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工国际,智慧制造专家,领先的MES和SCM软件商。

时下工业4.0是一个热概念,很多人认为这个新鲜事物从概念到落地还需要太长的时间,将其视为产业热点为时尚早。然而如果梳理一下近年来工业信息化的演进路程,笔者更认同另一种观点,即:试图讨论工业4.0的概念落地本身就是问错了问题,颠倒了因果。产业发展的现实并不是先有这个概念再寻求落地实践,而是在全球科技、政治和经济环境的发展下催生了更大范围的互联互通,从而产生了对工业4.0所倡导的理念的实际需求。也就是说,工业4.0的概念来源于对各类新兴行业信息化应用的提炼而不是基于纯粹灵感的预测,也因此未来面临的问题是业界如何主动深化推广既有实践而非所谓试点落地。在过去10年多的实践中,即便是中国本土的集成商们,也都普遍或多或少地做过各类远程系统和跨企业协作应用的雏形。在他们看来,工业4.0更多是行业渐行渐近的趋势终于孕育了一次理念层面的提升。

毋庸讳言的是,无论在工业自动化还是企业信息化领域,集成商的角色都是比较尴尬的。行业里对其印象往往是缺少核心技术、对关系型销售比较依赖、综合利润率不高等等。在我国从事集成商模式的,要么是还没有摸出独特业务模式的小企业,要么是资金雄厚的大型企业,把项目垫资和售后服务能力作为核心竞争力。国外同行则注重树立自己为行业技术咨询公司的形象,甚至把业务和技术咨询作为主营业务,系统集成部分成了遮遮掩掩、欲作还羞的东西。笔者记得曾问某印度知名IT企业的经理,为什么要求员工正装领带,得到的回答是:我们可不是软件公司,我们是服务公司。国内的公司则为了迎合融资和用户的口味,喜欢突出自己所谓的核心技术。资本市场一般不太喜欢项目集成类的企业,主要原因是认为业务规模难以做大,业务前景难以预期,很难有讲出符合资本市场口味的故事。

那么,强调设备智能化和广泛协作的工业4.0时代,对传统的系统集成商又有什么新的机遇呢?

首先来自设备智能化改造。信息物理系统(CPS)中属于“物理”的部分,也就是担负工艺任务的设备,作为很多企业的重要资产,往往因为造价问题,是难以仅仅因为要提升智能化水平就进行全面更换的。那么要将其实现联网以达到更广泛的人机协同就只有选择成本相对要低廉得多的智能化改造升级。在这个过程中不仅需要集成商具有对机械设备的足够的专业知识,甚至有可能由此开发出一些具有行业普适性、甚至跨行业的普适性的用于升级传统设备的专门产品。比如一些可与机械设备或传统控制系统集成的智能工业网关。这类产品的研发和部署,没有一定的对既有行业设备的经验积累是不行的,而这正是传统集成商的强项。集成商如果抓住设备智能化的机会,有可能产生向新型工业物联网设备提供商的转身,成为真正拥有一定核心技术的企业。转身后的集成商可以继续利用这个技术优势扩大自身在系统集成中的市场份额,也可以把原来的竞争对手变成自己销售对象——而且是自己很了解其需求的对象。

其次是来自系统集成本身。随着体现工业4.0理念的应用逐渐普及,一些原本被忽视或难以推广的应用逐渐成为一些行业的标准应用。比如远程设备维保,原本主要停留在科研机构的概念性研发中,虽然认为技术上是完全可行的,但是其实施成本和产生的效益阻挡了远程维护系统的大面积推广。当劳动力和差旅成本逐渐明显,远程获取的数据对精益化维保和更大范围的维保资源优化的好处得到广泛认同,远程维保技术的优势就逐渐突显出来。一些原本还是科研探索性质的应用,逐渐上升到推荐配备甚至必须具备的必要应用。自然而然地,系统集成商的市场总量也就增大了。比如,单就各类管网的维护而言,原本依靠人员现场巡检的传统管理模式日益受到成本和人员安全性的挑战,远程维护和反恐安防系统已经逐渐成为行业趋势。

再次是向服务运营商的转型。系统集成已经逐渐出现两个演化趋势,就是产品化和服务化。一般提及产品化主要在技术组件层面,在不断完成相似项目的过程中逐渐提炼共性技术组件,凝结成具有一定普适性的产品。最前面提到的设备智能化过程中可能衍生的产品就是属于此类。另外一个产品化途径是把建设的系统所支撑的服务本身作为一种产品来提供,及服务的产品化。有一个道理大家都明白,一个人买钻子不是为了拥有钻子本身,而是为得到一些孔。拥有这些工业智能化系统本身不是用户企业的目的,而是要将其作为效率提升或支持个性化生产的工具。那么,集成商可以考虑投资这些系统,将系统的能力租赁给客户,而不是将系统产权销售给客户。在这一点上云计算已经开了一个好头,还有一些第四方物流企业、以远程手段进行第三方设备代维的企业等等也为跨企业协作提供了成功的范本。他们的服务都是标准的、模块化的、可以作为服务产品来计价的。工业物联网所提供的前所未有的行业整合能力,实际上为产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提供了条件,将催生出一系列新型的服务提供型企业。

在这三类新机遇中,传统系统集成商最容易追逐的就是继续保持集成商模式,利用自己对客户所在行业的理解,享受增长的产业信息化需求带来的销售机会。但是这类模式并不能说是完全没有挑战的,因为了解客户既有的流程和业务特点,不等于说就天然可以理解其未来在工业4.0形势下的变化趋势。如果不能对新的趋势有所把握,恐怕最后的结果还是要以等待观望来降低对新兴应用切入的风险,最终还是有可能陷入新的同质化竞争中。

在新的产业趋势下提炼新的技术产品,实际上是很多集成商多年的梦想,或者说很多集成商之所以选择了集成,原本是因为相信集成所带来的不断加深的行业理解最终会导致技术产品的形成。但是现实的问题是,当企业面对百万级的系统中,所谓的创新产品的售价只占几个百分点的情况下,内部团队将如何抉择?多数企业还是会选择“产品和系统集成并行,将产品作为系统集成的差异化竞争力”的道路。除非有理由相信产品自身就拥有足够大的可兑现市场价值,选择单一的产品战略本身也是不明智的,何况原本的集成商身份有时也会成为向其他集成商(即昔日的竞争对手们)销售产品的障碍。实际上,如果内部团队选择产品与系统集成结合已经是一个很不错的状态了,甚至于会出现内部极力反对新产品研发的现象。

向服务商的转移是最困难的。一个制造工具的人,未必需要理解工具使用者的所有使用行为,虽然一般认为这种理解应该越多越好。如果希望将为每个客户打造的系统变成可以针对一个客户群体的标准化服务,那么对这个客户群体的需求的理解要比系统集成模式要更加深刻。这不仅体现在服务平台的开发过程,还体现在未来服务运营的时候,你可能需要说服客户放弃一些不那么有必要个性化的诉求。没有足够的行业理解力和普遍的行业认可度,这一点是很难做到的。虽然面临的挑战最大,系统集成商向服务化转变却是最有希望打造产业的革命性变革的,也是最有希望形成自身的业务爆发点的和突破增长极限的。当然也正是因为变革的巨大,一项新兴服务被市场接受前也会有更多的路要走。

总之,工业4.0不应该是给传统工业控制和企业信息化系统集成商带来惊讶的事物,但是新的机遇下,巨大的挑战却仍然不可避免。

发表于: 2015-03-03 13:22 阅读(278)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网站相关博文: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