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法比理念更重要

李干

  在管理中,我从来不认为提出问题是解决问题的一半(是,有前提,不是任何场合)

  在伊索寓言中,有这样一个故事:老鼠们在一起开会,商讨怎样才能不被猫抓住。其中一只老鼠提议,在猫的脖子上挂一个铃铛。全体老鼠欢声雷动——“这个主意太好了!”但当有鼠问,怎样才能将铃铛挂到猫的脖子上时,刹那间全体老鼠鸦雀无声。这个故事说明,方法比想法更重要,或者说没有方法对应的想法,是没有价值的

  其实,这个观点最普通不过。

  马克思曾说过,哲学家们是在用各种理论解释世界,而未将目光聚焦在改变世界上。那么,到底是什么在改变世界?是哲学思想,还是各种经济理论,抑或是人文关怀?我认为,都不是。改变世界的是技术。一切思想都是在技术改变世界后,对这个世界的解释

  世理相通。所以,我越来越认为,推动企业管理进步的是各类管理方法,而不是理念。在那些管理方法贫乏的企业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其管理理念很“发达”,几乎天天都在引进或创造新的企业文化、新的管理理念、新的机制

  在实践中,常有自封为战略家或战术家的管理者。在我看来,管理者首先应解决好的并不是战略问题,而是如何战斗的问题。我所说的管理方法,是指企业内部管理的流程与表格。保证流程与表格的完整、合理、严密以及可维护,是管理者永恒的工作内容。

  工作中,大多数管理者每天都要批复很多报告,每周要开各种会议。我总在想,能否伴随着工作的深入,管理者面前的报告会越来越少,要开的会也能越来越少

  其实,呈送到管理者手中的绝大多数报告往往只针对一个问题。比如,建议仓库某某呆料报废、计划中的某数据出现差错、对某事件的投诉,等等。管理者拿到这样的报告后,考虑的思路一般都是这样的,先问问题是什么,然后会问其它五个问题:为什么会发生这个问题、相应的责任人是谁、怎样纠正这个错误、怎样预防这类错误,使之以后永不再犯、损失是多少等等(更需要建设性建议?)

  通常而言,管理者只能在报告中看到“问题是什么”,而对他所关注的其他五个问题,报告很少会涉及。那么,为什么报告者会经常忽略其余五个问题呢?

  我认为,首先是报告者的思路存在问题。他们在面对问题时,难以做到有意识而系统地全盘考虑上述六个问题。

  其次,报告者还存在思路障碍——“我不是领导,解决问题自有领导。”

  最后,提出问题的人有时所掌握的信息并不足以回答这六个问题,或者惧怕答不好,所以索性不作回答。由于思路障碍及实际困难的存在,报告者通常采取的办法便是,只提出问题,而将解决问题的“热山芋”扔给他人。

  在管理中,我从来不认为提出问题是解决问题的一半。实际上,提出问题仅仅是提出问题而已。在一个企业中,大家抱怨(发现)问题的水平基本上是相当的。显然,发现问题易,而解决问题难,避难就易,人之本性。因此,你总能听到很多人(包括领导)在抱怨,而很少看到有人在行动

  我建议,管理者以上述工作方法为判断标准,识别人才:凡是遇见问题,能全面考虑上述六方面问题的——赶快提拔。此外,企业还可以引进上述六个问题,改变内部报告格式,提高管理质量(如果把它变成一种程序,又何来全要提拨?如果没有,则首先是管理者自身的问题)

  其实,正是诸多类似方法的积累,推动了企业管理的进步。

《市场报》(20030404日第六版)

其实倒不在谁重要谁不重要,关键他有自己的想法,善于观察。其中观点注意辩证的看,很多有些偏激。)

发表于: 2005-05-30 00:52 肖利华 阅读(401) 评论(0) 收藏 好文推荐

本博客所有内容,若无特殊声明,皆为博主原创作品,未经博主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等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传播。

作者该类其他博文:

发表评论(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

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或注册