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2019年9月>
2526272829303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12345

最近来访

留言簿(0)

文章分类

文章档案

相册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

宏杉科技是一家成立七年的创业公司。根据IDC中国外部磁盘存储数据,2016年上半年宏杉科技位居中国Top 10增长第一位。2016年,宏杉科技历时6年实现6.1亿营收,公司员工达千余人。李治就此感慨说:实业不易,取不得巧,吹不了牛。

2010年成立的时候,宏杉科技是中国最早真正进行存储自主研发的本土企业之一。七年后,能够提供块存储、文件、存储虚拟化和存储软件四大类产品的全线企业级存储厂家,国外是EMC、日立、富士通,国内就是宏杉和华为。2016年初宏杉科技历时两年研发推出了面向企业混合云环境的存储连接平台、全球独一份的“双ITCloudSAN。现在,CloudSAN在全国几十个行业得到应用。

如今,已经累计服务超过5000多家客户的宏杉科技,在2017413日再次推出了完整的存储理论“存储七项式”:这是一套具有7项一级指标、60+二级指标、数百个**指标和应用场景,彻底剖析用户存储需求的理论体系。“以用户需求为中心”,宏杉科技把自主科技创新推向了极致。

技术创新的本质

“宏杉科技有个非常重要的理念,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技术创新,一切有价值的创新都是为了满足用户需求的创新,而技术不过是使用的工具而已。苹果手机从来不会推广像素是多少、拍照分辨率是多少、采用了什么触摸屏技术,它只是简单地把技术蕴含到产品里再递到用户手中,连不会说话的小孩都会很快用这个设备,因为它更逼近人类使用智能设备的需求。”

作为中国最早真正进行存储自主研发的本土企业之一,宏杉科技一直在不停的思考技术创新的本质。而计算、网络、存储三大件中,为什么PC、服务器、网络的国内厂家早在2000年左右就已经开始做了,可是存储却要等到足足十年之后才开始做存储、才有真正的本土企业做存储研发?

这是因为对于计算和网络而言,设备的性能第一、价格第二,国内的企业很容易在模仿达到国际性能指标的同时,把价格降下来。但存储设备里存的是用户数据,数据的价值远高于设备的价值,而且用户数据存储往往要数年甚至几十年,因此数据生命周期管理也很重要。

对于用户而言,存储设备的可靠性更为重要。“所以存储这件事情之难,就在于用户对于存储产品的需求,从本质来讲就与计算、网络有天壤之别,有性能的成分,但是性能并不是第一位的。”而稳定这件事情恰恰不是简单通过模仿就能够达到,它需要长时间大批量的使用、应用、调整、反馈、改进,持续一代两代三代甚至四代五代产品的迭代,才有可能真正做到稳定。

此外,存的本质是为了取。因此一个存储公司要想能够保证在未来需要的时候把数据取出来还给用户,就要想办法解决在整个数据生命周期、整个设备生命周期中可能面临的所有问题。而所有这些问题都解决好了,每一次用户在取数据的时候都能取出来,才会认为设备是稳定、可靠的,“这件事情就足足花了宏杉科技七年的时间,我们一路上沿着这条路不断的以需求为导向创新”。

李治说:“对于宏杉来讲,公司持续成长的最核心的原因就来自于我们扎根的这块土地,这块土地上的用户和合作伙伴源源不断地给我们需求,而我们在不断满足这些需求的过程中,比EMC等国际厂商离国内用户更近,也比那些多元产品厂家更懂存储的需求。”

最终的结果是,宏杉科技到现在每年装机数超过6千台,而存储设备一定是用在数据中心,所以6千台的数量就意味着每年在将近6千个数据中心承载用户的托付。而从2010年到现在一共是15千台,通过这些部署的设备以及7年的用户体验,宏杉科技终于证明了自己存储产品的稳定性。

把云计算与企业存储结合起来的双模IT

用户对存储产品的本质需求是稳定性,宏杉科技已经花了七年时间解决这个问题,但宏杉科技并没有停止对于用户需求的探索。

李治讲了一个故事。他曾经拜访平安银行CIO,这位CIO以淘宝举了个例子。问:同一时刻有多少个应用软件在存取淘宝**的数据?一般也就两到三个,这就是云计算分布式的本质,即都是同质应用、相互关联很少,只有简单的数量累计,所以比较容易实现分布式计算。但对于银行帐户来说,任何一个对公**每一秒钟都有几十个、上百个系统对它进行操作,这对数据一致性的要求是云计算的若干倍。再比如,淘宝一定要第二天才能退货,从而保证在流量压力过高的情况可以隔日实现数据的最终一致性,可是很多银行业务都是近乎实时性要求。

为什么说CloudSAN是业界独一无二的解决方案呢?这恐怕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国内独特的互联网(云计算)计算与企业级计算环境并存的情况造成的。在欧美等市场,企业级IT环境已经高度成熟,而国内即使是企业级存储的采用与部署情况也远远未达到欧美企业的水平,但同时云计算等互联网IT对于国内企业的冲击却越来越大,这就造成了国内企业对“双模IT”的需求。反映到存储技术领域,就是需要高性能、高可靠、高可用,同时兼具资源弹性、横向可扩展能力的存储系统,CloudSAN就是在这个前提下诞生的。

“去年推出CloudSAN,我们是很忐忑的。中国IT企业过去一直跟着老外走,老外如果不在前面开疆拓土,中国有哪家企业能够真正提出一套架构、标准而且能够真正活下来的?在IT行业,非常稀有。”李治回顾去年的情况,“CloudSAN在全世界独一无二,确实又能够解决用户问题的架构。非常欣慰的是,在不到一年中得到大量用户的欢迎。”

采用CloudSAN系统,在传统存储架构不变的前提下,企业级用户很容易构建具有横向可扩展能力的高可靠云计算系统。与市场现有分布式存储方案不同,CloudSAN系统可以充分利用企业现有的存储资源,从而实现了与传统企业级应用的无缝对接。

CloudSAN的技术创新之一是在SAN存储节点后端,使用高性能低延迟40G/100G RDMA网络技术,构建存储第二网,称之为存储交换域网XANeXchange Area Network,存储交换域网),把存储与网络直联。通过在各存储节点间构建高速内部数据传输与通信网络,实现内部数据的高效传输,而高速以太网使存储设备间的传输通道不再是瓶颈,在此基础上就可以构建存储互联架构。

而这样一个跳过了传统服务器虚拟网关的技术架构,却来自之前宏杉科技的另一个以用户需求为核心的技术创新。在那一次技术创新中,客户需要在一艘舰艇上完成数据存储任务,而在舰艇两端的机架中只有很小的空间供使用,为此宏杉不得以跳过了现有的虚拟网关技术,想办法让存储设备直连双活。“这个技术发布后,发现把虚拟化网关扔掉有更多的好处,对用户来讲去掉了中间的性能瓶颈、去掉了引入的故障点,让整个系统的可靠性得到很大提升,成本也大幅度节约了。”李治回忆说。这种在极限条件下的技术创新,衍生出了后面很多新技术的思路,包括CloudSAN

技术创新之源:用户需求分解方法论

“这是个新技术层出不穷的时代,每天大家手机上都接受无数的信息轰炸,很多信息蜂拥而至,往往会影响我们对未来的看法。有的人说未来是软件定义世界、未来是超融合,但是我们从来不认为一个技术能够去定义这个世界,定义这个世界的永远是需求、永远是业务。在国外也有另外一个说法,叫做业务定义ITBusiness Defined IT,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也是我们认可的方向。”李治说。

实际上,现在上网随便翻看企业提供的存储采购标书,都标有需要几个控制器、最大控制多少个硬盘、缓存多少等指标,但当采购到了这些设备之后是不是真的满足了未来三五年甚至十年的数据生命周期管理需求?是不是就能与业务应用匹配呢?并非如此。

当存储不出问题的时候,用户可能从来都感觉不到它存在,当能感觉到它存在的时候就一定是出大事了。出大事的时候,企业的备份数据可能是几星期之前的,而业务系统却需要一通宵之内就要恢复。“每次都把用户逼到死角。我们既然对存储专注到了1厘米的孔钻到1千厘米深,那么是否可以创造一套方法论,帮助用户规划、了解自己的需求,从全方位去把握存储架构?这就是宏杉科技今年的目标。”

宏杉科技在经过了7年的探索与实践后,树立了业务定义IT的理念,以用户需求为核心、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存储理论体系,这就是宏杉首创的存储需求分解方法论“存储七项式”。

2017413日,宏杉科技2017春季巡展北京站拉开帷幕,今年宏杉科技巡展将覆盖全国31个城市,其中一个讨论的重点就是在本次北京站首发的“存储七项式”。“存储七项式”根植于用户的存储需求,可分解为性能和容量、应用支撑、数据可用性、业务连续性、扩展性、管理、成本等数百个**指标和应用场景分解,让用户真正透彻地了解自己的业务和存储需求。

“存储七项式”本身也是用户需求推动的创新。宏杉科技在服务全国的各个行业客户时发现,同样的问题反反复复在不同用户身上出现,从宏杉科技服务客户的角度来说就需要向客户说明各种潜在的问题和解决方案,时间一长就积累了一个庞大的知识库。

“这个知识库就是一个方法论,把用户的企业级IT需求从这七个方面进行分解,这个知识库里没有‘存储’两个字,跟存储技术没有关系,也跟EMC、华为、宏杉的存储设备也没有任何关系,它是完全从用户自身的业务需求出发,把与数据管理相关的内容一层一层分解下去,像剥洋葱一样剥到核里。”

李治强调:“今年我们新产品放在次要位置,而希望宏杉科技的市场队伍和专业技术队伍,能够为各行各业用户提供更多的咨询和技术支撑。”

中关村银行是宏杉科技的客户,也是国内核心系统最早使用国内存储设备的银行,而且是国产全闪存和双活系统。当中关村银行开始建立自己的IT系统时,中关村银行CIO曾对李治说宏杉科技就不要参与竞标了,因为所有去竞标的都是老牌存储企业,包括日立、EMCIBM等,而宏杉科技是名气最小的一家。当时中关村银行CIO就说,不能把自己的职业生涯断送在一家国内存储设备公司手里。

李治当时也很汗颜,也不能100%确保就不会出问题,事实上任何厂商的存储设备都有可能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没有哪一个厂家产品不会坏,我不好跟说谁家设备出故障的概率更大,但是如果要保证系统安全,最重要的不是选品牌,而是把自己的需求看清楚之后,从方案上把可能丢数据的情况下都制定相应的预案,这种情况下就不用担心了。”于是,李治就根据“存储七项式”对中关村银行的长期存储需求进行了架构和规划,从架构体系上保证了系统的稳定可靠。“后来,那么重要的系统,宏杉科技通过四台设备解决了。”

所以,当用户真正清晰地分析完了自己的需求后,心里就会很清楚如何构建系统最安全,相应选择哪个品牌的产品就不那么重要了。“解决问题的本质不是靠技术,是靠对技术的驾驭和应用。”李治强调。

2011年发布大缓存中端存储MS5000至今,宏杉科技已经专注存储创新七年,是国内首家SNIA投票会员,拥有软硬件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以及超过3000万行原创代码和大量存储独创技术专利。目前,宏杉科技将年收入30%投入存储技术和产品等的研发,在SANNAS、分布式、云平台等多个技术方向上持续投入。

在渠道销售方面,2016年宏杉科技已认证超过500家代理商,渠道营收同比增长80%。展望未来,李治认为宏杉科技能够在2019年进入中国存储前三甲,相应公司营收达到15亿元。

总结而言,宏杉科技认为,企业为了应对数字化转型的要求,理想的存储架构应该可以对数据库、虚拟化、云计算、大数据等全业务平台提供支撑,并能够对数据、业务、设备进行全生命周期管理。而这就是“存储七项式”和CloudSAN相辅相承的意义所在,一个是理论体系、一个是承载理论的技术平台,由这二者组成的混合云技术新思想对于用户和业界来说,都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文/宁川)

发表于: 2017-04-17 17:36 阅读(271)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网站相关博文: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