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2021年7月>
27282930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最近来访

留言簿(1)


最新评论

1. re: 回顾上海CAE技术公共服务平台
看过陆先生的>,想从事CAE行业,请问陆先生方便提供个人微信深入交流吗,如可以请电邮告知: zaixianyoujian@126.com--thomas2010
2. re: 梦中的凤凰漕
曾经看到过你发的老照片,一下子找不到了--日全食
3. re: 梦中的凤凰漕
很想看看关于澥浦的老照片--日全食
4. re: 也说“创新与创业”
网络时代  这两个字永远分不开啊  写的很好,有收获--xxdc2014
5. re: 一个喊我“大陆”的,走了
生命苦短,且行且珍惜!--胥军
6. re: 怀 念 母 亲
真的很感人,但是这篇文章描绘的“母亲”比我奶奶年纪还大,写老人的,总是让我想起我奶奶。--zhang紫娟
7. re: 平安夜,响“滴噹”
这样的活法其实很滋润,你不觉得吗!--lzj6189
8. re: 平安夜,响“滴噹”
年纪越大接受新事物的时间周期也就越长,不妨换个年轻的活法--【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匿名
9. re: “集全力办大事” PK “花小钱办大事”
陆老师说的好!互联网时代,企业被推着去改变,挑战还是机遇得看自己如何把握了!--PLM爱好者
10. re: “青椒”的向心力
是文档的格式吗?--PLM爱好者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

2017年3月28日   浏览
这是上海市力学学会2017年提交的建言书。2012年的上海市力学学会《结合工程需求,推动自主CAE产业建设》政策决策咨询报告获得市科协的第一名,时隔五年,我们再次出发。请同行学者和仁人志士伸出你们的手,为了未来的憧憬、行业的繁荣和民族的强盛,给予指正和支持。     关于引导“工业软件”嵌入“互联网” 成就“中国制造”的建言   工业软件的重要性已经毋庸置疑

    内容篇幅较长,请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posted @ 2017-03-28 12:40 阅读(10748) | 评论 (0) |收藏
2017年3月25日   浏览
“路中逢庙烧香,遇佛拜佛,遇塔扫塔”。 出门旅游,自然要拜谒当地的“土地爷”。到了桂林,自然要去穿山脚下,凭吊有“中国最后一位儒家”之称的梁漱溟先生之墓。 记得梁先生说过类似“哲学系实在是误人子弟”的话,我不懂哲学,但看过一篇关于北京大学的报道,说北大哲学系被公认为“长寿系”,90岁以上学者多来西,85岁以上学者不稀奇。就是在文化革命时期,哲学系的老先生们被揪斗最厉害,依然保持“东方不败”的记

    内容篇幅较长,请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posted @ 2017-03-25 19:18 阅读(478) | 评论 (0) |收藏
2017年3月23日   浏览
今天,中午,路过哈尔滨路。 多了一分留意,一家刚在电视上介绍过的“半层书店”就在这条路上。 溧阳路旁,哈尔滨路并不长也不显眼,只是小资味比新天地更浓更海。说哈尔滨路历史渊源,别人会记得这里有当年抓捕陈独秀的嘉兴路巡捕房,我却记住了那次“老坦克”被撞后一路尴尬时商家保安给予的安抚... 一座没有好书店的城市,不会是个好城市。 “半层书店”不大,书的种类却不少。读书或许不会使人匆匆忙忙的发家致富

    内容篇幅较长,请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posted @ 2017-03-23 20:46 阅读(435) | 评论 (0) |收藏
2017年3月12日   浏览
宁波人习惯称呼父亲为“阿爸”,上海人则称之为“爸爸”;宁波人称母亲为“阿姆”,上海人则称为“妈妈”。我家稍有些不同,称母亲为“姆妈”,是不是都这样,总之我们家是这样的。 阿爸姆妈辛劳养育我的一生。成家后,多了一份爸爸,也就是我岳父的爱抚,而妈妈则过世较早,我从未见过我的岳母,未喊过一声“妈妈”。 如今,四位大人中的最后一位,爸爸也走了。都走了,如今,成了没有爸妈的孩子,无群无尽的往事成了挥之不

    内容篇幅较长,请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posted @ 2017-03-12 09:40 阅读(1044) | 评论 (0) |收藏
2017年3月7日   浏览
     宁波人习惯称呼父亲为“阿爸”,上海人则称之为“爸爸”;宁波人称母亲为“阿姆”,上海人则称为“妈妈”。我家稍有改变,称母亲为“姆妈”,是不是都这样,总之我们家是这样的。“爸爸”就是我的岳父,而“妈妈”则过世较早,我从未见过我的岳母,也未喊过一声“妈妈”。  普通百姓,对人对事,心里都会有一杆秤,孰对孰错,孰轻孰重,长此以往,就能见到或感觉

    内容篇幅较长,请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posted @ 2017-03-07 19:31 阅读(541) | 评论 (0) |收藏
2017年3月2日   浏览
三叔结婚时,分别给我们小辈礼物,我作为侄子“少不更事”,不要花花绿绿的糖果,偏偏要一个“皮球”。不听话,还要多花钱,自然要被爸妈训斥。三姆妈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好说话,有她在一旁帮我、护着我。这样,我有了第一只属于我的“皮球”。 自从有了这只像“足球”的“皮球”,在小伙伴的眼中自然身价飞涨。一路上一群同学颠着球上下学,四五里路程,还觉得时间太短。球技没有啥大长进,直到皮球老化,瘪了。进了大学也会

    内容篇幅较长,请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posted @ 2017-03-02 20:32 阅读(603) | 评论 (0) |收藏
微信的朋友圈中有位搞科技管理工作的吃货,每每放上来的照片,却张张色、香、味俱佳,质感丰富,引得食欲横流,不是想炸了这屏就是想凑上去舔上一阵。然而时尚菜肴诱人,总比不上居家的可口饭菜销魂。 姆妈的“雪菜小黄鱼”和“带鱼羹”是梦中经典,能与其媲美的,也就是爸爸的“四喜烤麸”和“杭州酱鸭”了。 姆妈烧的菜,特别是配上雪里蕻咸菜,正是应了有句老话:“三天勿喝咸菜汤,两脚有点酸汪汪。”唯此为大;自从老家

    内容篇幅较长,请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posted @ 2017-03-02 10:30 阅读(495) | 评论 (0) |收藏
2017年2月28日   浏览
宁波人习惯称呼父亲为“阿爸”,上海人则称之为“爸爸”;宁波人称母亲为“阿姆”,上海人则称为“妈妈”。我家稍有改变,称母亲为“姆妈”,是不是都这样,总之我们家是这样的。 阿爸做事历来都很是认真,尤其是与我的岳父之间,更是郑重。前些年,九十岁上下的二位老人,行走不便,逢年过节就只能是电话问候一番。这件事,阿爸更是认真有余,太早怕显得在敷衍,太晚怕爸爸先来电话显得失礼,还常常要与我来商量这样一件我从来

    内容篇幅较长,请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posted @ 2017-02-28 16:32 阅读(411) | 评论 (0) |收藏
2017年2月20日   浏览
天好像有些变了,变得有点冷起来了。能听到窗外起风的声音,躺着往窗外张望瞧瞧,看到去年留下来的喇叭花开败后缠绕在竹竿架上歪歪捏捏的干枯藤蔓在摇曳,一阵风吹过,下面冒出一朵金黄色的小黄花,晃晃悠悠的随风闯入眼帘。 迎春花开了。 前些日子,刚刚飘过滴滴小雪花,终究没有看到久违的雪景,这个时候,窗前的迎春花开了。原本盆里就只有栽了一株,在其余几盆尚凋零萧疏的时候,这朵小黄花显得格外靓丽。百花迎春,唯其

    内容篇幅较长,请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posted @ 2017-02-20 16:18 阅读(669) | 评论 (0) |收藏
2017年2月16日   浏览

在西塘,已经是第二次参观倪天增的祖居。这位曾经的上海市领导,在市民中口碑不错。每次缅怀、瞻仰都有不同的心情,也给身边的老伴唠唠我所知道的这位宁波老乡、上海市领导人。走出老宅,漫步河边,移步处处是店铺和游人。当走在一块石碑“赵宪初故居”前停步时,老伴上前说:佛教领袖,宗教领导人!

显然她也有犯错的时候,是“赵宪初”而不是“赵朴初”。石碑横卧工字型基座上,镌有四行字:“嘉善县文物保护点”、“赵宪初故居”、“嘉善县人民政府”。简陋的门面,门楣上一块木制扁额,“一代名师赵宪初旧居”,落款为“西塘镇人民政府”。曾经的这里,走出来一位人们称颂的“一代名师”,在一片热闹繁华的名胜街区,这般光景,实在不是心中所应有的模样。

好奇心驱使,我俩跨进门槛,穿过一条昏暗狭窄的过道有一座粗陋的楼梯,曲曲弯弯、狭狭陡陡,摇摇晃晃,黑咕隆咚的,还想再进去探个好奇,被老伴一把拉住“走!走!走!”。

逝者已矣,生者当如斯。门前的河水静静流淌,今日又会流向何处。

回到门口,站在碑前,向这位“有作为的教书匠”致敬!

如果还再来西塘,再来瞻仰。

posted @ 2017-02-16 20:09 阅读(1173) | 评论 (0) |收藏

每页10条记录,共31页,309篇文章: 首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