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最牛钉子户”是怎样练成的

        这是这座山城、雾都的春天里最舒服的一天,3月22日,重庆。微风暖日,法院没有像大多数人预计的那样,进入这座号称“最牛钉子户”的二层民宅进行强拆。51岁的屋主杨武度过一个难眠之夜后,仍独自守立楼顶,他脚下是危楼悬崖和20米深的巨大圆坑。对面50米,代表重庆经济高速发展的轻轨列车每隔几分钟驶过,一家房地产商的巨幅广告向他招手:“彼岸就是幸福。”

   杨武的幸福却似乎在这栋破败的楼房里。作为家中8兄妹中最小的男丁,他继承了祖房,迎娶了漂亮的女子吴苹,在这里结婚生子,经营酒楼。但旧城改造的一纸公告却勒令他和家人离开,当众邻舍纷纷外迁时,他没有走;当轰鸣的机器把他家变成一座孤岛时,他没有走;当法院最终出面,命令他必须在3月22日之前离开时,他把食品、水、折叠床、煤气罐搬进早已空荡荡的房子里,另带上一根双截棍,决心与制度对抗。

   杨武长得高大威猛,上唇蓄一抹胡须。22年前,他靠拳头争得了首届渝州武术散打搏击赛重量级冠军,现在,他仍然不想在自己的祖屋里服输。3月21日下午,他借助双截棍爬上陡坡,悄然进入房内,把一面国旗和一条写有“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的横幅挂在楼顶,并因此一度亢奋。他先是脱掉外衣,露出结实的肌肉,叫记者拍摄,然后穿上衣服,钻出不知被谁打破的墙洞——这也是进出房屋的唯一通道,对着下面的保安厉声喊道:“你敢上来,我就把你打下去!”

  他的妻子吴苹则一直站在楼下的工地上,面对全国各地蜂拥而至的记者,重复着她说过无数遍的话语。谈到强拆,她说,“这是拿刀子在胁迫我”,“我们绝对不搬,要用生命捍卫我们的合法私有财产!”

  这让人想起两天前,当法庭宣布支持房管局的裁决,命令她必须在3天内自行搬迁否则将予强拆时,她对着从各地赶来旁听的几十名拆迁户喊道:“希望同志们继续关照支持我,我向你们保证,我将抗争到底!”

  “要得!”众人齐声应答。

  评估价与市场价相差悬殊

  吴苹似乎从来就不是一个甘于示弱的人。

  20世纪80年代初,吴苹嫁到位于鹤兴路17号的杨家时,这栋建于1944年的私有木头楼房,因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收归公有一直被3户人家居住。吴苹通过努力,让杨家恢复了对这栋祖屋的所有权。1992年,她和丈夫一起把木房推倒,新建起一栋219平方米的二层砖混结构楼房,准备继续经营酒楼,可是次年春天的一纸拆迁通告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1993年,物权法开始起草之年,重庆南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取得了对杨家坪鹤兴路项目的拆迁开发权。“开发商说,大家都别建房了,马上要拆的,而我的房子才刚建好,花了几十万元,邻居都说我最亏。”吴苹说。

  在20世纪90年代以前,鹤兴路是杨家坪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和著名的“好吃街”,可居民房子大多建于20世纪40年代,年久失修,火灾不断。“大家都非常拥护旧城改造,开发商也说了是拆一还一。”当地居民方兆鸣(化名)回忆说。

  可是除了不时有人上门登记、钻地检测土壤之外,接下来11年,鹤兴路虽时有“拆迁”消息流传,可事实上没有任何动静。“大家都听疲了。”吴苹说。这11年里,她先是自己经营酒楼,后搬离住在别处,把楼房交给他人经营。

  2004年8月,当再次传来拆迁的消息时,“大多数居民都表示怀疑”,方兆鸣说。但这次是真的,重庆智润置业有限公司已经加入,将和南隆公司一起开发项目,二者都取得了九龙坡区房管局于2004年8月31日核发的拆迁许可证。同天,区房管局在鹤兴路张贴拆迁公告,并公示了当地一家评估公司对居民房屋的评估价格。正是这个价格,引发了一些居民的不满。

  区房管局称,大约在这年8月,共有5家A级资质的评估咨询公司来到现场接受居民投票,最后重庆市金地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得票最多,此后由这家公司完成了房屋价格评估。

  但现场只来了部分居民进行投票。“听说每去一户,就发给10元钱,我觉得这像是村官贿选,不对头,就不想去了。”方兆鸣说。

  吴苹也没有去,当得知她的楼房一楼的评估价是18841元/平方米,二楼是3785元/平方米,她觉得这与刚建成一年的杨家坪步行街的店面与住宅售价相差悬殊。方兆鸣说,那年杨家坪临街的店面售价是5万-10万元/平米,为此而与开发商交涉,“对方说人家是新房,我的是旧房,我说,我卖的不是房子,而是地皮。”

发表于: 2007-04-11 15:24 天下无人不识君 阅读(1947) 评论(1) 收藏 好文推荐
# re: 重庆“最牛钉子户”是怎样练成的
2007-04-13 09:18 | 学无涯 | 1楼
是不是没有讲完啊?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