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最受推崇的中国大学校长

  

  百年历史上,中国大学校长曾经是一个星光灿烂的群体。近代之蔡元培、胡适、梅贻琦、张伯苓、竺可桢等已因其对中国现代大学制度的卓越贡献而垂诸史册,风范千秋;当代之马寅初、谢希德、江隆基等同样以其丰富的人性遗爱人间而一直为后世怀念。如果说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大学是现代文明的航标灯,那么大学校长则应该是现代文明的守灯人,其于文明转型过程中的发展中国家的重要性无可争辩。正是这个意义上,我们对中国现代大学的成长、对中国大学校长的成长一直抱有特殊关怀。

  跟整个中国社会一样,处在转型期中的中国高等教育、中国大学校长,面临着太多的矛盾和痛苦;但同时也面临着太多的机遇和幸运。须知,一马平川从来不是成就历史人物的大舞台。只有在激荡中,在迷茫中,在艰难困苦中,才蕴藏着创造历史的大机会过去那些伟大的校长,没有一个是在顺境下、在什么条件都已经具备的前提下开辟自己的时代的,今天的中国大学校长要想不成为历史的匆匆过客,同样没有理由也没有时间来抱怨自己所处的时代。你站到了那样的位置上,你就肩负了那样的使命,你没有借口,你别无选择!

  但是,当下中国大学校长们意识到了这点吗?他们准备好了吗?为此本报聚焦大学校长,追问大学校长,希望这种聚焦和这种追问,能加速推进中国现代大学校长的成长。

  中国大学校长公众认同度调查问卷由博客中国网站发布。在关于中国大学校长的系列传闻不断翻新的情况下,社会舆论对教育问题的关注,对教育改革滞后尤其是高等教育改革滞后的焦虑,均通过这次民意测评得到展现。

  本次调查始于68日,止于623日。共收集有效样本3311例,其中男性占91.0%,女性占8.9%。有45.1%的调查对象年龄在21-25岁之间,68.4%的调查对象年龄在21-30岁之间,平均年龄28岁。从学历来看,绝大多数调查对象都有大学就读经历,具有一定代表性和可信度。

  调查结果表明,中国大学校长公众认同度不够理想。有69.87%的受访者认为当下中国大学校长的总体形象更接近官员,认为更接近教育家的则不过6.54%,认为更接近专家学者的也不过9.98%。显然,这一公众形象定位,与其首先是一个教育家的角色有一定距离

  另外几组数据说明同样问题。虽然记得自己在校时的校长的比例偏高,达77%;欣赏和支持的比例却很低———很欣赏很支持以及比较欣赏比较支持的两项相加不过20.77%。无所谓的达33.3%,不欣赏不支持的达33.37%。讨厌和反对的也有12.57%。对在校时的校长没态度和态度较对立的占绝大多数,这说明中国大学校长公众认同度堪忧

  大学校长作为一个特定的群体,被公众寄予特别的期望,是一点不奇怪的。对公众而言,大学校长不仅仅是一个团队的领袖,一个机构的管理者,他更是一种力量的代表,一种价值的守护者。换言之,他不仅负有世俗的责任,更负有超乎世俗之上的,纯粹文化的、精神的使命。他往往代表着一个民族文化上和精神上的高度

  总之,大学校长是一个特殊的职业,从事这个职业的人必须具备特殊的气质。这样的逻辑在公众中早就约定俗成。于此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回答哪些素质对大学校长最重要时,有多达62.53%的受访者首先选择人文素质

  大学校长的人文素质最被看重。用这把标尺来丈量,当下大学校长公众认同度偏低。人文素质不是一个空洞的词汇,而有其具体内涵。丰满的人性,丰厚的学识,坚韧的信仰,对公正公平的不渝追求,都应该是构***素质的基本要素。但调查表明,在这些方面,当下大学校长恰恰难于满足公众的期望。在受访者中,认为大学校长最欠缺正义感和社会责任感的受访者达38.27%;而认为大学校长已经具备正义感和社会责任感的受访者则不过17.33%。认为大学校长作风**的只有27.24%;认为大学校长具备恻隐之心、关怀人尤其是关怀弱者的只有22.57%大学校长是否了解中外教育大势这个选项的数据较为乐观,选择肯定回答的受访者首次也是惟一一次超过半数,达50.53%。可见对当下中国大学校长的知识水准,相对而言,公众还是高度评价,认可度不俗。

[老实说,来北京之前对人文没有什么感觉,因为在上海呆了7年,宁波呆了3年,那儿有的更多是市场经济。初来北京,接触那么多N人、K爷们,突然感觉自己是绝对的文盲,虽然已经读到博士。的确,从高考结束就没有多接触人文方面的教育,虽然读到博士,语文这方面也就只是高中水平,虽然自己对中国古代文化一直在关注、学习,但纯属个人兴趣爱好,也没有太多交流的机会。从来北京之后,也开始“附庸风雅”起来,也更多反省反思,探索人生的意义,开始哲学式的思辨。看来当年有位朋友对我说的很对,“不到北京对你而言生命将不完整,很难有非常大的突破。你生命中很多缺失的东西在北京能找到,凭你的悟性一定能有所突破”。]

  大学校长公众认同度不尽如人意,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下中国高等教育与公众的预期还有相当距离。问题如何解决呢?本次调查的数据或许可做一些提示。在问及大学校长究竟应该如何定位时,87.25%的受访者认为大学校长首先应该是个教育家,76.42%的受访者认为大学校长需要职业化。也就是说,绝大多数受访者都赞成大学校长归位,即回归到职业教育家的本色上来。

  这个判断是符合教育规律的,也是切中中国大学的积弊的。只有从职业教育家的生涯中,只有从众多职业教育家充分的博弈中,才可能诞生真正具备人文素养的大学校长,也才可能诞生真正具备人文氛围的现代大学和现代大学制度。方向很清楚。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敢不敢想的问题,现在的问题只是敢不敢做的问题。身处最前沿的大学校长们敢不敢做、敢不敢突破体制围城,更是关乎高等教育改革成败的最关紧要之处。

  最受推崇的校长

  1.蔡元培 

  2.胡适 

  3.马寅初 

  4.梅贻琦 

  5.苏步青 

  6.茅以升

  7.蒋梦麟 

  8.匡亚明 

  9.李达 

  10.吴玉章

http://class.sinaedu.tol24.com/examCoachAction.do?topic_id=1377&article_id=26356

发表于: 2005-07-10 14:34 肖利华 阅读(622)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