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赛特达开博了,非常高兴这样的季节能够和大家一起分享这样的喜悦。赛特达在获得大家新老朋友的支持的同时也希望能够一起分享最前沿的技术信息。希望各位能够常来坐坐,也常来聊聊!crack

关于我

<2021年7月>
27282930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最近来访

留言簿(1)

文章分类

文章档案

相册


最新评论

请问,如果想让DOE中的试验方案在一台机器中实现分布计算,也就是四个核心,每个核心处理一个方案,该怎么做?--【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spred
不错!!--卢玉琴
那么请问isight&nbsp;fd能不能进行类似的mdol语言开发呢?有没有相关资料?--【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能否较详细介绍一下开发的一个简单实例啊。--【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为什么语言介绍并不更新啊?--【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博主您好,我初次接触这种抽样法,感觉一头雾水。很幸运看到您的博文,请您能详细介绍一下拉丁超立方抽样好吗?最好举例说明。谢谢!--【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我用的是isight8.0可以实现并行计算吗--【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太经典了!对于我这样刚刚迈出校园的学生来说,真是醍醐灌顶啊!多谢楼主的教导之言!--【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很好的资料
请问你有包含图片的完整文档吗?
可否发一份networm_2005@163.com
谢谢--【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logs中写的错误类型是stderr:&nbsp;Estimated&nbsp;disk=1.2MB
stderr:&nbsp;Estimated&nbsp;DOF=80
stderr:&nbsp;Estimated&nbsp;memory=32MB
之类的错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请问一下,做过isight集成nastran的案例吗,我用的是isight-fd版本,集成nastran2007,结果总是出错,不知道什么原因,烦请高手指点一下--【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好的&nbsp;谢谢--【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说得是没错,但那些政府管员,当管的都拿老百姓的呀,大家一起努力吧,改变中国现在的样子吧,--【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好!--【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清华大学有N多个大学校长,俺想知道这五句话是哪个校长说的?&nbsp;
--【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谢谢答疑解惑
--【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请问Isight&nbsp;for&nbsp;Abaqus——by&nbsp;hannah在abaqus的哪个版本中有啊?--【匿名用户】:E-works热心网友
Re&nbsp;2楼:
如果想让DOE中的各个实验方案分到不同的机器上并行计算的话,单机版的Isight-FD是不行的,必须在FIPER并行分布环境中才能实现。在这个FIPER环境中,Isight-FD只是它的一个客户端,另外还有一个客户端叫Station,这样一旦Isight-FD把各个方案提交到FIPER环境中后,FIPER环境的服务器端ASCS就会自动的把任务分到各个机器的Station上来并行或分布执行。--赛特达
Isight&nbsp;for&nbsp;Abaqus是我们的另外一个产品,优化方面功能和Isight-FD基本是一样的,只不过这个产品只能集成Abaqus,不能集成其它的软件。

--赛特达

阅读排行榜

       戊子年的秋天也是在没有察觉中就来到了身边。我无法说清眼前的这个秋天与从前有什么不同。西安的四季分明,不像昆明一年里只有春天。中国的节气和农时是按照西安周围的天时规律变化而确定的,但真正感到秋意的阴凉,并不在立秋那天,而是要等到国庆节过后。
  我对节气感知的能力已经变得很弱了。生活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又没有必要赶农时,自然这方面的敏感就会丢失,但每年的秋天还是要过的。
  秋天究竟从何而来是无法看见的,单凭日历更是如此,因为阳历八月的天气,在西安仍然的火热。这之后才会有一场接一场的雨,空气里的**便渐渐褪去。我小时候对秋天的确认是看西安南城外树林里的老柿树,枝头的柿果红透了,我感知中的秋天就到了。
  昨天晚上的雨断续下了一夜,午后放晴了一阵子,黄昏前又接着嘀嗒,到午夜临睡时已能感觉出凉意。
  老一辈人对季节的变化更为敏感,而我现在往往是身在其中,却手足无措。我记得母亲在秋天的太阳下晒过的被褥,在夜晚里还保留着十足的温暖,阳光的味道在其间清晰可闻,像是从灵魂里漫散出来的,让人无法言喻,伴着微暗焦灼的清香,是秋天作为秋天所特有的那种气息。我一直把对于秋天的记忆与我心中所想的健康本身联想在了一起。那种源自光的温热,被用另一种方式传递和保存,然后经过人的体液传遍全身,像是在有意告诉生活中的人们,该如何懂得珍惜。
  从前在一年之中,人们清楚应该为时节的到来做好准备,而现在这已是久违的想法和记忆了。人们无形中丢失了这种能力,与天地自然越来越疏离,年复一年的奔忙,却绝少是为了赶赴季节变化的邀约,更多是因为欲望,被本不属于人固有的东西所不断的驱离。时节的最终来临会使人们为之所进行的劳作回归平静。内敛平淡安静的生活本身就是一种尊严。而欲望往往激发的是心绪永无休止的不宁。两者的区别显见,到了秋天结果也更为不同。
  树叶渐黄,风声更利,楼下扫街的老人这时候常会念叨,扫完落叶又该扫炮皮了。在秋天里,我从未感觉过时间像车轮,在我看来它更像环环相接的圆廓,不断向着世界的深处延伸,一直朝向我身体的内里。而我未有察觉,就已全然身不由己。
  还是在多年前的秋天里,我独自去户县公干,归途中顺道去了净业寺。已是深秋时节,庙院中显得有些空落,只有经霜后的枫叶如雨而下,地上落满了橡果。方丈在禅房外的角亭中打坐,待完茶之后我们就空对着寺里的秋天,没有谁愿意开口说话,直到黄昏降临。
  在下山的路上,方丈对我说起熬雕的事情:接连大约七天,必须面对凶猛的雕静坐,考验各自的韧性和耐力;这之后雕才顺服进食,成为人的朋友。说话的当头,我们已经除了山门,头顶上空有两只老雕,一只小雕围绕着我们盘旋。
  我一直记着方丈师傅的这番话,时常在脑子想他说的事情,也许是因为自己的悟性,终觉得还无法理解他的全部用意。
  自然中的有一些东西只属于季节,就像人在年轻时候的那些想法。一个人的内心远比外表所看见的还要真实许多,而我自己也正处在人生秋天的年纪,想法已经不多,也不再惧怕内心一天一天变得更空寂。人生有时就像季节一样,所不同的是:时间是从身体里经过的。该来的来,该去的都去了。
  我在秋天里想象过另一个秋天。在另一个秋天里仍然有所期待。这之后,我好像是看见了我的命运之船,正处在茫茫的大海之中。秋天并不是码头,对于它的想象,根本与它本身无关。那是我自身的一厢情愿和多情。秋天在我眼前一晃就过去了。
  我自己总像是站在时间的路口,与秋天相遇,然后再在道路上同它汇合,一同去追赶仍然无法预知的未来。一年重温着另一年的记忆。秋天紧邻着四季的末端,一旦走到季节的尽头,便会发现自己原本的期待,其实根本就一无所有。而我还必须等待,就像在岁月之中的守候,告诉自己秋天过后还有另一个秋天。
  这其中我知道了:或许快乐本身有它特殊的含义,不只是笑脸和幻觉中的慰籍,还包括走向它的过程中的艰辛与焦虑。与人生擦肩而过的经历,并不像所想的那样会转瞬即逝。它们都存在着,并且在不经意间又会重现灵光。尽管我们有可能对最初和最后的事物仍然一无所知,但我们在季节中获得了诚实如一的坚守。
  秋天之中孕育着另一个秋天,也包含着我的好奇,期待与希望。
  但我现在已经不相信承诺和应许,更不需要天赐的良机和自身之外的给予。我知道人最终面对的仍将是自己。住在自己的身体里,感受时间的冷暖更踏实。
  我的内心远比这个秋天呈现的悲凉还要空寂。这又有有什么意义呢。就像树叶的剔落,何止一次又一次再一次。更深的耻辱不在耻辱本身,而在于明知其有却无力防范阻止。被日复一日的节律所造成的机械呆板的惯性支配,感到有些东西愈加变得不可更改。
  我所惧怕的并不是无力自拔的感觉和眼下世事对视觉造成的眩惑;我惧怕的是这秋日的高朗,和这其中变得更加透明又道貌岸然的东西。它们遮蔽了阴影和黑暗,与黑暗同质同构。
  在透明的黑暗里,一切都可以被看见,又成了新的视野的盲点。萎缩其中,我的身体软弱,骨骼松脆,像石膏,只要轻微的抚弄,就会断碎成块垒。
  我看见了面具后边的面具,还戴着面具,不是别的,正是我自己
  解释自己的人生境遇与这个秋天之间的关联,寻找词语同它们的相似性,只是文字游戏。用来解释被解释的东西,早已被解释殆尽。秋天在这中间像是一把铁椅,等待人来不断的落座加冕。从哪一点上它异出了自身的同一性,不再执意的等待确认从前、现在和未来对于自身的解码。
  在秋天和人生呈现的东西中,尚有表达无法加以编码的东西。只是在我或许已经看见,却仍然无法能够说出。我所以还要写,也只是为了抵抗自身的毁灭。
发表于: 2008-10-29 15:06 赛特达 阅读(559)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