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击新冠疫情的武汉之鉴
本文标签: 新冠肺炎 抗击新冠 武汉 湖北 复工 

    今天是3月14日,周六,武汉封城第52天,又是一个春光明媚的好天气。昨天,武汉市的新增确诊病例减少到4例,首次无新增疑似病例,实现了第一个清零,现有疑似病例减少到30例。昨天,武汉市新增治愈的人数达到1254人,有所增长,仍在治疗的确诊病例下降到11,098人,还有十天就可以接近清零了。湖北省除武汉市之外,已有9天没有新增确诊病例,还剩674名确诊病人仍在治疗,越来越接近清零了。从昨天开始,湖北省除武汉市之外,省内外的人员流动逐渐开始了。昨天,全国总计新增确诊病例11例,除湖北的4例之外,另外7例都是境外输入病例。这意味着,中国未来抗击新冠疫情的重点是防控境外输入病例。北京已宣布征用新国展中心来作为疫情高发国家入境的旅客转运集散地。

    目前,中国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总数是80,824例,增长已经很少,但其它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从上周开始,感染人数却开始暴涨。继韩国和伊朗之后,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德国等欧洲大国成了疫情扩散最严重的国家,美国昨天也宣布进入紧急状态。除中国之外,其它国家的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达到66,978例,即将超过湖北省的累计确诊病例67,790例。目前,意大利和伊朗的状况与湖北省二月初确诊人数爆发性增长的时期很类似,仍然没有得到控制;韩国的情况有些特殊,与一个邪教组织的活动有密切关系,疫情也十分集中在大邱和庆尚北道两个地区,经过政府的强力干预,已经基本得到控制;日本、新加坡,以及其它亚洲国家目前疫情控制得较好,新冠病毒应该掀不起很大的波澜。但总体上,感觉多数国家并没有吸取武汉抗击新冠疫情的前车之鉴,尤其是意大利,前期明显犯了骄傲轻敌的错误。这些国家信息很透明,早就知道这个病会“人传人”,而且科技也很发达,本不应该再出现目前这种疫情爆发的情况。



新冠肺炎感染的世界地图


    此次武汉抗击新冠疫情有很多经验教训,希望其它国家能够吸取前车之鉴:

    1. 对新冠肺炎病毒的认识。很多专家对这个病毒进行了解读,其特点是传染性很强,可以通过空气、接触,甚至气溶胶传染。相对SARS病毒而言,新冠肺炎病毒更加狡猾,更具有欺骗性,会存在很多无症状病毒携带者,也有很多人的症状比较轻,甚至自愈;其潜伏期比SARS更长,有少数患者的潜伏期超过20天;对于一部分没有及时诊疗的患者,尤其是有其它基础疾病的患者,很容易发展成重症或危重症,不仅对肺部会造成严重感染,发生呼吸窘迫,而且还会感染其它器官,因此,新冠肺炎病毒比SARS更难对付,即使上呼吸机也难以治愈;与SARS一样,新冠肺炎病毒目前没有能够直接对症的解药。中国古话说,明枪易挡,暗箭难防。所以,新冠肺炎病毒,实际上比SARS的危害性要大得多。

    2. 对病人的彻底隔离。造成武汉新冠疫情肆虐主要有四大原因。第一是前期信息失真造成市民大量传染;第二是封城之初由于市民的恐慌和医疗设施不足,造成对医疗资源的挤兑;第三是由于对新冠疫情严重性认识不够,让轻症患者在家隔离,导致很多人从轻症拖成重症,并造成大量交叉感染。第四,是封城初期,对小区的封闭不彻底,造成很多社区传染。因此,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对于像意大利、伊朗这些疫情已经出现爆发的国家而言,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对患者、疑似和密切接触者彻底隔离。

    3. 从居家隔离到方舱医院。武汉战疫的最大转折,就在于下决心“应收尽收”,在全国驰援的情况下,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定点医院的数量和床位,收治确诊的重症患者;同时迅速在现有公共设施改建大量方舱庇护医院(王辰院士指出,方舱医院的全称是方舱庇护医院)收治轻症患者;再将疑似患者全部收治到隔离点,与家人分开;将密切密切接触者单独隔离,避免接触疑似患者。通过对着四类人的隔离,避免疫情的扩散和交叉感染。

    4.从核酸检测到临床诊断。武汉战疫之初,由于确诊条件苛刻,同时,核酸检测的资源有限,时间也慢,导致很多疑似病人由于无法进行核酸检测而得不到及时救治。后来,经过临床医生强烈呼吁,在武汉战疫最困难的时期,国家允许直接通过临床医生的综合检查结果直接确诊,缓解了疑似病例的“堰塞湖”。后来又发现,核酸检测由于操作方法、试剂质量等问题,常常容易造成“假阴性”,一方面是有些病人还没有完全康复就出院,另一方面是疑似患者不能及时确诊。所以,近期专家建议对拟出院的患者进行抗体血清检查,这样更为准确。

    5.从信息管理的无序到有序。武汉抗疫的早期,信息收集很混乱,很多地方还在靠纸质方式传递信息。后来明确将城市和小区划分为网格,也逐渐配备了一些信息系统,能够快速收集疫情信息,提高了信息传播的效率,为扭转抗击疫情的被动局面起到关键作用。

    6.隔离期间物资供应从超市到配给。武汉封城早期,通过政府的干预,确保了各大超市开门营业。但后来发现,这种方式容易在武汉这种居民密集的城市造成交叉感染,因此,后来改为彻底封闭小区,由超市结合志愿者,通过团购等方式将生活物资配送到小区,从而减少了传染的机会。


    武汉战疫的经验教训还很多。个人认为使用“中医还是西医”疗法并非本质问题,此病没有解药是基本事实,好的疗法肯定会有促进作用,对不同病情的病人应该使用不同的方法,例如,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使用纤维支气管镜吸取和清理肺深部的痰栓,有效修复了重症患者的“白肺”。目前来看,疫苗的研制不可能很快完成。其它国家可以借鉴武汉的经验教训来“亡羊补牢”,但也没必要照抄。武汉封城是在极端情况下的非常之举,实际上,对于是否要完全阻断市内和城际交通,国内外专家有很多不同看法。从目前新加坡和日本的经验来看,实际的必要性并不大。韩国最近一周确诊人数稳步下降,也并未阻断交通。此外,对于人口密集的国家和经济不太发达的国家,更需要全面做好隔离工作。在武汉封城之初,迅速建设了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但由于后来的床位需求远远超过早期预测,所以实际上更加重要的还是迅速将现有的普通医院改造为传染病医院,武汉抗疫最高峰的时候有48个定点医院。事实上,我国除了湖北省之外,抗击疫情的主要策略是跟踪从湖北地区的输入病例,阻断疫情传播,并做好宣传动员,让居民尽量减少外出。这方面的经验,也值得其它国家借鉴。


发表于: 2020-03-14 12:58 阅读(112)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