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2017年12月>
2627282930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123456

最近来访

留言簿(1)


最新评论

1. re: 也说“创新与创业”
网络时代  这两个字永远分不开啊  写的很好,有收获--xxdc2014
2. re: 一个喊我“大陆”的,走了
生命苦短,且行且珍惜!--胥军
3. re: 怀 念 母 亲
真的很感人,但是这篇文章描绘的“母亲”比我奶奶年纪还大,写老人的,总是让我想起我奶奶。--zhang紫娟
4. re: 平安夜,响“滴噹”
这样的活法其实很滋润,你不觉得吗!--lzj6189
5. re: 平安夜,响“滴噹”
年纪越大接受新事物的时间周期也就越长,不妨换个年轻的活法--【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匿名
6. re: “集全力办大事” PK “花小钱办大事”
陆老师说的好!互联网时代,企业被推着去改变,挑战还是机遇得看自己如何把握了!--PLM爱好者
7. re: “青椒”的向心力
是文档的格式吗?--PLM爱好者
8. re: 怀 念 母 亲
感情真挚,拜读了。--黄培
9. re: 怀 念 母 亲
很感人,谢谢分享!--真挚
10. re: 淌水过河(情绪&#8226;态度&#8226;责任)
支持!--sally.yin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

中午时分,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昏昏沉沉间,耳机里是陈刚的小提琴《梁祝》,转眼间变得徐嘉良的大提琴《殇》。委婉的、哀怨的,异曲同工,却有不同之处,一个塑造了悲悲切切的神话故事,一个演绎了实实在在的现实梦幻……

前些日子,有上海的朋友来要当年CAE平台资料,久远轶事;近来,有北京的朋友商讨CAE产业建设的建议,涅槃重生……

退休多年,其实我一直没有迈过这个坎,不由自主,沉浸在自己的“神话故事”里,寄情于未来的“现实梦幻”。原本想将《自主CAE涅槃之火》作为最后告别的话,说完了就可以扭头。那个时候,连最后的修改审稿都懒得去关注,总想尽快撇开CAE后营造退休后的自我天地。

事与愿违,我心依旧,还是没有离开那块土地。

想着,从大型工程机械入手,以前端的数据采集为切入点,尝试着建立一个工业软件的雏形,数字化贯穿整个过程:实时采集、传输、云平台存储、数据挖掘、即时报警等等,具备常规所没有的效能分析、能耗分析、故障统计等功能。市场的客户对象串联整个生态环:前期设计优化、加工生产、后续维保、设计优化改进等相关业务的企业、科研院所等单位。如今,已经得到应用和同行认可,还被制定规范和指定管理的机构认可,既然是中国制造2025的互联智能方向,应该是彼此共同的目标。

然而,创业之艰辛,创新之曲折,没有亲身经历过得人,是不会有这个体会的,同时,没有与众不同的核心技术,就难以体现出价值的。对于工业软件中不仅要有熟悉的行业背景,还要有常规经验和规范所没有的智能分析技术,CAE应该是整个工业软件系列中无可替代的嵌入式一环……

CAE不仅要重视前端分析模拟,更应该关注后置的价值创造。中国制造2025的转型创新,离不开工业软件。模拟仿真的作为,是工业软件中了解产品所能创价值的核心工序。然而所描述产品所处的环境,载荷和工况都是千变万化的,没有足够针对性的功能自然就功亏一篑。网络化为工具实现数据的实时采集、传送、分析,在这基础上,准确快速进行产品故障预警和性能优化,甚至还要能预判部件寿命,其价值就精准凸显。工业转型创新需要数字化作为平台,经验、规范固然重要,而数值模拟仿真贯穿整个产品生命周期作为智能化技术的支撑存在,其重要性,自然毋容置疑

作为工业软件的自成系统,自然期盼有资金投入,而更应该关注产业形成的机制构成。行业中不乏得到巨资投入而至今没能成功商品化的案例。有一家叫泰科诺斯达株式会社(TechnoStar )的,最初源于一所大学承担的一个国家项目,几年就闹腾得声名鹊起,至今站得一块领地还算逍遥。再说国内CAE最红火最闹腾的那几年,那是国内正“穷”的阶段,如今国家每年都有王健林的好几个“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投入,却落得“委婉的、哀怨的”心痛。如今依然自认为当初《自主CAE涅槃之火》所拟的“四步曲”,借助“有形之手”的引导不失为一种好方法好途径。科研和商业本是二个不同范畴,如果商业化不是其目标,就不要责怪其担当。

要认可科研与创新本该就不是一回事。科研是把金钱转化成为知识,主体是科研人员,与商业化无关;创新是把知识转化成为金钱,主体是企业家,与科研无关。前者由学术共同体评定,后者需市场和服务认可。市场的事情交由企业界来定夺,反映的是资本的意愿,因为市场有时候会不信任“有形之手”,这是市场不讨人喜欢的地方,而又是之所以能够生机勃勃之原因。 

上个世纪的下半叶开始,长期占据美国经济主导地位的制造业出现整体衰退,接着一场备受国际各方关注的欧洲债务危机,几经波折,欧元区经济实力最强的德国作为救助计划的最大出资方,不仅独善其身,而且已经揭开了欧洲一体化的新篇章,其最大的缘由莫过于德国的制造业撑起了坚固的实体经济基础。教训深刻,百年制造强国的美国政府要有所行动了,民间递书:确保美国在高端制造业的领先地位;总统背书:启动高端制造合作伙伴计划。前后上下齐呼应,而计划的实施则选择以加强创新集群和环境建设为思路,以重点发展发展共性设备和平台,重构先进制造业发展理念的数值仿真软件系统作为切入点。这一招,看似平淡无奇,实则画龙点睛。高明之处在与不拘泥于具体的工程行业和领域,由基础性应用软件开发作为巩固高端制造业地位的实际措施,确实不失为神来之笔;将知识生产、技术创新和制造业地位紧密结合起来,一条曲径通幽路,高端制造业的提振需要关键领域的核心技术,更需要重构先进制造业的发展理念。更出人意料的是该项计划由道氏化学公司(Dow Chemical)董事长兼CEO Andrew Liveries和麻省理工学院(MIT)校长Susan Hockfield共同领导实施,而由联邦政府负责买单的形式,表达了由顶尖大学、最具有创新能力的制造商和联邦政府之间建立合作伙伴关系的目的,通过构筑官、产、学、研各方的紧密合作,而以产、学为统领,力求不断孕育知识更新和技术应用的面向市场模式创新,实现内生式联合振兴高端制造业发展的战略部署。

……  ……

依然耿耿于怀,是舍弃不了这个我曾经敬仰、喜欢过,以及许许多多扶助过我的师长朋友、同事同行,还有就是,相信这是块有希望能将梦幻变为现实的地方

如果有一天,如果不能梦幻成真,那就给自己留一份念想。

发表于: 2017-12-05 16:08 阅读(55)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