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中国设计师的供求鸿沟
本文标签: 设计工程师 鸿沟 

怀揣设计梦想的毕业生遭受着企业的冷落,高举设计大旗的企业却深陷“人才危机”,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如此遥远。中国IT设计为何会出现人才鸿沟?IT企业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设计师?

2007年,联想全球创新设计中心总经理姚映佳被任命为联想集团副总裁,这是联想历史上第一位设计出身的副总裁。

此时,多名国际工业设计专家已进驻海尔集团,海尔集团每年用于设计开发的费用高达8000多万元人民币。

在华旗,每年用于设计的投入也高达数百万元,这支由6人组成的设计团队被总经理冯军称为“最受尊敬的人”。

随着企业对设计人才需求的增加,设计师成为了热门职业,相应地,各高校纷纷热衷于增开设计类专业。截至去年,我国有180多家以上的大学开设了工业设计专业,更有高达300家以上的大学开设了艺术设计专业。

然而,当大批怀揣着梦想的毕业生奔向他们的理想时,现实却将他们的“设计师之梦”击得粉碎。大批高校设计专业的毕业生无法进入奇缺设计人才的企业,IT设计人才就业面临着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鸿沟从何而来?怎样才能跨越?本报记者针对清华大学、湖南大学、同济大学、北京机械工业学院、北京信息科技大学、北京工商大学等高校的工业设计专业共100位学生,IT企业、设计公司的50位设计师和大量设计专业的毕业生,进行了深入调查。

梦想破碎

“我当初学的是工业设计,可现在做的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市场推广工作。”曾经梦想成为设计师的小吴,现在已是某公司的市场部职员了,在谈到设计师之梦如何破灭时,他的目光变得有些凝重。

起初,小吴把简历投到了一些知名的设计公司和大型企业的设计部门,但是对方却以工作经验不足为由,拒绝了小吴的求职申请。无奈之下,他只得去了一家普通的设计工作室。

几个月后,小吴发现,他所做的工作与“设计师”大相径庭。这里的设计人员月薪基本都不到2000元,大部分时间都在给客户画草图,却从未见过客户的面; 偶有客户来买“设计”,他们的“作品”最高也只能卖到300多块钱。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小吴的郁闷不是个别现象。虽然很多设计类院校工业设计专业毕业生历年的就业率都达到或超过90%。然而,每年约有30%左右的人流向包装和商标设计等行当; 有40%左右的人改行做广告、到网站做网页设计。

而在少数“学以致用”的毕业生中,仅有5%的人能够进入诺基亚、LG、联想等大公司以及一些有实力的工业设计公司,大部分人都去了“地摊化”的设计作坊,毕业生们在梦想幻灭之后,痛苦地挣扎在设计的边缘。

就业形势如此严峻。那么,企业不需要设计人才吗?

事实上,目前中国的大部分企业正处在走向设计为先导的转型期,无论是有着全球化战略的大型企业,还是偏安一隅的中小企业,都将设计视为企业未来生存的命脉。在设计越来越融入企业战略的今天,优秀的设计人才无疑是企业需求最为迫切的。

前不久,联想集团刚刚招募了一批设计师。但是,在这批设计师中仅有两名应届毕业生。在华旗、海尔等公司,毕业生同样受到了冷遇。华旗公司设计总监许洪灏明确表示,华旗非常需要设计师,但大部分毕业生很难达到企业的要求。

在采访中,某些企业的设计主管声称,他们宁可互相“挖墙角”,或是请外国设计师,也不考虑中国的设计专业毕业生。

供需两旺的毕业生与企业之间怎么会横亘了这样一条鸿沟?

鸿沟何来

“目前联想最缺的是优秀设计师。”姚映佳说,“优秀设计师”不是只会做外观美化的“美工”。在联想最近招募的设计师中,绝大部分都是工作经验丰富,且有两门以上专业知识,具有技术、人文、商业等多元化知识的复合型人才。

华旗对设计师也有着很高的要求。许洪灏透露,目前华旗已走上了消费需求引导企业设计研发的道路,并探索出了一条适合华旗自身的矩阵式设计管理战略。这就要求,设计师要参与到每项新产品的开发、试制、生产、甚至销售的过程中去,与工程师、销售人员以及资源部门协调沟通。为此,设计师就不能只懂设计,还要懂市场、熟悉产品的生产流程。

对于鱼龙混杂的设计公司来说,它们也开始在市场竞争中接受优胜劣汰的法则。2006年,已经握有3项德国红点设计大奖的洛可可设计公司开始签约“年签客户”,总监贾伟的理想是,做中国的“IDEO”,设计从图纸慢慢前移,帮助客户分析用户需求,从而制定产品战略。在这样的设计公司里,设计师绝不可能只是绘图机器。

不难看出,目前企业大量需要的是懂艺术、懂技术、懂管理、懂市场的优秀设计人才。而从调查结果来看,目前学校培养出的设计人才难于达到企业的要求。

首先,实践经验欠缺。设计师是一项需要从业者熟练掌握设计技能、有实际操作能力的职业,对需求的把握、生产的了解都需要从实践中得来。最好的实践就是实习,但是从调查结果来看,学生的实习情况并不乐观。

调查结果显示,部分名校靠着学校的名气和部分教师的个人关系,能保证80%的设计专业学生有实习的机会; 而二线、三线学校的学生只能靠自己到校外找实习的机会,这使得参加过实习的学生只有40%。

其次,知识结构过于单一。设计师是否具有艺术素养和多元化的知识也是被企业看重的素质。在这方面,调查结果更是令人担忧。

据记者调查,很多新增的艺术类设计院校,尤其是大专和职业学校,就像速成培训班,开设的课程80%是偏向实际操作技能的绘图、平面设计和广告设计,而丰富学生知识、培养学生艺术情操的基础理论和人文课程只有20%。

在调查中,对于仅有20%的理论和人文课程,有许多学生还表现出了厌学情绪。

“理论课程太没意思了。”某学校设计系学生小王坦言,学无聊的理论课不如多学点实际操作的技能,将来出了校门好找工作。与小王有着同样想法的学生不在少数,调查中,80%的学生表示希望学校调整课程,而他们希望增加的课程却是已经泛滥的专业知识和技术培训,很少有人提及需要提高理论修养。

“设计师的培养与一般人才的培养有所不同。”同济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艺术设计系主任、教授殷正声认为,设计不仅是技能的问题,绝不是学了基本功、学了画画就能做设计师。设计师培养中最关键的一点是,要给学生准确的定位,要能让学生主动向着正确方向努力。

然而,目前很多新增的设计院校本身对设计师的概念就很模糊,有不少老师是从美术教师转过来的,自己对设计还不甚理解,如此便导致学生对“设计师”这一职业感到茫然。

“设计师不就是设计外观的吗!”某设计专业大一学生小张对记者说,起初,他并不想学设计专业,由于头一年没考上普通大学,经过了复读后,对美术有些爱好的小张在父母的建议下,考了录取分数线为300分的某设计类院校。总算是有了书念的小张,却对未来感到茫然。

“我从没想过要当设计师,老师也说不清将来我们能干什么,很多同学对未来也没想过,过一天算一天吧。”小张说。

在调查中,被问及是否知道设计师的工作是什么时,接近50%的学生表示说不清,近10%的学生甚至不知道设计师是干什么的。

缺少实战经验,缺乏多元化的知识,只重技术成为设计专业毕业生的通病。企业越来越需要的素质恰恰成为设计人才越来越缺少的素质,这就是造成设计人才供需鸿沟的真正原因。

寻觅良方

2001年,工业设计系毕业的许洪灏进入华旗工作,从“美工”成长为设计总监,许洪灏深深感慨,经历了7年的“锻造”,他才真正明白“设计师”是连接企业品牌和用户需求的桥梁。

从毕业生成为一名合格的设计师需要多久?调查结果显示,43%的设计师认为,从学生成长为设计师需要两年; 28%的设计师认为这个时间应为3年; 而近90%的设计师认为,从初级设计人员成长为真正的设计师至少要用5~10年的时间。这一过程需要设计师在人文素养、艺术功底、思维能力等方面不断地进行积累。

在这样一个漫长的过程中,如何才能为设计师创造良好的成长空间?

湖南大学艺术设计学院院长、教授何仁可认为,要培养出优秀设计师,需要打造一条从学校到社会机构,再到企业的有机链条,各环节层层配合,逐级递进,毕业生只有经过层层环节的“淬火”,才能最终成为一名适应企业需求的设计师。

学校是设计人才培养的起点,何仁可认为,打破学科限制,丰富课程设置是学校填补人才鸿沟的当务之急。眼下必须将艺术设计学与工业设计学等专业的课程综合起来,重塑设计专业。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史论系教授李砚祖则更看重实践,他认为,设计专业的学生要把所学与产业结合,就要真正与企业联系,在大学4年中不断寻找实习的机会,一年级打基础,二年级逐渐介入设计操作,三年级、四年级则要一直在企业里面实践。

但是,学校毕竟不是设计企业,学生也不是设计从业者。光靠学校和学生寻找实习机会无异于杯水车薪。据调查,有70%的学生感到学校所学难于应付就业,需要在就业前接受实践培训; 这一比例在二、三线学校更是高达90%。

如果说学校应该更多地承担知识培养的责任,作为学校与企业的中间环节,社会培训机构则应该更多地为学生提供多种实践机会。可喜的是,一些社会机构正试图弥补学校力量的不足和企业的缺位。

目前,直属于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的北京工业设计促进中心正在积极地尝试成为学校和企业的桥梁。2006年,该中心启动了针对毕业生的实训课程,课程包括1周的公共课,涵盖设计管理、专业技能和职场规划等内容。公共课之后,中心会根据每名学生的不同情况,有针对性地开展3周的设计实训。而讲课的老师,基本上是来自长期合作的各公司的设计师和设计总监,开展实习的场所也主要是有用人需求的公司。

北京工业设计促进中心主任、高级工程师陈冬亮介绍,目前该中心针对学生的培训受到了青睐,参加培训的人员在不断增加。据统计,已有超过90%的学生在接受培训后找到了设计方面的工作。

“我们正在增加软、硬件的设施,并和一些学校建立了合作关系,同时,我们也在申报国家人事部的培训基地,以更好地发挥中心的作用,为企业培养一些适用的人才。” 陈冬亮说。

然而,问题并没有那么简单。无论是通过实习,还是通过短期的实践培训,只能为初级设计人才增加少量的工作经验和基本的职业素质,使之更快地适应工作,但这仍是治标不治本。如何具体地将企业战略、用户需求与设计紧密联系起来,这是企业的责任。

联想的设计师有一项“特权”: 每年,他们可以有两到三周的时间出去“采风”,而不用向公司请假。“采风”的任务就是考察文化,从敦煌到拉萨,甚至是国际时装周,他们可以到任何想去的地方,也可以将拍回来的照片做成墙纸。

一次,联想的“采风”队伍去西藏爬雪山。随着海拔的升高,一位同伴发生了高原反应。在危急关头,所有队员团结一心,将同伴抬下了山。这次采风旅行在联想设计师中树立了信任与协作的精神,而这种精神是难于通过日常工作积累的。

华旗对设计人才的培养也有着自己的特色,每年,伦敦的设计创意周、汉诺威的科技产品展、拉斯维加斯的CES生活用品展等,许洪灏和他的同事们都有机会前去观摩。虽然旅费开支可观,但公司目的明确: 要让自己的设计师们开阔眼界。每次观摩回来,设计师们都会坐下来认真交流,总结心得。

然而,能像联想、华旗这样舍得在设计上猛砸重金的企业毕竟还是少数。更为关键的是,企业培训不可能和学校的教育、社会的职业培训有机地结合起来。

很多二、三线学校的学生向记者表示单凭学校的所学难于就业,他们对社会机构的培训也鲜有了解。北京工业设计促进中心的工作人员透露,虽然该中心的培训可以弥补大部分二、三线学校的不足,然而主动联系该中心的学校并不多。同样,积极主动开展培训的企业就更少了。

从学校的综合培训、到社会职业培训再到企业的专业培训,这是一个优秀的设计师需要经过的整体历练。遗憾的是,现在虽然各个环节都有所努力,却支手难擎天。缩小设计人才梦想和现实的鸿沟,仰赖于打造健康的设计人才培养机制,而在这样一个链条上,只有环环相扣,互相配合,才能变“被动”为“联动”,最终真正从根源上根治中国IT设计人才的“怪病”。

发表于: 2007-10-08 16:46 天下无人不识君 阅读(1740)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