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325 评论 - 621 收藏 - 9 粉丝 - 42 访问量 - 562447

队形·秩序

先看几个我们在企业现场管理中组织员工进行各种集体活动的场景:

班前会:

每天开工前10分钟,班长们组织员工在工作现场的固定地点召开班前会。点名考勤、布置工作任务、强调注意事项、传达公司的重要信息等等。员工们整齐排列,班长面对大家讲话,一般不超过10分钟,会议结束大家各就各位投入生产

车间会:

也有固定的地点和排序。提前通知开会时间,大家都知道自己该站在哪里,以班为单位排列,班长站在最前面。车间主任讲话。

集团会:

提前通知入场时间,以班为单位集合,集合地点由班长决定。车间主任提前按照集团公司统一布置的座次,安排车间管理人员在会场接应,按各班的入场顺序依次就座,最终全车间集中座在指定的会场区域。避免几百人同时入场造成拥挤。

吃饭:

排队打饭(免费午餐)。刚开始总有人不守秩序,一窝蜂拥挤。车间主任亲自出马监督,谁加塞就把谁揪出来,但残疾人优先。实际上多数残疾人很要强,主动排队。

车间集体培训、会餐、演讲、娱乐等活动:

也是以班为单位组织、就座、上场等等。活动结束后各班轮流打扫、整理场地。

······ 

从上述场景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都和“队形”有关。这些队形讲求整齐有序、层次分明、忙而不乱、机动灵活。

队形有那么重要吗?有!队形是秩序的直观表现,秩序是组织的基本原则。现代企业的整个生产经营过程完全是各种“秩序”的有效组合:原料摆放要有秩序;排产计划要有秩序;半成品的传递要有秩序;正品、次品、废品的存放要有秩序;各种工具、用具的使用和摆放要有秩序;场地的划分要有秩序;质量检验要有秩序;各项记录的产生和反馈要有秩序;工作服的穿戴要有秩序;车间进出要有秩序;各项经营责任的落实要有秩序;······如果说一个秩序混乱、集体活动一窝蜂的企业能长期稳定的给客户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能创造最佳的经济效益,那才真叫痴人说梦。队形的训练就是这些秩序的起点,一支有职业素养的员工队伍不会从天而降,必须从点滴做起,从管理者自身做起,严格要求,正确引导,让各种秩序逐步成为员工们的习惯。

队形固然重要,有没有比队形还重要的东西?有!那就是健康向上的企业价值观。一提“价值观”似乎有点抽象,还是从两个故事说起吧。

在企业建立有效秩序的过程中,我们感觉有两个最大的绊脚石:一是小农意识,二是官僚作风。

在企业赶制订单的紧要关头,员工没有特殊情况一般不予请假。因为这个时候事关企业和客户双方的重大经济利益,一旦出现问题将给后续的合作与经营带来极大困难。这个阶段的时间经常以小时甚至分钟计算。有个员工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请假,他知道请假条递给班长肯定不会批准,于是直接找到了自己的哥们。哥们是老板的亲戚,避开班长和车间主任直接找到厂长,批也得批,不批也得批,他把企业当成自家了,自己就是这个地盘的“主人”。无奈之下厂长只能在班长和车间主任面前给这位员工讲情。后果是员工只要有了“靠山”就可以不把基层领导放在眼里,就可以只要组织照顾,不要组织纪律。这对于遵守劳动纪律、积极维护集体利益的员工来说是不公平的,对于认真负责冲锋在前的一线管理者来说也是不公平的。这是对企业执行力的极大破坏。这样的氛围很难留住优秀的员工和管理者,即使召开班前会也是有形式无劲头。

再看另一个案例:

我有一次接管一个工厂,做的第一件事是让车间主任带我去生产线转转。当我们在观看员工操作的时候,车间主任手中的圆珠笔掉地上了,后面的事情让我很惊讶:他不是自己捡起来,而是命令流水线上的一名员工回过身来,捡起圆珠笔递到他手里。我们马上停止了观看,回到车间办公室我直接问他为什么不自己捡起来,他难以回答。这位车间主任很年轻,实际上有些事情也不能全怪他。前任厂长很有派头,开员工大会从来都是以骂为主,解决问题基本都是以罚为主。中午饭只要没有外事活动,都是车间主任安排人给他买,厂长从来不掏钱。车间有小金库,主要来源是卖废品,主任自然知道钱该从哪里出。

我们把小金库取消了,收入全部交财务,还要按项目分类列示;管理者进车间从来不许随意干扰员工操作,反过来还给他们提供一些服务,比如打扫地面、传递工具等等;一些与生产有关的客户反馈、行业标准、质量要求等等信息全部传达到全体员工;发动全体员工起草车间《良好操作规范》(GMP,班长带头,就写自己的岗位如何操作效率最高、质量最好、物耗最低、正品最多、事故最少等等。写多写少不计较,重在参与,重在营造氛围,重在发现人才;对于提出合理化建议、改进工艺、创造效率新纪录的员工,除了给予物质奖励之外,大会小会齐表扬,再加刊登黑板报。只要坚持实事求是,该香的就得让他们能香起来。

 

不到一年时间,我们产量翻倍,效率翻倍,物耗大降,出品率大增;随着利润率提升、费用率下降,员工的收入也提高了,笑脸多了,处罚少了,离职率也降低了;客户的责备少了,订单多了,甚至还有预付款;还有我们的车间主任威信提高了,可以独当一面了,年轻人的可塑性就是强啊。······

再回到前面“队形”的场景:

集团其它工厂都来观看我们的班前会,班长铿锵有力,员工昂首挺胸。其实我的要求并不苛刻,完全是基层管理者和全体员工自我完善的结果。

我们的员工演讲团在全集团公司巡回演讲——我爱我的工作······

发表于: 2014-07-19 07:29 阅读(551) 评论(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