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本文从矛盾管理学、东方管理学、和谐管理学、企业生态学四个方面,对企业成长理论与实践创新问题作了探讨。所有这些探讨的根本目的在于为企业的可持续成长提供一种可资借鉴的理论与实践模式。

 

诚如韩太祥教授所言,企业成长是一国经济发展的微观基础,具有极大的研究价值。同时企业成长又是一个复杂的动态过程,由许多的因素制约……。这些均给理论研究提出了极大的挑战,也说明对企业成长的研究是一片处于报酬递增阶段的沃土”[1]

从新的管理学视角来审视企业成长的基本概念和相关论述,是对企业成长理论和实践进行创新的方法之一;近段时间以来,在我国国内提出的比较有影响的企业管理理论主要有矛盾管理学、东方管理学和和谐管理学等。这三种理论各有特色,矛盾管理以哲学见长,东方管理侧重文化,而和谐管理则更多的指明了管理的目的,恰当的应用其中的基本理论、概念和重要观点,并与企业成长的相关实践内容进行整合,就可以形成创新的企业成长理论,如果这些理论经过实践的检验是正确的,那么就可以将这些理论运用在适当的场合,以指导企业成长实践。

1矛盾管理学视角

研究者们在研究企业管理理论的过程中越来越发现,企业管理需要处理各种各样的复杂矛盾关系,对矛盾的处理又有各种不同的见解;企业本身就是一个多元矛盾的复合系统,在这一系统中,矛盾出现和矛盾解决的循环运动构成了企业成长的动力,管理的过程就是正确处理矛盾的过程。在该领域的研究是由我国著名管理学家,中国人民大学李占祥教授最先提出来的,李占祥教授于1997年在“矛盾管理是管理学的理论基础”一文中对矛盾管理学做了开创性的研究。

矛盾管理学首先对企业管理的最根本问题作了解答,这个根本问题就是企业观、管理观和管理路线的问题。通俗的说,这一解答告诉了我们什么是企业、什么是管理、如何去管理的问题。

矛盾管理学认为:企业是经济性和社会性对立统一的、由人群整合(互动和融合)的组织,它是由一系列具有逻辑关系的生命力因素构成的人造系统,因而是可以改造的;在矛盾管理学看来,管理的本质就是正确处理矛盾,实施企业可持续成长,即既要追求企业生产力水平的永续提高,又注意节约资源和改善生态环境;这在当前环境状况日益堪忧的情况下对企业的发展具有根本指导意义。

矛盾管理学的管理路线对指导企业可持续成长具有重要作用,是对企业成长理论的重要发展。在矛盾管理学看来,要保持企业之树常青,企业长寿,企业应当坚持走可持续成长的管理路线:要树立与时俱进的企业事业观,以企业价值最大化作为管理目标,正确处理企业成长的内在矛盾,准确把握企业生命周期的有关结点,坚持外延规模扩大和内涵素质提高相结合,企业要明确学习和创新是企业成长永恒之道,人才是企业成长决定因素;此外,矛盾管理学还对如何解决企业成长中的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问题,正确处理企业成长中生产力合理组织、市场关系协调、上层建筑建设等方面的重大关系等问题,进行了探讨[2]

此外,矛盾管理学的研究还在具体应用环节提出要正确处理企业成长中的主要矛盾和根本矛盾问题,正确处理企业成长中生产力合理组织、生产关系协调、上层建筑建设等方面的关系等内容,并结合企业成长实际作了具体分析。

矛盾管理学视角的企业成长理论从最根本的理论问题开始,结合对实践中的一些重大问题的探讨,高屋建瓴,统揽全局。同时,这一理论又有着较强的可操作性,做到了理论与实践的完美结合。

2东方管理学视角

1994年胡祖光教授建立起了“有别于西方管理学的、结构严谨、立论科学的东方管理学”,它是在以物为中心、以组织为中心和以人为中心的“管理连续谱”中明确的定位于“警句式的管理学原理”的,并且称为“管理要务学派”[3]。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苏东水教授在20世纪90年代基于东西方管理文化差异提出了系统的东方管理学理论,并阐述了东方管理“以人为本、以德为先、人为为人”的“三为”思想,并以之为基础提出东方管理“三、六、九”构成理论和“十五要素说”。

从东方管理学视角探讨企业成长理论具有一定的优势,因为东方管理学集成了东西方文化,并将其有机整合为一个蔚为壮观的体系。东方管理学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有很多建树,而且,苏东水教授还提出了“三学、四治、八论”的东方管理学学科体系和教材体系;东方管理学派认为:管理的本质在于“人为为人”,其中,“人为”强调了管理的主动性、社会性、目的性、有组织性和过程性,而“为人”则强调了管理存在的目的和客观要求、强调了组织和个人之间的紧密联系[4]

但由于东方文化和东方管理学内在的注重文化管理和理念领导,在一定程度上偏重于“形而上”,而其对管理实战的研究也有些从属于文化和相应理念层次。所以,我们可以于此提炼出企业成长的文化内涵,这是取其精华的表现,而且也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纵观企业成长的研究历史,从东方管理学的角度提炼出的企业成长文化内涵是空缺的。而这正是东方文化和东方管理学的精髓所在,更进一步的,若能将东方管理学的文化内涵和西方管理学的实践技法有机结合起来,实现强强联合,将更会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这里试以“三为”思想为中心,对此加以探讨:

以人为本:人才是企业成长的根本,这是企业成长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文化信条,就这一点而言,“海尔”的企业源头论为企业成长做出了榜样,员工是源头,企业是大河,用户是小河,有了源头活水,有了奔腾不息的小河,才最终汇成企业的大河。员工是企业成长最重要的财富,企业的成长和发展要依靠员工的主动性和智慧。可以看出,以人为本内在的要求企业重视员工的福利待遇和培训,重视员工职业生涯规划和完善的人力资源管理体系建设;同时,孟子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则是从另一个层次来说明企业要在重视人的作用的基础上,注重保持企业内部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和谐融洽,企业内外部员工、客户、政府、供应商、公众等利益相关者之间的“人和”。

以德为先:在以人为本的基础上,企业成长对人的要求则是“以德为先、德才兼备”,这是“人德”;从企业的层面来看,企业要重视企业伦理在指导企业成长中的重要作用,注重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关心员工成长,改善员工工作生活质量,保护生产环境,维护正常的商业环境,遵守商业法律法规,依法纳税等等,这是“商道”;人德为本,重视商道,企业才能获得持续发展。

人为为人:企业成长中要充分发挥员工的主人翁精神和他们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常听到一些领导者讲“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面对困难要积极寻求出路,这时就要多考虑一下企业成长中的“人为”因素,毕竟企业中同样是“事在人为”。而“为人”则点明了企业管理的目的和归宿,要重视研究人的规律,满足人和社会在各个层次的需求。这些需求既有可能来自组织内部,员工依托组织这一形式来进行生产、经营活动以维持其生存和发展的需要;也有可能来自组织外部,即某些群体或个人对组织能够提供的产品或服务的需要。其实,社会客观需要决定组织的产生与发展,说到底是由人类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所决定的,所以要获得企业成长,就要注重研究人和社会发展的规律,并将这些规律主动的运用到企业成长实践中去。

3和谐管理学视角

和谐管理理论最初是由席酉民教授于1989年提出的,在其后十余年的研究与实践中,席酉民教授及其研究团体通过对一般管理思想和理论的扬弃与突破,形成了和谐管理的基本思想和理论,并将之发扬光大。根据和谐管理的基本观点:“和”被定义为人及人群的观念、行为在组织中合意的嵌入;“谐”是指一切物要素在组织中合理的投入。和则是用来应对人的永恒不确定性的专门装置,主要目标是为了消减源于人的不确定性;谐则则是用来处理任何可以被最终物化或要素化的管理问题的,它的主要着眼点在于(概率意义下)确定性中的效率问题[5]。简单的来说,“和”是人和,“谐”是事谐,当人与事偏离常态时,就需要通过“和则”与“谐则”的作用来对之进行调整。从和谐主题出发,选择优化和不确定性消减的问题解决方式,构成和谐管理理论认识论和方法论的基本特征。

就企业成长创新来说,和谐管理理论的意义在于:它为企业成长提供了一种新的选择,当企业成长中“人”的方面或可归因于“物”的方面出现主题漂移时,就可以通过“和则”机制和“谐则”机制并综合企业家才能的作用,选择优化工具和不确定性消减工具进行相应的改进,克服主题漂移,促进企业成长。

当我们将和谐管理理论应用到一个更加广泛的环境中时,我们发现和谐不但可作为企业的目标,更可作为社会的目标.独立的企业在微观的层次上实现企业和谐,而整个社会则客观上要求宏观层次的全社会的和谐。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与和谐是和谐管理理论在更宽广领域内应用得出的结论。这与本文中一直在提倡的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成长的相关论述是一致的。

4企业生态学视角

伴随着企业组织形态的演变和企业经营理念的变革,传统经营理念指导下的企业己经无法适应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而产品生命周期的日益缩短,使一些企业开始从生态学的角度进行思考;这种思考基于一个认识:企业是一个由各种因素组成的生命有机体,企业与环境之间的关系与生物体和其赖以生存的环境之间的关系有一定的相似性。有些研究者已经在结合生态学、管理学、经济学、植物学等的基础上,建立了一个完整的企业生态体系,对基于生态学的企业群落、企业共生体及其竞争策略、运行模式等进行了详细的研究;有些学者提出要在“企业健康”的基础上形成企业系统的竞争能力,进而精心培育企业的核心竞争力[6]

从企业生态学与企业成长创新相结合的角度来看,又有研究者提出了“企业进化”的概念,指出企业的发展如同生物进化一样,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自然规律同样支配着企业的成长和发展。市场竞争的压力促使企业不断发展创新,同时科技的发展,尤其是重大科技革命,能为企业成长带来极大的推动力,从而最终促成“企业进化”[7]。在此过程中,企业的“遗传和变异”也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所以企业成长创新不能完全脱离其原有的竞争优势、产品、服务、渠道、供应商等等,盲目求新求异是不可取的。从企业生态学角度研究企业成长的特色在于,企业生态学将企业看成是一个生命体,它的产生、成长、成熟、衰退等都与生命体有相似的规律,企业个体之间和企业与环境之间有着类似生命体的相互依存关系。正如仿生学的研究促进了很多技术发明和创造一样,从企业生态学角度来研究企业成长及其创新,也有着重要意义。

    综上,我们从矛盾管理学、东方管理学、和谐管理学、企业生态学等新的管理视角,对企业成长理论与实践创新作了探讨。尽管各家学派对企业成长理论与实践创新见解各异,但所有这些研究的目的在于从根本上提高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促进企业的可持续成长。



参考文献:

1.         韩太祥,“企业成长理论综述”[J],《经济学动态》,2002年第5

2.         王树文,《企业成长与矛盾管理》[M],经济管理出版社,2003

3.         吕福新,“东方管理学的建树、创新和发展——对东方管理学研究的追溯、综述和管见”[J],《商业经济与管理》,200312

4.         苏涛,“关于管理本质的思考——东方管理学派的探索”[J],《当代财经》,2000年第12

5.         席酉民,尚玉钒,《和谐管理理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6.         孟宪忠,王汇群,“企业范式、企业健康与企业系统竞争力”[J],《经济纵横》,2003年第7

7.         梁家骅,葛振忠,范建平,“企业生态与企业发展”[J],《管理科学学报》,20024月,第5卷第2

发表于: 2007-04-13 13:09 ns_hp 阅读(2334) 评论(2)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 re: 企业成长理论与实践创新模式探讨
视域是比较宽,但好像缺乏深度,还想看到更加深入的分析,或者结合中国企业的实际进行探讨。
# re: 企业成长理论与实践创新模式探讨
引用
2007-11-06 10:48 | ns_hp | 2楼
谢谢您的指点,有机会多交流。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