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技术的监护人?
本文标签: 技术 监护人 自生长 

“技术”或可列为高度流行的日常词汇之一。但遗憾的是,很多人将其理解为“工具”或者“技艺”。换个生活化的说法,在很多人眼里技术是“死”的,是没有“主观能动性”的,也可以因此得出结论:技术无须对其后果承担责任。

“快播公司无罪。”

“作为技术人员我感到很无辜,对于屏蔽不良信息,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

“我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职责,希望……判我无罪 。”

这是快播公司有关判决的一段对话。

NSA没有使用‘想哭’勒索软件,是罪犯用了,有人偷了那些工具漏洞,”

这是前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一把手和前中央安全局总司令亚历山大对勒索病毒软件“想哭”造成后果时的辩护。

……

人类是沿着技术路径发展的。不难发现,人类每向前迈进一步都必须踩在技术的台阶上。火药的发明在催生了工程爆破技术的同时,也催生了枪炮的生产制造;机器的制造在提升生产效率的同时也造成大量产业工人的失业和贫困;互联网的发明在将地球变成“村庄”的同时也正在把人类逼向死角或者赶出“村庄”;……技术正在成为一个群体“欺诈”另一个群体的“工具”。但由于没有“正面交锋”,使得这种“欺诈”看起来毫无“罪恶感”。

尽管布莱恩提出了“技术自主论”的观点,也就是说,所有技术的产生或使其成为可能,都源自于以前的技术,技术是从已有的技术中产生的,技术创生于技术自身。布莱恩同时也强调,“说技术创造了自身并不意味着技术是有意识的,或能以某种阴险的方式利用人类为它们自身的目的服务。技术集合通过人类发明家这个中介实现自身建构,像珊瑚礁通过微小生物自己构建自己一样。假如我们把人类活动总括为一类,并把它看成是给定的,我们就可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技术是自我创生的,它从自身生产出新的技术。”这里布莱恩虽然把技术描述成为了某种“无性繁殖”,但仍然承认了“人类发明家这个中介”的事实,它使我们无法忽略人类在技术产生过程中的能动性。无独有偶,凯文·凯利在解释技术的特征时也采用了“人类是技术的***”的类似观点。因此可以得出结论,人类是技术的催生者,并理所当然成为技术的监护人。

因此,在面对未来科技探索时,谷歌喊出了:不作恶!
发表于: 2017-06-08 17:23 阅读(405)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