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2019年6月>
262728293031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123456

最近来访

留言簿(1)


最新评论

1. re: 回顾上海CAE技术公共服务平台
看过陆先生的>,想从事CAE行业,请问陆先生方便提供个人微信深入交流吗,如可以请电邮告知: zaixianyoujian@126.com--thomas2010
2. re: 梦中的凤凰漕
曾经看到过你发的老照片,一下子找不到了--日全食
3. re: 梦中的凤凰漕
很想看看关于澥浦的老照片--日全食
4. re: 也说“创新与创业”
网络时代  这两个字永远分不开啊  写的很好,有收获--xxdc2014
5. re: 一个喊我“大陆”的,走了
生命苦短,且行且珍惜!--胥军
6. re: 怀 念 母 亲
真的很感人,但是这篇文章描绘的“母亲”比我奶奶年纪还大,写老人的,总是让我想起我奶奶。--zhang紫娟
7. re: 平安夜,响“滴噹”
这样的活法其实很滋润,你不觉得吗!--lzj6189
8. re: 平安夜,响“滴噹”
年纪越大接受新事物的时间周期也就越长,不妨换个年轻的活法--【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匿名
9. re: “集全力办大事” PK “花小钱办大事”
陆老师说的好!互联网时代,企业被推着去改变,挑战还是机遇得看自己如何把握了!--PLM爱好者
10. re: “青椒”的向心力
是文档的格式吗?--PLM爱好者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

与钟万勰先生的最近一次对话,是今年的三月初,在大连。

三月初的天气,应该不是去大连旅游的好季节。春节期间,知道杨老师行走不便,钟先生一家没有回上海过年,老伴就提出想过去看看,又得知杨老师不希望打搅,商量了,就说我们是去旅游,方便的话,再进去。

旧地重游。到了大连特意寻住在原来大连理工大学的招待所里。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询问是否方便,是顺道想来看看的。听得出,杨老师有些惊讶,随即高兴地邀请我们过去,还告诉已经搬家了,老钟什么时候在家几点会休息,怎么走过来方便……

进门之前,带老伴到钟先生家附近兜了几圈,先看了原先钟先生所住的前面有一片菜地的助教楼,这是一幢充满故事的老房子门口贴一张字条“不要换鞋”,娟娟小字应该是女主人的见面礼;有被煤油炉烧焦的圆台面,那是几个年轻人开发软件时留下的副产品,那时还没有“熟泡面”;有威尔士大学教授上门拜访,有些胖的夫人站不起来,要人帮着拉起来的便坑……再看了杨老师领我去过的钱令希的家那时一间挂满书法墨宝的客厅……还在附近的小面馆吃了一碗牛肉面。这也是老伴在大连给上的第一课,精神和素养的培养是实现人生价值的基础。

见面,与钟万勰先生见面,不会有太多的寒暄,每次都是自奔主题:

他是一位典型的工程师,将自己的智慧用于解决工程所遇到的问题,有了计算机,那就把智慧凝聚成软件,解决更多的工程问题,造福更多的经济效益。

他是一位典型的教书匠,把自己的所能毫无保留地付诸于每位学生的成才成长,性情中人,常会为一个学生的去留一个伙伴的离去,痛心疾首,还常常会因此而生上一场病。

前一段日子,网上朋友圈里一条“钟万勰院士虽已84岁高龄,但仍坚持为本科生上课”,转发多达200多万次关注。至于别人关注不关注,我觉得钟万勰先生自己是不会去太关注的,而他专注的是“国人当自强,不要迷信外国人”。

能理直气壮地说一句“不要迷信外国人”并不容易,要有实力有底气,还要有合作有作为:

作为工程师,他与他的伙伴们一起成功研制了令同行瞩目的“结构分析软件”系统,当时,国内多个高等院校、设计院所和香港的大学纷纷引进作为教学和工程应用,成效显著。风头正劲时,加拿大等地都在洽谈引进,遇广场风波而被迫嘎然而止……

作为教书匠,他在国际上首次建立了离散的辛数学体系。为此,他与他的同伴一起去铁木辛柯的大学讲课交流,从冷遇到争相请到家里做客;英国皇家工程院还请这么一位中国学者,担当一个外国工程院院士的推荐人……

作为工程师,JIFEX/DDJ当时风靡江湖,其被推崇被认可的领域和程度,是国内自主软件至今所向往的。作为教书匠,离散的辛数学体系则是一个能“顶天立地”的大树,其钻探地下岩层的电磁波、分析江河湖海的水波、精确定位卫星的算法……更可喜的是该体系已经跨越理论力学进入成为控制制导的一部分,建立起一个新的应用研究领域。

跟随钟万勰先生将近有三十年,当时他还没有如今那样的成功,除了软件推广应用和学术上的获奖,一路走来,是其人格魅力吸引着人们,这是人性另一个维度的高度。对于获奖好像也没有太多的介意,他更专注的是现有学术体系成果被开发被超越,其专注程度的执拗,有时还会使人感到不舒服的,但他的夫人,相濡以沫的杨老师会很好弥补了这个缺陷。往往,钟先生会在到上海的第一刻给我打电话相约商量事情,但交流尚未结束期间会立即转入他的第二个思考工作模式,把你不知所措的晾在一旁,这个时候,杨老师会放下手中的活,陪你聊天,知道我的胃曾经有过不好,会额外再捧上一杯酸奶,养胃!

如果你想成为一个行业的领军人物,我常会给别人说,先问一下,身边有没有像杨老师那样的贤惠伴侣。这就是老伴要把参观钟先生的老房子作为大连旅游第一景点的缘故,当然,她家老头的自身素材其本身就不具备这类条件

如果你想在学术上有真才实学而崭露头角,我会问一句,你是否会在身处“牛棚”的环境里,依然能够心无旁骛,凭着记忆进行理论推导,用写交代材料的纸写出诸如解决“核潜艇耐压壳体研究”的学术报告;

……

人们关注的是他的背影,其实他正以84岁的年纪,至今还有许多全新应用成果在涌现,新的理论研究方向在酝酿,新的科技制高点在攀登,令人不服不行。至今依然坚持一线上课坚持一线研究,是因为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仿佛有做不完的事情。确实,这株“离散辛数学体系”的大树,可以开出许许多多的成果,而每一个果实都以使自己立于强盛不败之地。

说到自主工业软件开发和商业化推广,我觉得我和钟先生在这点上有些相近,那就是还都是一个“耿耿于怀”的人。

“芯”片固然重要,然而工业软件是“芯”片产业的基础,是整个国民经济发展的“钙”片。“芯”片产业的进退依赖于下游产业的支撑上,缺“钙”则会站立不稳,而拥有世界领先的产业能力时,则可以使多个产业的转型升级得以持久支撑。

那次对话,看得出,钟先生近期很是欣慰,说起他的学生,硕果累累,前景很是看好;说起软件,更是信心满满,年轻人的活力,全方位的开放,大环境的催化,特别是尊重契约的过程,都进入“生逢其时”的好时光了。

……

为了不太打搅二位已经习惯的作息,我俩匆匆退出,告辞。

……

发表于: 2018-04-21 08:41 阅读(17)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