴趣来“关照”你的行为,不夸张的说,如果要做类似逃票、违禁的“讨巧”,成功的机会是很大的。特别是休息天,站台内外更是没有看到工作人员的身影。平时也是没有检票、没有检包,没有喧哗,这些都在悄然无声、默然的流淌,波澜不惊。

直到有一天,在巴黎的地铁里看到一位“乞丐”,才引起猎奇的兴趣,掏出手机拍照,想留住这个场景。

巴黎地铁里的“乞丐”,这位正酣睡在走道角落旁的“乞丐”,旁边堆着一篓书,那是摆放得整整齐齐、高高低低的一大堆书籍,新旧不一,精装平装都有。酣睡者面壁书堆,微微蜷着身子,上面盖着一件还蛮干净的薄毯。正当要想拍照时,手突然有些颤抖起来,我曾经也有过这样的经历,而当时是怎样的呢:

大学毕业不久,由于不想被培养成行政干部,徘徊在心仪的研究院所门口,中午时分,在研究所对面的绿地里,仰天躺在窄窄长椅上,心里想象着下午递“投名状”时可能发生的情景,五味杂陈。总想着能从事一份自己喜欢的职业,健健康康工作三十年,物理方程的数学模型,工程应用和软件编程,什么都行,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事情。

“每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同”,孩子看我发愣站在那里,走回过来风轻云淡的说一句,“这是一种生活方式。”

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是一个开放的社会赋予每个人更多选择实现人生价值。酣睡着的“乞丐”比起当时的我,添了许多的坦然,多了许多的自信。“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生何求,能有一个对得上眼的人相伴一生,有一份喜欢的事养家糊口,不是这样的吗!“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

地铁里的“乞丐”,在繁华都市里,或许是一块粘贴的邋遢伤疤,或许是一道温馨的人文景观。

当时,没按下拍照的钮键,而且油然添了一份歉意,至今心怀一份敬意。

 

孵“茶馆”与坐“咖啡馆”

“我不在家,就在咖啡馆;不在咖啡馆,就在去咖啡馆的路上”法国人对咖啡的依赖,几乎无人能出其右。对咖啡的认识,我实在有些“肌无力”,小时候觉得有些苦涩,长大后害怕会睡不好觉,只是对于其飘逸着浓浓的醇醇的味道一直怀有好感。对喝茶还是有所喜好,尤其是绿茶。小时候阿娘(祖母:宁波人的称谓)一直有山北朋友送来的农家绿茶,每天早上泡上一壶,潜移默化之间自然也形成了我的口味。

记得当年带队在青浦学农劳动三个月回上海,与大家相聚在豫园湖心亭茶楼,叙叙吃吃,算是对三个月给大伙因个性使然赔个不是,而大伙给足面子的“相逢一笑泯恩仇”。事后,厂领导专门谈话批评不当,幸亏同去的大都是厂里的生产好手和技术骨干,不久就不了了之了。事后,心里阴影总有些,不大愿意多去的原因也不全是这个,喝茶,解渴或发呆,全是个人需求和感觉,何必张扬。咖啡馆更是少去,除非是孩子塞上几张商家的优惠、品尝之类票子,与老伴结伴玩个新鲜新意,自个是绝想不到去的。

在巴黎,进咖啡馆的次数越来越多,而大多原因是可以歇歇脚,同时去一次免费的“方便”,总比花一个“欧元”合算。渐渐发觉,巴黎咖啡馆的最受人喜好的座位是面向街道的,深红色的店招、雨棚,外加一顶太阳伞,与法国梧桐的绿绿浓荫相得益彰,熙熙攘攘、热热闹闹之间享受一缕安静,一副君临天下的模样。

在上海会与朋友去“茶馆”坐坐,那是聊天、发呆的好地方,时而天南地北、海阔山空,时而元神出窍、蓦然走魂。上海人喜欢孵“茶馆”,喝茶讲究心静,看杯中茶叶沉浮,品茶味清淡甘甜。过去孵“茶馆”是件上“档次”的娱乐,“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现在渐渐大众化了,更多的成了休闲、交友的需求。然而真正喝茶还是有许多礼仪和排场,彰显等级尊卑,显摆效忠顺从,成为一场繁复的华丽大戏。真因为这样,上海的“茶馆”最受人喜好的座位是隔一块玻璃看路上的行人,寻一个角落与朋友窃窃私语,断然没有昭然天下的脾气。

孵“茶馆”讲究私密,悄然之间形成“窝里文化”,只有“喝了咱的酒,见了皇帝不磕头”时,才显现出一种豁达、一种洒脱;坐“咖啡馆”追求自在,释放之间成就“个体平台”,在略显拥挤的座位上与陌生人谈天说地,或者欣赏街上来来往往的美女帅哥,见识一种浪漫,体味一种享受。

孵“茶馆”与坐“咖啡馆”都有自己的生命,是互补东西方文化的缺乏。长期来,经历“斗私、批修、改革”(斗批改)后进入“改革、开放”的上海人,不再以严峻、拘谨的态度对待孵“茶馆”喜好,渐渐也把座位放在人行道边,一盏路灯,一把遮阳伞下,清风明月知多少,呼朋唤友留客饮。“窝里文化”不能给任何人带来安全感,只有“开放”才个个都能“君临天下”,和睦相处,平等相待。

“开放”使得被释放的老祖宗遗留下的桎梏,出现了一些反弹,有了一种契机。以喝水解渴的形式,让人们能够由于坐坐“咖啡馆”所给予的开放,从而完整理解和读懂老祖宗习惯成文的孵“茶馆”成因环境,不失为迈过坎的进步。

到巴黎去,一定要去“咖啡馆”坐坐,不只是体验一把浪漫、一种情调,而是要珍惜“开放”给人们带来的思考机会。

 

金字塔和乡愁 

2008年底,有幸参加“发展CAE软件产业的战略对策”会议,住香山饭店几天。沾着香山科学会议的光,住店不花钱,只是上网要自己付费,每个房间一天一百元,大家都嫌贵。会后北京朋友特来饯行,还点了道江南名菜:东坡肉,端上来才发觉外热内冷。恶其余胥,香山饭店连带其设计者贝聿铭,都被认为“名不副实”。

人到巴黎不能不去参观号称世界四大博物馆之首的卢浮宫。参观卢浮宫是个力气活,在这座呈U字形的宏伟辉煌的宫殿建筑群,长廊短道间,大厅小屋里,分布着40多万件艺术珍品,以及世界三宝:断臂维纳斯雕像、《蒙娜丽莎》油画、胜利女神石雕。凡事必须适中,过犹不及,事缓则圆,要在一天的时间里品鉴所有的展品,显然有力气也不能解决。

环顾位于巴黎塞纳河畔的卢浮宫,只是法国众多王宫建筑的一个,灰白色彩是王宫建筑的标准色,比比皆是,看多倒添了些审美疲劳。然而,院子中间的玻璃金字塔是上天赐予法国人的礼物,这颗晶莹剔透的宝石是贝聿铭镶嵌在巴黎地标上的皇冠,一幢濒临危机的文物古迹由此注入了新的生命、新的活力。同时,贝聿铭这位老先生也在心里变得丰满、伟岸起来。

巴黎是陈旧的。从拿破仑三世的奥斯曼时期开始形成的城市雏形依旧可循,百年建筑、古迹名胜、传统店铺街道和咖啡馆依稀可辨,连色彩也显得灰暗,幸亏有诸如玻璃金字塔之类的亮点,使得巴黎依旧栩栩如新,美轮美奂;上海是新兴的。由长江泥沙堆积而成的滩涂,也称“上海滩”,如今高楼林立,日新月异,然而已经很难看到成片古老斑驳的石库门、洋房,屋里厢也改造成钢筋水泥的新式结构,只是每天洗出来的“万国旗”依然飘扬,尚仅缺贝聿铭之类的画龙点睛之神采,还有发自内心的人文关爱之心。

我曾经在残垣断壁间寻找过儿童时代对居住地的回忆,这种记忆是温馨的,而这种记忆都将匆匆逝去。我欲在郊县寻找小时候生活过的影子,院子、住房、老井、池塘,也都被喧闹的商业闹腾掩埋,而这些不时却还可以在巴黎找到。

人是个感情动物,有乡愿有乡愁,有物质的需求,更多的是精神欲望。记忆中的一棵大树,一幢老屋,,一个拐角,一条老街……对故土的思念,当这些都不复存在时,乡愁就无以承载。

乡愿,德之贼也。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起东风,故国为何不在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腔乡愁水东流。

----------------------------------------------------------------

光阴如箭,日月如梭;网络如飞,云端如见。人们可以用网络来拉近他乡和故乡的距离,也可以利用现代化工具缩短他乡和故乡的距离。上海与巴黎的距离,9274公里。要想在巴黎圣母院门口喂喂鸽子,也是可以办成的,只要崇尚自在;要想在塞纳河畔结识让莫奈也着魔的精灵,也是可以得到的,只要遵从内心……

从上海飞到巴黎后,第一条放在朋友圈微信贴子,我写下了这样的话:

巴黎的咖啡犹如中国的功夫茶,浓浓的只有一小口,要上一杯,只是为了合法的占有一个看风景的位置。

法国人的休闲,或许是厌倦了“那个含义不明的治罪条列,使得断头台的阴影笼罩在每个人的头上。”那场革命,而今可以尽情享受暖暖的阳光,绵绵的絮语。

发表于: 2016-10-04 19:44 阅读(504)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