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最近来访

加入的俱乐部

留言簿(17)

文章分类

文章档案


最新评论

1. re: 工联网,三类坑,你掉过哪类坑?
赞一个--laigang8
2. re: 兰光创新出席“第十届MES年会”并提出“智能工厂”新标准
什么特点--Saka01
3. re: 大数据时代,您还在用“假数据”进行管理吗?
百度开户:www.cnctui.com--baidukaihu
4. re: 工业互联网,莫拜错了师傅
既要好高骛远,也要脚踏实地。--马大侠
5. re: 刍议智能制造“三范式”中的名称与图示
“三范式”的划分创造性地厘清了智能制造的发展阶段,帮助企业明确了发展方向及具体的落脚点,有效地避免了很多制造企业在智能制造进程中的好高骛远,比如过于理想化地追求“高大上”的人工智能等等。 膜拜了--peterpan1234
6. re: 朱铎先:智能制造的“四多四少”
朱经理,您好: 我是武汉制信科技有限公司(e-works)的编辑田耘。“2017(第二届)工业软件与制造业融合发展高峰论坛”拟于2017年9月1日在北京隆重举行,e-works将在会议期间推出《2017(第二届)工业软件与制造业融合发展高峰论坛论文集》。我们觉得您的这篇文章比较符合这次论文集的征稿要求,计划收录在论文集中。希望得到您的授权,非常感谢,盼复。 --生活正当时
7. re: 厉害了马云,几句话就把工业4.0讲明白了
有意思,哈哈,最喜欢看这三哥对话。--FreeICQ
8. re: 李克强:智能制造,“傻大黑粗”转型升级“窈窕淑女”
赞!--真挚
9. re: 从工业4.0与工业互联网中,看德美两国“智能”的不同
很明显,我们的自动化、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等方面均落后于德国与美国等工业发达国家。我们还处在“2.0补课、3.0普及、4.0示范”的多进程并行发展的复杂阶段。同时,我们也不能简单地认为“2.0补课、3.0普及”就是买些高档数控设备,来个”机器换人“就可以的。还应该清醒的意识到,在2.0、3.0两个阶段100多年的历史中,德美等发达国家所沉淀下来的“人”的优势:高素质的劳动者、科学的企业管理、成熟的社会化协作等等,这些软的方面,恰恰也是我们的短板,是我们必须也要“补课”、也要“普及”的。--wanzhoujun6885
10. re: 【工业4.0系列谈之二】工业4.0,德国绝地反击的利器!
不错 学习了!很有价值的博文--萍踪侠影
11. re: 参加“第二届中国数字工厂推进大会”,提出“三元战略”与“六维智能”
顶--枫叶悠悠
12. re: 兰光创新出席“第十届MES年会”并提出“智能工厂”新标准
当天有幸听了朱总的演讲,发现兰光的mes相比其他厂商来说还是很有自己的特点的--zhezhu8307
13. re: 大数据时代,您还在用“假数据”进行管理吗?
感谢“山高月小”的留言,具体情况您可以拨打客服热线400-650-2125 进一步咨询,谢谢!--朱铎先
14. re: 大数据时代,您还在用“假数据”进行管理吗?
楼上了解这家企业么?想知道这是哪家企业,真有做的这么好么?有机会想去取取经--【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山高月小
15. re: CPS系统助力海尔模具实现少人化智能工厂
智能工厂与智能制造是目前工厂信息化的一种发展趋势,未来三年内将会受到越来越多的企业关注--【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生命1号
16. re: CPS系统助力海尔模具实现少人化智能工厂
工业创新!值得所有的制造业人来学习!--PLM爱好者
17. re: 趣谈各国问候语的由来
原来一句问候语还有这么多的知识,学习了!--PLM爱好者
18. re: 论军工行业MES系统的五大关键技术
感谢分享!加油!从军工到地方全面开花。--真挚
19. re: 大数据时代,您还在用“假数据”进行管理吗?
武汉这家企业的基础管理还是不错的,新技术效果明显也被认可,有些基础管理混乱的企业有人想拉一把还被排斥。 好文章,感谢分享!--真挚
20. re: 【选型征文】离散行业MES选型“三忌”
谢谢黄总认可!--朱铎先
21. re: 【选型征文】离散行业MES选型“三忌”
思路值得借鉴。--黄培
22. re: 浅谈德国世界杯夺冠背后的软实力
科技的社会~智慧的地球,生活中和科技沾边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午夜
23. re: 兰光创新隆重推出“数字化智能工厂”微信平台
谢谢黄总光临!给您也做一个卡通照片?:)--朱铎先
24. re: 兰光创新隆重推出“数字化智能工厂”微信平台
朱总的卡通相片不错啊。--黄培
25. re: ESB企业服务总线实现DNC与PDM集成应用
很好的文章 学习了 !--萍踪侠影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


  【导读】习总书记在十九大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如何转变方式,如何优化结构,如何转换动力?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深入思考和积极探索。

  环顾世界诸国,德美日战略并不完全适合中国路径:德国四次工业革命划分视野偏窄,美国GE“三次创新浪潮”过于局限企业GE,日本社会5.0又偏应对老龄化。

  今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重点强调:“拓展‘智能+‘,为制造业转型升级赋能。”这是一个全新的指导思想。

  本文基于东方文化,立足升维思考,结合“智能+”思想,提出了“全域经济”概念及模型。在互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基础上,在物理实体、数字虚体、意识人体等多领域进行全面探索,积极发展农业经济、工业经济、数字经济、创意经济等各种经济形式,在各域、多域、跨域等进行融合发展,是“智能+”在经济概念上的具体体现。

  本文于2019年3月18日发表在《中国经济周刊》上,原标题为“构建新型全域经济模型,促进经济全面发展”,希望抛砖引玉,引发更多的探讨,为推动中国经济发展而共同努力!

  【正文】

  近几年来,类似“工业4.0”的相关战略,在德国、美国、中国、日本等主要工业国家被陆续提出,以智能化转型为核心的工业革命浪潮席卷全球,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动力。

  其中,德国对四次工业革命的划分,美国GE(通用电气)公司的“三次创新浪潮”、日本社会5.0的定义等,影响较为广泛。对工业阶段或者是社会阶段进行科学划分,具有很好的指导与参考价值,有助于我们深刻理解将来发展方向与趋势,有助于我们抓住将来的重要发展机遇。但笔者经过长时间的潜心研究并发现,这些国家提出的工业革命阶段名称与划分,各自立足本国现状,并不完全适合中国国情,盲目沿着他国设计的路径前行必然要走弯路。基于中国国情及东方文化,进行相应的阶段定义与划分迫在眉睫。为此,笔者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思考,希望通过抛砖引玉,激起更多的探讨,为推动中国经济发展而共同努力。

  一,当前主要的几种划分方式

  1,德国工业4.0

  德国工业4.0是当前最知名的划分方式,德国人将工业发展历程定义为四次工业革命。

 第一次工业革命是机械化革命,以18世纪晚期的第一台纺纱机为起点,促使人类从农耕文明走向了工业文明。

  第二次工业革命是电气化革命,企业能够进行流水线式的生产,工业进入了大批量的生产阶段。

  第三次工业革命是信息化革命,开始于上世纪70年代。此后,技术进步呈加速状态,新兴技术转化为产品的周期越来越短。

  第四次工业革命就是现在进行中的工业4.0,通过赛博物理系统(Cyber-Physical Systems,简称CPS系统),将智能机器、存储系统和生产设施融入到整个生产系统中,推动制造业向智能化转型。如图1所示。

图1 德国工业4.0 (来源:德国工业4.0小组)

  2,美国三次浪潮

  美国人喜欢用浪潮来表述阶段的划分。

  上世纪80年代初,美国思想家、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针对人类社会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次浪潮为农业阶段,从约1万年前开始;第二阶段为工业阶段,从开始于17世纪末期;第三阶段为信息化(或者服务业)阶段,开始于20世纪50年代后期。

  美国GE公司认为在过去的200多年里,世界经历了数次创新浪潮。从18世纪中期到20世纪初的“工业革命”是产业界的第一次浪潮,20世纪末的“互联网革命”是第二次浪潮,现在即将产生第三场浪潮——工业互联网,将以智能机器为主要工具,融合互联网技术、移动互联网技术、智能分析技术,提高企业生产力和生产效率,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如图2所示。

图2 三次创新浪潮(来源:GE公司)

  3,日本社会5.0

  社会5.0是日本政府于2016年第五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中提出的一个新概念,并定为国家战略。“社会5.0”是继狩猎社会、农耕社会、工业社会、信息社会之后出现的新一代社会形态,称之为超智巧社会(Super Smart Society,注:“超智巧”可理解为智能)或智能社会。其核心是进行精准而有效的社会服务,在合适的时间为需要的人提供适量的商品或服务,从而实现人人享有高质量服务的生活方式。日本的“超智巧社会”发展路径如图3所示。


  图3 日本社会5.0

  4,其他划分

  除了以上划分,还有一些其他的划分方式。比如,马克思按照生产关系进行了划分,将人类社会分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等五种形态,揭示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美国经济学家、作家杰里米•里夫金也在《第三次工业革命》给出了三次革命的划分,主要是以能源为视角进行划分。由于本文主要以技术视角,对这些以生产关系或者以能源为视角的划分标准不展开讨论。

  二,现有划分并不完全适合中国国情

  无论是“四次”、“三波”还是“五阶段”,由于国情不同,文化不同,发展阶段不同,要解决的主要矛盾不同,国外的划分方式注定不完全适合中国国情。

  1,德国工业4.0是以效率为中心的分散式生产模式

  工业4.0是“由集中式控制向分散式增强型控制的基本模式转变,目标是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