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黄光裕的“钱力”与脆弱的权力’说起
本文标签: 国美,黄光裕,环境,权力,钱力 

从‘黄光裕的“钱力”与脆弱的权力’说起

/唐庶

虽然国美电器黄光裕的案子早已不是新闻,但读了凤凰网的文章‘黄光裕的“钱力”与脆弱的权力’一文,仍然产生难以控制的感慨。

知道国美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随着国美在家电卖场方面颠覆性的商业模式的成功,黄光裕的大名也就如雷贯耳,家喻户晓了。当时的家电还是非常紧俏的商品,要买到进口原装的电视、录像机、摄像机之类的商品一般只有要到出国人员服务部才行,再有就是国美电器了。当时的国美还是一般的门店,不像现在的超级卖场连锁店,记得我的一台JVC录像机就是在当时国美西四的一个小店买的,正经用了很长时间,现在早已不用了,但想当时租借录像带看电影的日子还是有点意犹未尽似的。

说实话,无可否认黄光裕是一个商业奇才,在搞活家电行业这个电器产业链方面做出了不可否认的贡献,假使没有黄光裕或者国美模式,我们的家电产业或者不会发展这么快,我这样说应该不是夸张,因为站在制造业的角度来看,前端是设计研发,中间是制造,后端是流通服务,或者叫后制造业。没有后端的产品顺畅流向消费者手中,前面的就都会有问题,研发生产也就失去了意义。最近我们也在提起后制造业的问题,据说我国政府准备在“十二五”计划中也要加强后制造业的推进工作。这里肯定了黄光裕的商业能力和贡献,但正如《圣经》所说我们生来就是有罪的一样,大多数的商人或许都与生俱来的带有“原罪”,当然也有“后罪”,这点在理论界和法律界早就有过探讨,站在罪与罚和公平公正的立场来看,任何人都要为自己的犯罪付出代价。

上面谈到国美和家电行业,其实远不止于此。一次在和朋友聊天时,朋友问我,你们MARKETING一般如何进行市场划分?我说简单,可以按区域划分,如华北、华东、华南、西北等等;也可以按行业划分,如航空航天、汽车、机械、高科技电子等行业,另外还有一个“腐败业”。朋友听后哈哈大笑……

面对现实的环境,仔细想来,有时你做的每件事情都是有罪的,正如一次听报告结束时有人提问报告人说:“大家认为XXX如何如何,你怎么看?”报告人在回答完之后特意加了一句:“其实我也不干净!”

絮絮叨叨发了些感慨,其实还是希望看到一个干净的空间,环境差并不能成为我们有“罪”理由……

……………………………………………………………………………………………….

转载:以下文章来源凤凰网

http://news.ifeng.com/opinion/politics/200912/1223_6438_1484691.shtml

黄光裕的“钱力”与脆弱的权力

黄光裕案就要开庭审理了,迄今已有原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原浙江省纪委书记王华元、原公安部部长助理郑少东等涉案高官落马。媒体近日又报道,上海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朱影涉入此案,日前正式被刑拘。曾有人评论说,黄光裕案证明了资本的邪恶。如果换一个观察角度,也可以感慨,收买权力其实不难。

一种持平之论说,钱无所谓善恶,关键是人怎么看待它运用它。

黄光裕一度是中国首富,他有的是钱。应当说,他在很大程度上是靠勤劳致富的,这名成功企业家旗下的国美电器为不少企业提供了销售平台,为很多人提供了饭碗。黄光裕的金钱进入商业流通领域后,就变成一种社会资本,这为黄光裕带来了财富,也极大地增加了社会福利。在这一面,金钱表现为善。

但金钱作为一种等价物,它可以用于收买,包括该买的和不该买的。不是金钱一定要收买它不该收买的东西,而是掌握金钱的人运用金钱作恶。检察机关对黄光裕的指控,据称主要是内幕交易罪和行贿罪。陈绍基、王华元、郑少东具体如何涉及此案,目前缺乏相关信息,难下结论。但这些人大多分布在政法、纪检系统,他们能为黄光裕办的事,大概就是替他的不法情事撑腰。自然,这少不了一桩桩钱权交易。

通过钱权交易,黄光裕买到一部分权力,然后以权制权,达到以小搏大发横财的目的。从时间上看,先有钱之恶,再有权之恶。而在权力作恶之后,金钱也就更加邪恶了。黄光裕有的是钱,而在权力从旁协助之后,资本才可能在邪恶的方向上发展。国家设定的游戏规则,在黄光裕面前有等于无。除了行贿,如果黄光裕被判定有更多罪行,那一定是金钱与权力合谋的结果。

资本之恶,黄光裕是一个例子,华尔街之于金融危机也是一个例子。对于资本的力量,资产阶级**主义革命者孙中山主张节制。但在资本与权力的关系上,我看到了中外的某种差异。华尔街出了一批巨骗,这些巨骗逃避了政府监管,自己发了财,投资者遭了殃。美国政府在其中的责任,是监管不力,并无官员涉入。而黄光裕作为中国首富锒铛入狱,却把一批大小官员拉下水,完全可以说,权力本身成了金钱作恶的同谋。

黄光裕案提醒我们,必须警惕资本的力量,而政府目前所要做的,就是加强对市场的规范和监管,包括强有力监管资本的流动。而要规范市场与监管资本,必须首先规范权力,对权力运作进行有效监管。从贪官受贿之巨,我看到钱权交易的兴旺发达;从贪官拿钱不多,我又看到权力被贱卖,而在权力被贱卖的背后,则显然是一种权力的无主状态。

黄光裕要受到审判,落马的贪官要受到审判,被交易的权力也要有反思。掌握资本的是有人性弱点的人,所以要节制资本。掌握权力的也是有人性弱点的人,所以也要节制权力。如果权力不受节制,以美国企业家拥有资本之巨,岂不是要把满朝官员都拉下马来?对贪官处以刑罚,这是节制权力的一种办法。更为关键的是,着眼于权力本身。

问题富豪背后为何少不了问题官员

作者:禾刀

媒体消息说,深圳首富黄茂如被传涉及内地首富黄光裕一案遭公安机关带走,但目前该消息没有得到证实。各类富豪榜向来被称为杀猪榜,意谓上榜中人特别容易出问题,这次可能又一次被验证。

826发布的《胡润百富榜-中国富豪特别报告》披露,10年来登陆胡润百富榜、财富令人艳羡的1330位中国富豪们,有49位发生了各种变故,其中被判刑的16人,尚未宣判的3人。(《广州日报》1218)

问题富豪占10年百富榜总人数仅3.7%,对富豪群体主流似乎构不成什么威胁。不过,从涉案金额以及社会影响来看,其负面作用之大令人瞠目结舌。虽然没有永远屹立不倒的富豪,但如果富豪前仆后继绊倒在法律面前,至少意味着社会造富路径有纠偏的必要。

注意到,紧随问题富豪其后的,往往是身世显赫的高官接二连三翻落马下。许多时候,问题富豪表面看来人在江湖,身不由已,而一些手握重权的官员也表现出迫不得已、无可奈何,但在这背后到底有多少***结内幕?眼下的事实是,每一次内幕的揭开,几乎均显露出权力寻租的肆意张狂。

不久前,在《南方周末》创刊25周年庆祝活动上,万科董事长王石在主办方提供的几个标签中,为自己选择了不行贿。在随后的发言中,王石透露了万科不行贿的商业道德底线及其受到的广泛质疑:一次企业家论坛上,他与一位嘉宾先后发言,我讲我不行贿,下面没有掌声;他讲他行贿的时候,下面掌声雷动。我坐在台上多少有点尴尬。”(《新京报》826)

行贿者有市场受人追捧,不行贿成孤家寡人备受冷落。在一个崇尚灰色哲学的权力变现环境里,不行贿意味着很可能丧失一个博得权力者好感,从而或抢占政策先机、或打政策擦边球、或拿政策作内幕交易的丰厚回报良机。富豪的话语代表是钱,官员的话语代表是权,在你恩我爱的情形下,如果权力本身不具有高度自警意识,如果各项监管措施效率不高,如果权力违规成本很低,***结的风险必然很小,***结就必然成为一些人的选项。

实际上,那些致力于利润最大化的商人,很容易在权力的诱惑与胁迫夹击下就范,投所好。事实上,也正是***结的高回报,才造就一些富商攀附权力高枝后,财富得以超常规速度增长的不正常现象。

问题富豪背后为什么总少不了问题官员?客观讲,即便法制再健全的社会也难以避免不会出现问题富豪,但如果富豪接二连三倒掉,而且背后又屡屡出现***结的影子,那么至少应从社会机制和法律角度这两个方面,深入反思社会造富路径的健康问题,毕竟这是培养公众信赖与景仰致富模范的根本,也是更多人走向成功的康庄大道。

胡润百富榜背后难以承受的财富游戏

作者:单士兵

1013,一年一度的胡润百富榜在北京公布,王传福 、张茵家族、许荣茂家族位列前三甲。值得关注的是,今年有7位企业家首次挤进百富榜前十位,这在胡润百富榜1999年创立以来尚属首次。

现在的胡润百富榜,也是特定年代财富激荡的表征。今年胡润百富榜的前十位排名,呈现了巨大的变化,自然也关联着特定的时代元素。比如,在国际金融危机的语境下,有的人在危局中沦陷,有的人却找到了新的机遇。

过去一年有太多财富故事,也讲述了富豪们跌宕起伏的命运。比如,在去年前十名中,首富黄光裕被捕入狱和榜眼杜双华的日照钢铁被国企山东钢铁收购,就给《2009胡润百富榜》前十位的排名带来巨大变化;还有荣智健,可以算得上国际金融危机下最大的受害者,现在的排名只有37位。一纸胡润百富榜,能够唤醒人们太多商业记忆,从中品味这个时代的财富游戏

生活在这个充满机遇与挑战的时代,财富阶层的身份在不断发生着变化,他们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等场域内,随时扮演起新的角色。如果把财富阶层角色的变化作为一个切口,就很容易探寻到一些财富游戏的本质。当去年的首富黄光裕今年寄身于深牢大狱,人们看到了违规进行资本运作、非法挪用资金以及行贿官员之类的丑行,一定会感叹市场原来是可以如此操纵的。财富英雄的囚徒命运,其实不只是一个人的罪行,而是市场的悲情。

这种昔日英雄的挽歌,让今年变化巨大的胡润百富榜给人五味杂陈的感觉。市场是个好东西,谁都希望百富榜上的财富英雄都是市场弄潮儿,能在金融海啸的浪尖上笑看风云。但必须承认,在今天,绝对纯洁健康的市场环境还只存在于童话世界。以金钱摆平权力,以权力换取市场,目标功利化、行为短期化的投机行为,依旧有着巨大的生长空间。于是,权力赐予财富,非法投机敛财,仍然是一根强力运转的轴,在一定程度上支撑着这个时代的财富游戏。今天有谁在百富榜上笑,或许明天就有谁在百富榜下笑。

诚然,市场竞争也是风起云涌,此起彼伏,胡润百富榜的落点也应该呈现变化。但是,在健康市场环境下,财富阶层的身份变化,却不应是这样的一场游戏一场梦。毕竟,这种不透明、不稳定、不均衡,并不是仅仅由市场力量主导的,它背后存在着非市场因素的可怕推手。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在财富与权力之间,现在仍然缺乏明晰的分界。也就是说,各种不同的市场力量,并没有完全处于一个充分平等的博弈平台。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些走上胡润百富榜的富豪往往难以摆脱杀猪的命运。一些制度陷阱的存在,让胡润百富榜向世人展示着一种令人难以承受的财富游戏。

随着公众财富理性意识的增长,审视胡润财富榜的价值,是应该向梳理背后的经济规律与社会制度进行重大转身了。比如,对于今年新晋百富榜前十位的那多达7位的企业家,他们财富生长的规律就值得探寻。他们的市场运行包含着怎样特定的经济价值要素?在市场弄潮儿的身份背后,到底有没有一片野蛮生长的领地呢?这个巨大变化的百富榜其实也就是对社会财富进行分配的表征,这里面到底有没有损害公共利益与公民权利的现象,这些富豪们到底有着怎样的财富伦理与财富文化呢?搞清楚这一切,或许可以铺陈出这个时代经济社会的清晰路标。

这是一段不可复制的岁月,因为即使混沌,却存在新的可能性。这是吴晓波在《激荡30年》说的话。一纸胡润百富榜,一场变化复杂的财富游戏,其实也包含着太多的混沌与可能。我们不希望在混沌中有着罪恶与不公,只希望在可能中孕育公平与正义。而这一切,都需要使这个时代的财富游戏真正形成公平的规则。

富豪纯洁度与仇富心态的纠结

作者:马红漫

围绕富豪的任何新闻都吸引大众的眼球。近日,《胡润百富榜-中国富豪特别报告》发布,首次对落马富豪进行了盘点。这份报告披露,10年来登陆胡润百富榜、财富令人艳羡的1330位中国富豪们,有49位发生了各种变故,其中17人获刑入狱,3人待宣判。

在胡润看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近10年来,大部分企业家都能带领企业健康成长。而牟其中、唐万新、顾雏军、周正毅等人的落马,大多因挪用资金、诈骗、行贿等不轨行为而自毁前程。然而,这一结论却难以彻底解释清楚普通民众对内地富豪纯洁性的一贯质疑。

一般而言,只要市场竞争环境相对公平,被冠以富豪光环的人士必然要拥有超人的智慧并付出艰辛的努力,本应该成为激励世人努力的典范。然而,在中国市场经济初成之际,许多经济领域其实一直与行政力量因素纠缠在一起,也正因此,一些富豪的诞生难免与灰色领域产生交集,是为国内仇富心态滋生的根源所在。笔者建议,不妨让这份特别报告的出炉,再次成为全面客观审视国内富豪现象的契机。

事实上,所谓的富豪榜中外皆有,两者间的差别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上榜者态度迥异。国外上榜者视之为荣耀,而国内一些富人却往往避之而不及。其二,排名主办方信息掌控程度不同。在成熟的市场经济体制下,要想完全隐藏个人的财富规模难度极大;而国内相关数据的公开程度却无法与之企及,《2009胡润财富报告》因此提出了隐形富豪的概念,在排名中就考虑到了一些主观因素。

国人不愿露富,除了低调的传统思维影响外,富豪们闷声发财的另一个因素恐怕就是对创富秘诀的本能回避。以曾经傲居胡润榜中国首富的黄光裕为例,虽然他之后财富的几何倍增长得益于资本市场,但是其发家的基础还是实体企业。国美电器在黄光裕的带领下,由北京珠市口一间几十平方米的小店一举成为家电零售商的巨擘。世人皆称,这一迅速崛起的过程缔造了国内家电零售业的神话。如今,随着黄光裕锒铛入狱,各界对他进行了重新的审视。尽管已经有部分司法监管人员与之同案牵连,但他当初缔造神话究竟凭借的是何种神力,其中的发家细节至今仍不得而知。黄光裕固然只是个案,但以其首富的名头,又堪称为一个典型例证。近期被曝光的一些商业贿赂案件表明,时下寻租、商业贿赂等潜规则依然横行,甚至连一向秉持公平竞争理念的大型跨国公司都相继曝出贿赂门。以此逻辑推理,按照胡润这份特殊报告的结论来看,众多富豪们又如何能够做到出淤泥而不染呢?

无须讳言,当下社会的确存在仇富心态,这不利于社会经济的发展。但是,假如每个富豪的财富都能够一笔笔地说得清楚明白、每个公民只要勤奋努力就能拥有成为千万富翁的平等机会,那么,所谓的仇富心态也就会自然消失。但问题在于,只要行政干预下所引致的超额利润依然存在,市场内就不乏渴望跻身富豪行列的人士铤而走险。遗憾的是,当前内地的法律监管相对弱化,在客观上纵容了这一畸形致富路的通达。以挪用资金为例,如果发生在内地,当事人一般只要退回款项就可以高枕无忧,即便是无力偿还,也可通过诸多变通方式免于追查。三九集团与关联企业曾长期占用下属上市公司25亿元资金,在无力偿还的情况下,相关责任人仍然可以平稳退休;电广传媒资金遭大股东侵占后,最终通过以股抵债创新方式了结。而黄宏生、黄光裕却因雷同的问题,都受到了香港地区刑事司法的起诉或制裁。可见,境内外针对商业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差异,不仅是影响富豪榜清白程度的一个重要因素,也是从今天开始避免富豪们再被质疑的最有力途径与工具,这仍然需要内地监管部门从基本的规则开始学起。(作者系上海第一财经频道主持人、经济学博士)

发表于: 2009-12-23 23:25 IT观潮 阅读(1309) 评论(1) 收藏 好文推荐
# re: 从‘黄光裕的“钱力”与脆弱的权力’说起
2009-12-26 12:11 | 那逝去的年华 | 1楼
很多时候人都是给自己找借口
其实黄也有机会成为任正非那样的巨人
有机会打造一个连锁王国,甚至走向全球竞争,迈入世界500强。
我很认同博主的一句话
“环境差并不能成为我们有“罪”理由”
黄的错误在,对“最小的付出获得最大的回报”的理解
但就正常的商业社会,这句话是没有错的,甚至应当追求的目标
但当“最小的付出获得最大的回报”脱离了道德的范畴
所作所为已经阻碍了社会的发展的话
就只能说惋惜了。
企业家为什么不能
“最大的付出获得更大的回报”
“用无尽的回报造福社会”
也许,黄还没有想清这辈子活着为了什么
就是为了一个首富的头衔和无尽的带不进地下的钱吗?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