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2020年2月>
262728293031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1234567

最近来访

留言簿(0)

文章分类

文章档案

相册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

走近Pivotal北京办公室,不由得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这虽然是一家创业型公司,里面的员工却西装革履、举手投足散发出IBM、VMware大公司气派,但所有电脑却是一水儿的苹果设备、办公室里十足硅谷技术极客文化的范儿,这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如果没有听说过Pivotal的话,你可能听说过Dell、EMC、VMware、微软、GE等传统企业IT巨头,Pivotal由EMC、VMware、GE在2013年4月投资成立,后Dell收购EMC亦成为Pivotal股东,微软与福特则于2016年以28亿美元估值投资了Pivotal。由Pivotal发起的开源PaaS基金会Cloud Foundry的白金赞助商包括IBM、SAP、思科等传统IT巨头,金牌和银牌赞助商亦包括华为、埃森哲、爱立信、SAS、CA等传统IT巨头。

再看Pivotal公司的主创团队,他们包括了微软Windows之父、OpenStack联合创始人、AWS第一代框架设计领导人、DevOps理念联合创始人、TomCat主要技术贡献人、Spring开源技术和NED4J图数据主要技术贡献者、精益创业方法论倡导者等等一众身兼技术精英与极客文化于一身的成员。

Pivotal大中华区总经理刘伟光说:“Pivotal是一家不断自我颠覆公司,不断从旧文化中突破出来。”Pivotal可以说是传统企业IT巨头们的一次集体式自我颠覆,来自微软和Linux两大技术流派的技术精英们联合在一起,合力打破原先专有企业IT系统的旧格局,开创云计算时代以开源PaaS为代表的企业IT新世纪。

新旧企业IT的转折之战

今天,我们正处于第三代企业IT平台的时代。第一代企业IT平台是大型主机,于1950年到1980年垄断了整个IT产业,IBM为第一代企业IT平台的主导者。第二代企业IT平台即基于X86服务器和微软/Linux软件的“客户端-服务器”架构,从1980年到2010年成为主导性企业IT架构,微软、VMware、IBM是这一时代的主导者。第三代企业IT平台,就是今天正在蓬勃发展的云计算平台,企业软件以云服务方式提供,目前尚无主导者。

Pivotal就是在企业IT平台从第二代向第三代过渡过程中出现的软件企业。2000年以来互联网蓬勃发展,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新型计算设备大量涌现,开始出现大数据现象,即数据以爆炸性方式增长,远远超过了第二代企业IT平台的承载能力。2006年,AWS推出公有云服务,出现了IaaS、PaaS、SaaS等名词,基本代表了云化IT基础硬件、云化基础软件和云化应用三个层面,传统企业也开始思考如何在企业内部采用类似的架构。

2010年,就在企业IT业界对PaaS的认知与定义还是一片混沌的时候,当时的VMware CEO Paul Maritz(即原微软Window之父、后Pivotal董事会主席)就认准了PaaS的方向并规划了发展战略,他分别收购了Spring Source和缓存内存计算软件GemFire,选择Cloud Foundry来打造PaaS解决方案。

实际上,Cloud Foundry由资深Java程序员Chris Richardson于2008年开发,后2009年被SpringSource收购,而SpringSource则由大名鼎鼎的微服务架构Spring框架创建者所创建。SpringSource通过一系列收购获得了Tomcat(开源Web应用服务器)、Hyperic(开源应用性能管理)、Groovy(开源应用编程语言)、Grail(开源Web应用开发框架)等领域的顶尖程序员和工程师,初步构建了覆盖软件开发、运行部署和管理等全生命周期的开源PaaS解决方案。

SpringSource于2009年以4.2亿美元被VMware收购,VMware随后又收购了开源消息队列RabbitMQ、开源缓存计算Redis、分布式内存数据库Gemstone(主要产品为GemFire)等。2013年,EMC、VMware、GE成立合资公司,VMware把面向应用的软件资产与EMC收购的分布式大规模并行处理分析数据库GreenPlum等合并,成立了Pivotal公司。听到这些名字后你可能会有一种感觉,就是Pivotal公司太低调了,因为Pivotal今天可能还没有它拥有的这一系列软件更著名。

2015年3月,Pivotal公司又开源了GemFire、GreenPlum和HAWQ(大规模并行SQL on Hadoop分析处理引擎),与其他软件公司共同成立名为Open Data Platform(即开放数据平台,简称ODP)的数据开放平台,彻底走上了开源的商业模式。2013年下半年到2014年上半年,Pivotal商业版Pivotal Cloud Foundry(PCF)从互联网公有云进入企业级市场,2014年下半年至今PCF在企业级市场得到快速发展。

由历史可以看出,Pivotal既是新旧IT势力、开源与闭源软件体系相争的产物,也是企业软件巨头VMware等的集体自我颠覆,还是第二代企业IT平台向第三代企业IT平台过渡的转折之战,这个转折之战则由一群全球最顶尖的技术极客精英以开源方式主打。

与时间赛跑的开源商业模式

Pivotal走了一条与前一代企业软件巨头完全不同的技术与商业模式,这就是全面开放和开源的路线。第一代与第二代企业IT平台各自有30多年的发展窗口期,这给了IBM、微软、VMware等企业IT软件巨头充足的时间来开发产品和占领市场,数据库霸主Oracle、中间件霸主BEA、虚拟化软件霸主VMware、操作系统霸主微软等都成为了事实上的软件工业标准。

2013年4月成立的Pivotal则面临着一个历史性使命,就是在最短时间里推动云计算时代的整个新企业IT软件生态发展,最终达到可以取代或与上一代企业IT软件平等的市场地位。从第二代向第三代平台的整体迁移,涉及到了操作系统、中间件、数据库、应用开发与运维等方方面面的技术与解决方案,而这仅依靠一家刚于2013年成立的软件公司是远远不够的。

Pivotal要做的,首先就是打造一个全球公认的云操作系统,成为云时代的软件工业标准。为此,Pivotal于2014年3月宣布创立Cloud Foundry基金会,用开放管理的方式把Cloud Foundry运作成为全球PaaS云操作系统标准。在CloudFoundry基金会的平台之上,成员企业所使用的代码都是相同的,以减少碎片化版本,成员企业主要通过提供差异化服务赢利。Cloud Foundry是目前为止支持最多种开发语言和中间件的开源PaaS框架,IBM当时就宣布投资10亿美元开发基于Cloud Foundry的Bluemix PaaS云平台。

Pivotal也开发了自己的商业版——Pivotal Cloud Foundry,PCF。Pivotal成立之初,就确立了自己的愿景,即把互联网的技术带给企业,让企业不需要像Google、Facebook那样自研技术,而是直接开箱即用。从2013年底推出的第一个版本到如今,PCF已经到经过了7个版本,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吸纳包括Docker等在内的最新技术,还开发了大量商业组件以实现企业级功能,让企业能够在托管云、公共云和私有云上快速构建、部署、运行云原生应用。

2015年底,Pivotal又通过开放数据平台ODP开源了核心大数据产品,ODP白金成员包括Pivotal、GE、Hortonworks、IBM、Infosys、SAS等,Capgemini、EMC、Splunk、Verizon企业解决方案、Teradata以及VMware则以金牌成员身份列席。至此,Pivotal最核心的云与大数据软件资产全面开源。

“在今天即使有100个Pivotal公司的规模也很难将自己的技术迅速在全世界进行推广”,Pivotal大中华区总经理刘伟光表示,因此通过开源的方式借助全球技术生态的力量才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复制出成千上万的Pivotal和基于Cloud Foundry的成功实践,这就是Pivotal在2014年全面走向开源的战略决策。而能够走开源的方式,还在于很多企业在五年前还不认可开源将是未来的主流,但随着时间和开源社区的演进,开源的思想已经获得广泛的认同。

在中国,Pivotal的开源策略恰逢中国的自主可控国家战略,因此在短短几年间就在中国市场出现用户数量激增的现象,其中包括百度、京东、携程、海尔、中航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德邦物流、顺丰速递、建设银行、平安银行、太平洋保险、中信证券、国泰航空、台积电、国家超级计算中心、华为等等一批大型企业。

高举企业数字化转型大旗

“然而,Pivotal的故事绝不仅仅是PaaS。”刘伟光强调。向云计算时代演进,这对于IT技术供应商来说是走向PaaS这一新企业IT技术体系,但对于企业客户来说真正要做的是实现数字化转型,PaaS只是转型过程中的工具与平台而已。

“数字化转型”是所有传统大型企业和政府都在面临的巨大挑战。有统计显示,2015年的时候全球有30亿人联网,而到了2020年则将有70亿人联网。除了人与人相连的互联网外,物与物相连的物联网正在以爆炸性方式发展,Gartner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互联设备达到49亿台,到2020年这个规模将增长5倍达250亿台。

在高速增长的互联网与物联网中,商业的速度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加快,那些没有数字化能力的企业正在快速消亡。自2000年以来,52%的财富500强企业已经从榜单中消失,谷歌、Facebook、苹果等一批高科技和互联网公司成为了财富500强的主力。对于大型企业来说,依靠资源、成本等形成的竞争力正在失效,如何成为类似谷歌那样的软件驱动型企业,才是未来30年的核心竞争力。

“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需要企业转变人、组织架构、文化、流程和技术体系,然后才是采用云计算平台这样的革新型方案作为相应的手段和工具。而成为“软件驱动型企业”则是“数字化转型”的终极目标,这就需要建立敏捷开发文化与体系。Pivotal Labs是敏捷开发的领导者,它成立于1989年并成功为谷歌等互联网公司导入了敏捷开发的实践。2012年Pivotal Labs被EMC收购,后并入了Pivotal。

2008年,Pivotal Labs发布了Pivotal Tracker,一个项目管理和协同软件用于敏捷开发和协同管理。除了Pivotal Tracker外,Pivotal Labs推行一整套敏捷开发管理方法论,将极限编程作为文化基础。极限编程是一种软件工程方法,强调快速适应不断变化的软件需求,而不是过去那套严格控制变化的软件开发方法。极限编程的一个特色是结对编程,即让让两个开发人员使用同一个键盘和同一台显示器写同一段代码,从而大幅降低了时间浪费和软件缺陷,能带来更高质量的代码和协作水平。

“我们为什么能够签波音、福特、GE等数千万美元的订单,为什么这些企业会选择Pivotal?并不是看重了Cloud Foundry或者GemFire。他们选择Pivotal是因为这些企业要转变成软件驱动型企业,首先要按照新型软件企业的标准重新打造自己的组织与文化,Pivotal Labs的敏捷开发可以帮助企业实现这样的目标。其次,组织与文化转型后,要选择微服务的方式来构建新一代应用,Pivotal掌握Spring Cloud微服务框架的发展,同时又有微服务应用最好的部署平台PCF。”

“Pivotal的核心是做数字化转型,这是一个从文化到组织,从开发到运维,从颠覆到适应的一个完整环境,Pivotal是掌握着在这个生命周期中的各种技术的极客公司,而PaaS平台是中间的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刘伟光强调。福特就曾经花了3500万美元请Pivotal来开发自己的云平台,后来干脆向Pivotal投资1.82亿美元,福特就是向软件驱动型企业和数字化转型的典型例子。

PaaS是一个长期演进的过程

在中国市场,2015年是Pivotal高速增长的一年,2016年则是深耕细作的一年。刘伟光说,这是因为在高速增长之后签了很多客户,但是大家都有一个共同观点就是PaaS是一个刚起步的市场,定义和实践都很混乱,行业中还有很多争论。“PaaS是一个长期演进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也必将随着企业市场的需求不断完善”,刘伟光强调。

PCF自身就在持续不断吸纳最新且成熟的技术,形成一整套高度集成而完整的解决方案:例如2013年采用了容器技术,2014年兼容了Docker,2015年通过Diego调度程序吸纳Docker Mesos等,2016年通过微服务框架Spring Cloud来引领云原生应用潮流,到如今和Google Kubernetes的集成工具,实际上从Cloud Foundry于2010年的V1版本,到2016年的V3版本,已经走过了快6个年头,中间经历了200多个发布,而PCF作为CF的商业版本更集成了大量企业级功能。

对于企业的关键生产运营环境来说,重要的不是用那些时髦的新技术,而是要用较为成熟的技术来实现高可用的系统级平台,特别是要满足企业7*24*365的高可靠、高可用、高性能运转。而PaaS作为系统级平台,要满足系统可用性是非常难的,这需要不断的积累和实践。比如,PCF就提供了LDAP企业目录集成、系统监控、自动弹性伸缩、APM应用性能管理、日志聚合分析等企业级系统管理工具,mySQL、Redis、Cassandra、RabbitMQ等企业级数据库和中间件,以及DevOps开发应用集成环境,这才能满足企业的真正需求。

无论是市场上对于Cloud Foundry与Docker技术以及Kubernetes等谷歌技术的混淆,还是对大量IaaS公司向上发展提出的IaaS+,又或是SaaS公司向下发展提出的垂直PaaS,最终都要汇聚到一个大PaaS技术平台上。这就像一个大熔炉一样,最终把市面上所有标榜PaaS的技术都融合在一起再重新分配角色,才能划清在云计算时代的企业IT格局。

“在20多年前国内银行的技术体系都是跟着IBM走,因为IBM帮着全世界多个银行实施了核心系统。但过去掌握在大公司手里的技术,在云和大数据时代出现了合久必分的趋势:在每一个新的尖端领域里,领导公司都不是巨头,而新型创业公司。也许几年之后还会出现一波合并浪潮,随着市场对技术体系清晰的认知,随着不断的试错和实践、随着技术的兴起和消亡,新企业IT生态会发生很大变化。”刘伟光说。

Pivotal的商业策略是与20%的大型企业客户一起成长。因为这20%的大型企业往往对向云转型思考的非常清楚,对云、大数据有清晰的规划,同时对于开源软件和开源社区有深刻的认知,自身还有较强的开发力量,再加上一个清晰的业务目标,这就很容易与Pivotal合作。Pivotal的优势在于可以满足现有应用和人员上云,可以交付清晰的技术体系和方法论,产品又可以快速上线,相应的成本还比较低。

“Pivotal继往开来,能够满足和连接‘老中青’三代的企业应用和IT环境,在继承的基础上,又有微服务架构、Greeplum分布式MPP数据库、GemFire内存计算网格技术等面向未来的增值服务,这样才有长久的生命力。”刘伟光强调。

刘伟光表示,Pivotal将在2017年启动Partner 2.0计划,计划招募一百家签约合作伙伴,覆盖二三线城市的商业银行、金融机构等用户,把Pivotal的大数据生意拓展出去,通过数据上云来拉动整体市场。同时再寻求十家紧密合作伙伴,在技术与解决方案方面深入合作,拓展垂直行业市场。这是Pivotal在中国未来大布局当中的重要举措。

作为一名企业IT老兵,刘伟光曾在Oracle一直干到可以退休的状态,从Oracle转会到EMC负责开源大数据公司Greenplum对刘伟光来说是一次再创业,从Greenplum再到负责Pivotal大中华区,更是一个不断自我颠覆的过程。

“公司小的好处就是你个人的价值会变得很大,你能参与到这个滚滚洪流当中,看到这个事物是怎么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的,还可以通过它看到未来,个人价值体现会很强。对于我来说,从传统数据库到开源大数据再到开源企业级PaaS,在这个不断学习不断适应的过程中,我看成是对自己的不断投资,这样我就能通过学习和实践积累不断站在时代的最前沿。”

正是有了一批向刘伟光这样不固守成规,又能保持创业者的低姿态,还能不断反思、不断调整的技术与管理精英,才有可能在云计算与大数据的“滚滚洪流”中创造出一个新企业IT世纪。(文/宁川)

发表于: 2017-03-03 10:52 阅读(149)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网站相关博文: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