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德鲁克

学德鲁克的理念容易,学德鲁克的为人很难。

我们终于要生活在一个没有德鲁克的时代了。

周六出差回来,在同事的博客上首先看到了德鲁克去世的消息,第一个感觉竟是“这是个谣言多好”。老人在加州的家里安然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一如他一贯平静的风格。

1998年《IT经理世界》刚刚成立的时候,正好德鲁克的自传《旁观者》也在国内第一次出版发行。那时我们很多关于媒体运作和新闻报道的知识,都来自于书中关于他记者生涯的内容,以至于一段时间内我们的选题会经常开成《旁观者》的讨论会。书中那种谦虚聆听、忠实记录的态度深刻影响了这本杂志最初的记者和编辑,并慢慢传承下来,在今天说这是对《IT经理世界》影响最大的一本书也不为过。

关于德鲁克在管理学方面的造诣,学界和企业界都早有定论。“只要一提到彼得·德鲁克,在企业的森林里就会有无数双耳朵竖起来听”,这句话几乎已经成为每一本德鲁克著作的标准推荐语。以至于有人讲,对管理学作者而言,挑战就是找到彼得·德鲁克说得还不够好的地方。

但我觉得德鲁克留给这个世界更好的财富,是他治学的精神和谦和的心态。

几年前就开始在我们这里连载“解读德鲁克”专栏的那国毅教授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写到一个故事,感慨道“其他的管理大师都试图给别人指点迷津,而德鲁克却依然把自己看作是一名学生。”10年前,崭露头角的吉姆·柯林斯(畅销书《基业常青》的作者)去拜访德鲁克。柯林斯深知德鲁克对时间的珍惜,在占用了大师一天时间后,柯林斯问道:“我如何感谢您?我如何报答您?”德鲁克答道:“你已经报答我了,从我们的谈话中,我已从你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 在谈到德鲁克与其他管理大师的不同之处时,柯林斯说:别人都在问“我如何成功?”而德鲁克却在问“我如何贡献?”别人都在追问“我怎么做才能使自己有价值?”而德鲁克在问:“我怎么做才能对别人有价值?”

德鲁克很少谈论“战略、远景”这类宏大的话题,虽然他的思考早已超越了时间的迷雾。在亚马逊网站上,一个来自西班牙的读者这样评论德鲁克的传世之作《管理实践》:“很难想象这本书写于1954年,在书里你可以发现很多后来畅销书的源头。”在德鲁克的书里,随处可见的都是翔实的事例和简单却尖锐的问题。一年前德鲁克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谈到他正在思考“在没有权威也没有命令的场合下管理人士该如何处理关系”。而他半个世纪前提出的“我们的业务是什么?”、“谁是顾客”这样简单的问题却直指企业本质。

以他取得的成就,对比国内一些忙于走穴甚至不惜通过垃圾邮件推销自己,依靠一些空洞牵强的理念忽悠人的所谓管理大师和经济学家,这样的态度就更显珍贵。所谓伟大的人格,无非若此。

可以预见的是,国内期待很久的德鲁克全集应该能够很快面世,各种“德学”研究书目和讲学活动也会在一段时间内达到高峰。但是相对于这些为很多企业都逐渐熟悉的理论和概念,他的平和谦逊其实却是中国目前浮躁环境最需要的东西。因为中国的学界和媒体从来不缺指点江山的评论家和愤世嫉俗的批判者,倒是脚踏实地的实干家和甘于寂寞的记录者实在少得可怜。 --转自《IT经理世界》

前几天好象无意中看到这DRUKER去世的消息,同这作者也一样,以为只是传言,所以瞟了一眼就没有往下看了。

除了上面IT经理世界提到的务实、谦虚外,我想说的是国内很多一些年长的学者动辄标榜自己“著作等身”,第一次对这个词引起注意是来中科院之后,开始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查了,后来才想到以前看DRUKER的书的介绍上有“著作等身”这个词。

当我明白这个词的含量之后,更为我们国内那些大多数标榜自己“著作等身”的学者们感到羞愧!按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亦官亦学亦商”,我却宁可认为他们“非官非学非商”,他们是比纯官员多学能商,比学者有职位更有经商意识,比商人更有权威和学者风范;但当官算不上好官,学者算不上好学者,商人也不是成功的商人!

看看那些“著作等身”的人的著作吧,有几本能称得上著?“著作等身”加下来有几点原创性?有几本真正对理论或业界有多少影响的?按照我的说法,多只能称垃圾!可惜这样的人还多“德高望重”,一身多职不是不好,前提是个人品德修养如何,做官是不是真做好父母官?学者是不是在务实地研究?

教授比商人还商人,到处张嘴参加活动赚钱;

商人比教授还教授,到处讲课讲得天花乱坠!

难道这也算盲赢家通吃?!

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商,商而优则学!

可惜真正天才级的多面手又那么少!

这个世界是多维的,学、仕、商所需要的才能是有很大差异的,人们往往容易无限放大自己的能力,以为在某方面能做得好,就会在其它方面也能做得好!除去晕轮效应外那些想利用、巴结那些强人的人更是投其所好,推波助澜,让其真以为自己很神!悲剧就此开始!

学而优则学,仕而优则仕,商而优则商才是正道!不是大力倡导要发展核心竞争力吗?非相关多元化不是效果不好吗?

想做学者就要守得住清贫(当然如果能改变学者只能清贫而有很好的体系能保障研究是更好)和寂寞就不要去做学者;

想做官如果不是想真正为老百姓带来福利而是谋一己之私就不要去做官;

想从商就专心把企业经营好对企业员工负责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人总是难免一个“贪”字!

浮躁年代浮躁的产物,过渡阶段机遇与诱惑太多,能否“保节”就看你个人操守了!

发表于: 2005-11-19 09:12 肖利华 阅读(597)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