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天逐日——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
本文标签: 航空航天 

    群山环抱的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矗立着火箭发射塔。“54321,点火”,紧张的倒计时后,“轰”一声巨响,声浪热浪喷泻而出,书有“中国航天”四个字的长征三号甲火箭,载着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一颗月球探测卫星———“嫦娥一号”,拖着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直冲云霄,在苍穹优雅地划过一条弧线之后,迅速化为一个亮点,消失在点点繁星之间……这是多么壮美的画面!这是多么令人激动和自豪的瞬间!

“千秋仰望待今宵,一去长空万里遥,奔月嫦娥舒广袖,广寒宫里竞风流。”这颗在广寒宫里竞风流的“嫦娥一号”,就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精心研制的绕月卫星。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这个拥有10万员工的企业,其前身就是在三个疗养院的空房子里建立起来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如今,经过五十多年的发展,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逐渐成长为现在的军用民用多向发展,拥有“嫦娥”、“神舟”、“长征”等著名品牌和自主知识产权的特大型国有企业。

半个世纪的艰苦创业与执著奋斗

  1956125,***主席在最高国务会议上指出:“我国人民应该有一个远大的规划,要在几十年内,努力改变我国在经济上和科技上的落后状况,迅速达到世界上的先进水平。”中国航天由此在最艰难的时期,破壳而生。

1956108,十几位从各单位调来的老科技人员和100多名大学毕业生带着对导弹的陌生和对中国航天事业的热忱来到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冲破重重阻力于1955年回国的钱学森任五院院长。在五院成立大会上,聂荣臻元帅向这些有使不完劲的年轻人传达了党中央“自力更生为主,力争外援为辅,利用资本主义国家已有的科技成果”的指示。从此,中国的航天人开始了既缺人才又缺设备“白手起家”的艰难创业。

当时的老五院,没有几个人知道导弹为何物,钱学森院长成立了一个导弹专业培训班。因为时间紧迫,他们晚上边译从美国带回的《导弹概论》,边写讲稿,没有现成的专用名词,就自己创造,白天再为这些新毕业的大学生和刚转行来的各路专家讲授导弹概论,与此同时还开设了航空概论、气动力学、发动机和制导概论等课程。就是在这样薄弱的基础上,科研人员们吃着玉米面、白菜、土豆、胡萝卜,在山坡闲置的厕所里做出了中国第一台姿态控制发动机,用国产酒精做出了导弹发射燃料。

不仅是最初的研究院,后来的工厂、基地,在建设中也遇到了很大困难。1970年,七机部在陕西腹地组建材料工艺所,第一批17名先遣队员在一座叫“水陆庵”的小古庙里安营扎寨。当时山洪频发,四周无路,过河无桥。十几位同志冒着生命危险,腰间系根保险绳,下到河里捞木料加固桥架。1974年,根据当时的国家战略部署,要在四川的山区建“三线”。偏远的小山沟,职工们住简易房,一人一月半斤咸肉,即使吃菜也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下过雨,更是连清水都喝不上,只能喝泥汤子。“哪怕风暴沙石扬,头顶烈日,冰雪宿营帐,饥餐沙粒饭,笑谈渴饮苦水浆,我们战斗在戈壁滩上,自力更生,奋发图强。”就是在这样恶劣的自然环境和艰苦的生活环境中,大家唱着这首歌,团结一心,艰苦奋斗,一次次在规定时间内圆满地完成了研制、试验、生产任务。

  在此后的五十多年中,中国航天人完全靠自己的双手和智慧开出一条“通天之路”。从1956年至今,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先后研制发射了80多颗卫星、6艘神舟飞船,自主研发的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已进行了104次发射。自1990年发射第一颗国外卫星以来,他们已成功地将近30颗国外卫星送入了预定轨道。近两年,他们还整星出口尼日利亚,并签署了委内瑞拉通信卫星整星在轨交付合同。

一次次从逆境中崛起 决不言败

中国航天工业的发展道路,洒满了科技人员的汗水和泪水。他们甚至用生命换取了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的一次次胜利。专家、工程技术人员用自己的热血和生命写就了一部为航天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壮丽凯歌。

1972810的第一次发射,由于火箭游动发动机故障而失败;1973918的第二次发射,火箭游动发动机再次出现故障造成空中自毁;1974712的第三次发射,又因主发动机推力下降未能使卫星入轨。一次失败就意味着大家之前投入的所有工作、精力都化为泡影,不单是卫星,运载火箭、测控系统都变成冒着黑烟的残骸,参加研制的工作人员悲痛的心情无异于自己失去了一个孩子。三次连续的失败,心情和压力可想而知。但是,失败并未打垮在艰难岁月中成长起来的科技人员,反而让他们越挫越勇,他们在巨大的压力下,通过不懈努力,终于在1975726用“风暴一号”火箭把我国第一颗超过吨级的重型卫星送入了轨道。望着那“星箭”在苍穹中划过的美丽弧线,不少人禁不住哭了。

19879月,澳大利亚澳普图斯公司选中中国长二捆火箭发射两颗美制卫星。199078,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由于雨季潮湿,加入火箭的低温燃料造成了严重的冷凝结露现象,导致发射时间的拖延。3天后,火箭助推器的传感器密封出了问题,已经加入箭体的数百吨有毒并有高腐蚀性的燃料出现泄漏。一旦燃料漏入系统内,凝结着航天人巨大心血的火箭就会毁于一旦,惟一的办法是立即更换损坏的部件。火箭内部泄露出大团的橘红色和杏黄色的有毒气体,但是在场的工作人员没有任何犹豫,带着简易的防毒面具,双膝跪地,开始拆除传感器。很快抢修人员就感到头晕、胸闷、呼吸道痛痒,大汗淋漓。就这样,抢修队员轮换着进入火箭舱内进行作业,先后有13人中毒被送入医院抢救。第一个抢着钻入烟雾缭绕的火箭舱体内排险的魏文举,在作短暂休息后,再一次冲了上去。在完成抢修任务爬出舱体时,人已经中毒而接近昏迷,最终抢救无效,永远地离开了他的战友们。716,中国第一枚大型捆绑式运载火箭,终于进入了发射程序。与他朝夕相处几十年的同事们只能用洒向大地的酒缅怀他,用他的事迹激励后人勇往直前。

1992年开始,在各方面的大力支持下,从零开始的四院科研人员担起了铸就被誉为航天员“生命之塔”的载人航天“逃逸塔”的重任。经过了三年没日没夜的研制、试验,1995419日,完全由我国自主研制的主逃逸发动机,在满怀希望的航天人的期盼中迎来了第一次发动机热试车试验。然而首次热试车点火后不到1秒钟,超过3000摄氏度的高燃速火焰,瞬间将4个前置喷管全部烧穿,整个试车台变成一片火海。三年的努力在1秒钟内化为乌有,更重要的是,如果不能在近期交出合格的产品,将使整个载人航天工程计划中“1999年发射第一艘试验飞船”的目标化为泡影。“不停的失败,就不停的从头来”,科技人员每天戴着防毒面具到实验室去搞配方,不停的调整,测试,终于在1998年试验成功。四院经过不懈努力,攻克了高燃速推进剂配方及工艺、高燃速发动机抗冲刷抗烧蚀绝热防热等多项关键技术的难关,把十多项中国之最,写在了中国航天史上。

  默默无闻工作在看似平凡工作岗位上的人们远离自己的亲人,连续工作数百天,没有一个休息日;一天24小时,除了工作,只有五六个小时睡眠;许多母亲,为了赶任务,怀孕期间也没有放下和有毒物质打交道的工作;作为孩子,父母生病的时候更是不能陪在身边尽孝,伴着中国航天事业的成功,对父母的亏欠成为了他们心中永远的遗憾;有着无限美好憧憬的年轻人,有的因过度疲劳,倒在深深热爱的岗位上,没有机会看到他们为之呕心沥血的卫星升空……即便如此,他们仍要常常面对出其不意的失败,但是航天人从未被失败打倒,反而如凤凰在烈火的考验中得以新生,将中国的航天工业推向更高的辉煌。

质量之重 重于泰山

 

 对于航天人来说,质量就是效益,质量就是生命。在航天科技集团,无论是线条粗犷的东北汉子,还是心思细腻的江南书生,都把产品质量和工作质量放在第一位,培养出严细慎实坚毅的工作作风。走进发射大队队部,一幅大大的“誓词”贴在墙上:牢记使命,恪尽职守。严细慎实,精益求精。同舟共济,拼搏奉献。确保神箭准确入轨,确保神舟正常运行,确保航天员安全返回。用卓越造就辉煌,用成功报效祖国。零缺陷、零故障、零疑点的质量保证并不是一两句空话,而是要靠实实在在的谨慎求实的态度,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技术创新和反复试验、排查得来的。

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和巴西空间院进行了中巴地球资源卫星联合研制。1999919,中国和巴西技术人员刚完成卫星太阳帆板的合拢工作,在连续加班两天后,人们在用薄薄的手术刀片,拧动帆板上4个特殊的螺丝时,突然刀尖断裂且不知去向。按照航天的严格规定,火箭、卫星上绝对不允许存在多余物。人们马上开始一遍一遍地毯式的搜查,连夜在厂房里寻找,地面被吸尘器和磁铁翻来覆去地扫过,甚至把地面电缆沟的盖子全都掀开,用放大镜仔细搜寻。然而,小小的刀尖依然不见踪影。最后冒着重新安装时一旦出现差错,卫星就要毁于一旦的风险,工作人员展开帆板重新检查,最终在帆板根部铰链处找到了小刀尖。19991014,在中国太原卫星发射中心,长征四号乙运载火箭将中国和巴西联合研制的第一颗地球资源卫星顺利送入轨道,太阳帆板顺利地展开了。至此,研制人员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少人走路还习惯紧盯着地面,似乎还在寻找着什么。

飞船研制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如果没有一流的科学管理,没有系统工程的项目管理,就不可能在5年内完成5艘飞船发射并实现从无人到载人的飞跃。1994年,上级提出“力争1998年,确保1999年发射第一艘神舟飞船”的要求。为了“争八保九”,工作人员采取并行工程方法,同时研制4艘初样船,分别用于考核飞船力学性能、机械性能、热性能和电性能,与飞船研制配套的北京空间技术研制试验中心的建设也并行展开。同时这里形成了一种制度,每个周六,都召开一次综合调度会和总指挥一起研究解决问题,仅1998年,就召开了42次综合调度会,解决了飞船研制中的2000多个问题。还把计划管理、技术管理、质量管理融为一体,实现管理标准化,先后制定了650多项各类标准,摞起来足有一人多高。一艘飞船上有10万多只元器件,哪怕丁点差错,都会带来隐患。就是在这样一系列标准化的管理制度下,责任到人,并经过反复测试、调试后,“神五”总设计师戚发轫才满怀信心地对航天员说:“年轻人,放心地飞,你一定会平安归来,我等着你平安归来!”

  绝不放过任何一个疑问,绝不让任何一处质量隐患从自己身边溜走,是航天推进技术研究院科技人员始终秉承的工作理念。一次,青年设计员张兴军在配合发动机装配过程中,发现连接泵与推力室的螺栓有一个比其他长出约3毫米,在更换螺栓的分解过程中,小张发现用扳手松动自锁螺母后,螺母可用手轻松拧下,无锁紧力,他怀疑螺栓或螺母不合格,并对螺母和螺栓进行了全面的复查。经过仔细检查发现螺栓批次性超差,无法保证自锁螺母的锁紧功能。因此同批螺栓全部报废,对已交付的发动机的同批螺栓,到总装厂全部进行了更换,排除了重大质量隐患。为了确保发射“嫦娥一号”卫星的长征三号甲火箭发动机的高可靠性,承担发动机热试车任务的该院参试人员,针对发动机试验部分系统设备运行已经30多年,腐蚀老化比较严重,试验的质量和可靠性降低等现状,在时间紧,资料少,难度大的情况下,对试验设备在历次试车中暴露出的问题,组织工程技术人员,对试验系统、设备进行了深入的可靠性分析、评估和失效分析,建立起相应的测试技术手段、方法和测试验证系统,提高了火箭发动机试验技术保障能力与水平,试验质量的可靠性得到保证,充分满足了发动机研制试验需要。

 为确保发射的万无一失,集团公司总经理马兴瑞常常鼓励下属吃透技术:“出现问题时,一定要把其原理搞透,原理搞透不会出现灾难性的错误;如果搞不透,灾难性的后果就有可能相伴而来。”“要把成败的界限搞清楚,并在界限内加以控制,这样才能确保成功。达不到发射成功的要求与水平,绝不贸然进行发射。”在发射基地,很多发射队员都看到过,遇到问题时,无论多么疲劳,马兴瑞都坚守在现场,坚守在第一线,甚至是连续几天几夜地处理问题,一丝不苟地查找故障原因。正是这样的“领头雁”,带领这样的团队,圆了中国人的千年飞天梦、“嫦娥奔月”梦。

尽管“神舟”的发射成功,在国内刮起了航天旋风,“嫦娥”的奔月成功,又在华夏掀起了探月热潮,但是,对于航天科技人来说,重要的永远是下一个。

中国航天的未来还有许多有待突破、有待开拓的领域,包括在航天型号、宇航技术与产品发展上要有新突破;在民用产业发展上要有新突破;在体制、机制创新上要实现新突破;在人才队伍建设上要实现新突破,这一切都显示了中国航天人的远大志向和战略目标。

2006718,在第36届世界空间科学大会上,中国国家航天局局长孙来燕宣布:在2007年发射“嫦娥一号”探月卫星之后,中国还将发射三颗“夸父”卫星“逐日”。

承载着中华民族千年飞天梦想的航天科技集团,任重而道远!

  中国航天人将续写“夸父逐日”的壮丽与辉煌!(来源于中国工业报)

发表于: 2008-01-04 11:45 way 阅读(2893)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