裤兜里的视野:资本决定论的贫困
本文标签: 优酷 土豆 合并 资本 it 

《中国科学报》金融版专栏评论

刊发标题《优酷土豆合并:资本决定论的贫困》

 

日前,国内最大的两家视频网站:优酷和土豆宣布合并,一橙一蓝两块破布终于缝成了一个“裤兜”。因为“双方都到了很缺资金的地步,尤其版权购买能力式弱,两家互掐不如同心齐力”。
    对此,业界一片哗然,毕竟这是土豆CEO王微最不愿看到的结果,按照王微的话说,“两个男人怎么可能结婚呢?”然而如今却变成了事实,无疑是两家公司股东起到的决定性作用。

可怕的狭隘

“论资排大小,谈钱定输赢”的资本决定论又一次取得了“胜利”。只是这场胜利,如同将两个锥子一起揣进了裤兜,怎么揣都不自在:作为一向针锋相对的竞争对手,业界普遍认为这场合并的结果“1+1<2”,甚至只有1.5。

据媒体报道,2011年,土豆营收5.1亿人民币,净亏损5.1亿人民币。而如果不是因为古永锵人称“精明财务官”,精于华尔街游戏,相信优酷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古永锵在3月13日财报发布时表示:盈利没有时间表。当这样巨额的亏损发生在不断进行技术创新投入的企业身上时,我们还情有可原,比如索尼,比如亚马逊。可当它发生在优酷和土豆这种毫无创新可言的“高科技”公司身上的时候,我的头脑中不禁充满了疑惑: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投资者前仆后继呢?如果找不到其它的原因,只能认为资本的视野局限陷入了可怕的狭隘当中:哪怕承担持续“稳定”亏损的恶果,也不愿承担一定风险去投向真正创新的企业。这完全违背了风险投资的本来特性,相信连银行这样专业的低风险偏好者也不会做这样的蠢事。

    用钱砸出来的企业

业界传闻,在优酷并购土豆之前,土豆已经做过若干次出售的尝试,包括新浪。最后居然卖给了王微最不愿意的买家:优酷,这当中的决定性作用无疑是资本。有媒体说,“机构股东已无法继续坐看公司股价长期低迷,有可能血本无归的事实”。那么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优酷的投资者也好,土豆的投资者也罢,都像极了股市当中的“涨停板敢死队”。每当高科技行业出现新的领域新的王者,他们就义务反顾地投入到模仿者和追随者当中,对于视频行业,Youtube就是这只忽然爆发的涨停板,而优酷和土豆仅仅是拙劣的模仿者而已。充当涨停板敢死队如果是一种有效的赚钱策略,那股市上无论机构还是散户早就推崇备至了,可惜涨停板敢死队归根到底还是一支敢死队而已——死而后已。

之所以今天是优酷并购土豆,而不是土豆并购优酷,完全取决于融资能力和资本势力。两者的创新能力都接近于零,而内容结构也几乎雷同,在资本决定论的主导下,优酷更强的融资能力和抢先赴美上市,都注定了其并购者的角色。而这仅仅因为古永锵的投资界背景,在创立优酷之前,古是搜狐首席财务官,更早,古是职业投资人。无论是优酷的视频老大地位,还是今天的并购,都是古用资本堆出来的结果。正是古永锵精通华尔街游戏规则的“特长”,让巨额的投资,一轮又一轮地倾泻在毫无创新价值的Youtube模仿者的贫瘠土地上。

    第三种模式

在国内视频行业,按市场份额算,优酷老大,土豆第二。但这两家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资本决定论者用钱砸出来的企业,都一年又一年地赔钱赚吆喝。在我看来,不赚钱不盈利的排名,哪怕你做到全球第一也没有价值。诺基亚在手机份额上依然是世界第一,但岌岌可危;而苹果的份额虽小,却雄踞全球企业市值榜首。实际上,国内视频企业并非都如优酷和土豆那样,靠资本不断输血苟延残喘,也有以盈利为生存之道的第三种模式。之所以将它称为第三种模式,因为业界通常将靠宿主网站提供流量哺育和资金支持的企业称为第二种模式:“富二代”,比如寄居百度的奇艺和搜狐、腾讯旗下的视频网站。

第三种模式以激动网为代表,按照市场份额论,它既非第一,也非第二,但却能实实在在盈利。因为其秉承的不是资本决定论,而是平台决定论、版权决定论。一方面,它是去盗版化的先行者,先于整个行业奉行正版策略;另一方面,又以资源整合见长,从版权分销和移动互联网付费模式两个角度进行创新切入。跳出视频这个细分行业来看全局,传统互联网正在迅速向移动互联网方向进行延伸和拓殖。谁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拥有了精确的产品定位和精准的细分服务,谁就能赢得最大的客户发展空间和竞争优势。视频行业作为互联网产业的一个细分行业,自然不能例外。因为移动互联网终端的主要内容是智能手机,其终端的多样化远远超过传统PC,所以这条道路要求的是最优化的技术、最可靠的品质和最人性化的服务。切准了移动互联网脉搏之后,并非资本决定论指引的激动网,2009年实现盈亏平衡,次年至今一直盈利,在移动互联网视频用户群中更是占据了整个行业的头把交椅。

 

卡尔·波普在其代表作《历史决定论的贫困》一书中指出,“由于人类根本无法预知人类知识的增长,而历史进程又受制于人类知识的影响,所以人类从根本上无法对未来的历史进行预测”。引申和类比到创业投资领域,因为资本无法预知到创新可能滋生的地点和时间,而产业发展的进程和企业盈利的能力又取决于技术创新或商业模式的创新,所以资本根本无法左右创业成功的方向,以资本来堆砌成功的思路是完全低效的,甚至是彻底错误的。

我并不是说资本砸不出一个持续存活的企业,比如优酷,按照其规模和上市之后的持续生存能力,也能持续地存活下去,而且其市场占有率还很大。但是单纯的市场占有率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一个企业对所有的产品和服务都免费,获取市场占有率犹如探囊取物,唾手可得,然而却与企业盈利的宗旨南辕北辙、背道而驰。就像呼吸机和不停地输血始终能维持一个濒死的生命一样;无论哪一行,只要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持续投入,总能撑住一个企业不倒。但如果一个企业生来即是濒死之相,何必持续投入呢?资本的效率从何而来呢?揣着一轮又一轮输入优酷和土豆的资本,分散投入到创新企业,每一项投资可能只需要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就像当年孙正义投入雅虎那样。在这种投资理念下,也许好几个雅虎已经被催生了。

虽然市场份额小于优酷和土豆,更小于合并之后的“裤兜”,但激动网持续盈利所产生的旺盛生命力和竞争优势是难以被其它竞争者所超越的。它代表的视频行业第三条道路,彻底颠覆了资本决定论愚公移山式的低效率生存之道。就像卡尔·波普所证明的历史“螺旋上升的发展阶梯”根本不存在,资本决定论坚持用足够的资本夯出一个行业发展的基石实际上根本就是一个无底洞。迄今为止,在整个互联网领域,用资本夯出来的仅仅只有亚马逊一个成功案例,而且当中还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亚马逊的模式创新,所以根本无法证明资本决定论的可行性。

 

未来从来不是阳光明媚的蓝天,而更像是繁星点点的夜空,而发展的道路只能在夜空的黑暗中探索。拥有充足资本,只能算是穿上一双耐磨和轻便的鞋子,不能为你指明任何前行的方向。只有盈利才是一个企业视野中,所必须寻求的那颗北斗星。否则,你投入了再多的资本,到最后可能只得到一堆烂在锅里的“土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瞬雨
技术经济观察家,自由评论人
MirrorCity.net技术总裁Merrinfo合伙人、技术总监


特约评论员:《环球时报》
专栏:《中国科学报》
《网络导报》《互联网天地》《软件工程师》《当代经理人
特约撰稿:中国文化报新财经传媒》《中国计算机报《投资与合作》《通信产业报》《中国经济与信息化》等

瞬雨之友QQ群:8504348-以文会友,以茶代酒
瞬雨微博
http://t.sina.com.cn/soorain



发表于: 2012-03-22 11:23 阅读(561)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